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套话成功

    安南凛冬来到冻水港,

    究竟是因为凛冬公国那边有所安排……

    还是因为他被追杀,无处可去?

    这会极大的影响到之后达里尔主教与安南的下一步谈判。

    “这糟老头子鬼的很啊……”

    安南啧了一声。

    这个不知道活了多久、今年多大的金牙胖子,虽然看上去一副笑呵呵的老好人模样,但安南清楚的很……越是这种看上去就是老好人的家伙越是难以对付。

    当然。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安南不知道达里尔主教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要能让安南得知他的真实目的就好了。

    因为现在,达里尔主教显然有某件事要求于安南。而他不知道安南的来路,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如果安南能得知对方的手牌,两人的立场就会立时颠倒过来

    “……唔。”

    安南的脚步微微一顿,随后如常走动。

    他有办法了。

    端着刚煮好的红茶和点心,安南走回了卧室。

    达里尔主教正拿着一支银色的金属笔,在小本子上算着什么东西。

    回头看到安南进门,达里尔主教便呵呵笑着,把笔重新插回到了怀表中。

    “没有仆人,感觉不方便吧?”

    “哪里。”

    安南发出了清冷的声音,嘴角上扬露出柔和的微笑:“早就习惯了。”

    说着,他为达里尔主教和自己各自倒上一杯红茶,并把点心笼取出,放到桌上。

    安南漫不经心般的说道:“还好子爵家里该有的东西,还挺齐全的。哦对了这些点心都是昨天剩下的,您不介意吧?”

    说着,安南取出了一块软糯的糕点,放入自己口中。

    达里尔主教连忙笑着摆手道:“领主大人您自己不嫌弃,自然就没问题。我们这些平民哪会这么娇贵……”

    “我们尊敬的主教大人也能算平民吗?”

    安南笑眯眯的说着,坐在了达里尔对面:“我还以为主教大人的衣食住行要像是大贵族们一样呢。”

    他的笑容就像是同龄的孩子一样,纯净、天真、令人愉悦。

    达里尔主教面色一肃:“那是不可能的。

    “别的教会我不清楚,但至少在我们这里,教士是没有个人积蓄的。”

    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一下。

    达里尔主教突然意识到了,这并不是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的话……

    如果安南真的继承了大公之位,这倒是影响不大。他的钱本来也不在他自己手上存着。

    可他现在不同。

    安南自己孤身一人来到邻国。假如他加入教会,就代表他手头的钱必须全部都花出去……

    对于一位身份高贵的公爵之子来说,这无疑是难以接受的条件。

    简直就像是卖家自己不小心砍了自己的价一样……

    于是达里尔主教沉默了一会,又补充道: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用一些简单的手段,绕过这个咒缚。”

    说着,这个光头胖主教笑眯眯的点了点自己的金牙:“这个……多少也能算是点零钱。

    “另外,我既然用的是金牙。那么我在教会存一些备用的金牙,也很合理吧?毕竟我多少也是教会的门面,总不能带着豁牙见人吧?”

    然后,这些金牙就可以作为交易货币使用了吗……

    安南有些讶异的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胖子。

    这家伙……

    是个鬼才啊。

    银爵士对教士们也太宽容了吧?

    不,不对……

    安南很快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教士们不能持有财富”,不一定是用来取悦银爵的……

    这更像是某种“纪律”。

    一方面用来提醒这些教士,你们的神盯着你们呢;一方面则是……做给平民看的。

    是为了让他们知道,“就算是教士也得遵守规矩”。

    ……不过也是。

    这个世界的神明,并不需要信徒来提供信仰之力什么的……们只是需要教士来维护们的核心规则。

    这更像是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而且是那种员工不足、一直招不满人的公司。员工们首要的职责,是优先完成分内的工作,其次才是传播企业文化什么的……

    所以教士们也懒得向外传教。

    可为了人们对正神规则的“配合度”,维持大众眼中教士们的形象与影响力,又是必要的一环。

    教士们的形象如何、对规矩的重视程度,直接决定了人民群众对神明的观感。

    进而可能就会影响人们对各国教区内规则的认可度。

    诺亚王国这边,银爵士选择了“微笑服务”。走的是软话路线,有点像是“亲这个货不可以囤呢”的感觉。

    那么其他国家、其他教会,应该风格也都是完全不同的……

    老祖母那边,应该是什么样的规则?

    安南心中快速思考着。

    于是他轻轻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些许同情:“恕我直言……银爵士这里,一些奇怪的规矩还真是多啊。”

    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在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几乎是不会有提防的。

    而且引出他人诉苦的话题,通常来说是最容易得到隐秘情报的。

    果不其然,胖主教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下意识向安南诉苦道:“和您那边自然是没法比的啦。

    “我们这边严格来说就是一堆做生意的,甚至没有教会武装的。那像是凛冬那边……还能有冬之手这种特务部门帮忙干黑活,国王。”

    ……嗯?

    安南敏锐的提取到了关键情报。

    他随即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防止达里尔主教反应过来:“也不尽然就是了……

    “主教大人,你对我们凛冬公国了解吗。”

    说着,安南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见状,达里尔主教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些许。

    他思索了片刻,慢慢点头道:“还算是了解吧……之前还是了解的。”

    “这个之前指的是什么程度?”

    “一年半嘛,真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到今年二月。”

    达里尔主教砸砸嘴,叹了口气:“领主大人,您那边今年这么乱……反正我是不敢过境了。

    “我记得您是冬裔对吧?那么您应该也有参与……不对。说起来,您是什么时候来的冻水港来着?”

    “来了一阵子了。”

    安南的身体微微后仰,表情有些无奈:“我知道的都不能说……我这是为你好,主教大人。”

    “不用说太多,我明白的。”

    主教摇了摇头:“大公遇刺,牵连的东西太多。我这句话不是挑拨关系……但是,安南我这样称呼你,就是说,这句话我不希望流传出去。”

    他不再用敬称称呼安南。

    表情也变得严肃而凝重:

    “冷血女士那边的高层……肯定有问题。不一定是哪位,也不一定有多少,但肯定有问题。

    “你太年轻,可能不知道。正神血裔无论是遇刺、患病还是意外……但在你们离世的同时,正神教会那边一定会得到通知的。

    “他们没有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就说明在接到通知、传递到知会厅、再传给冬之手的这个过程中至少存在一个叛徒。”

    达里尔主教认真的说道:“说真的,这话不该我说、至少不该在这个时候说。我现在跟你说这个,也不是劝你加入我们……我只是不希望你的思考方向出问题。

    “凛冬公国有你这样一位温和的大公,对我们都是好事。

    “诺亚人,已经不能再经历一次毫无意义的战争了。”

    ……原来如此。

    安南缓缓点头:“我明白了……”

    他的确是明白了。

    思索片刻,安南开口将话题转了回去:“主教的事就另说吧。

    “但挂名教士这件事……我的确很有兴趣。

    “关于圣光印痕、和咱们教士的超凡能力,我都比较好奇。还请您为我多讲解一下。”

    安南的表情谦逊,语气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