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十九章 安南的咒缚

    【已完成升华仪式】

    【阶级晋升中——】

    安南眼前划过大量的数据流。

    周围深红色的海洋突然开始不安的沸腾了起来,咕嘟咕嘟冒起了大颗的气泡。

    在深不见底的海底,突然开始渐渐浸出黑色的淤泥。细碎的低语声、轻笑声伴随着悠扬而诡异的乐声响起。

    最终,淤泥互相抱成一团,慢慢升起。在安南眼中慢慢闪耀起鲜红色的微光。

    直到它上升到与安南的视线齐平的位置,那光华猛然大放。就像是飞机低空掠过一般,安南脑中嗡的一声,视野完全消散、变得漆黑一片。

    而在黑暗无光的世界中,浮现出了三个光团。

    分别是一枚祖母绿的眼球、一把染着血的菜刀、一个抽象的背刺的图画。

    而在这时,安南眼前也划过了新的光幕:

    【诅咒显化——】

    【永失之眼(永续型):你的左眼会偶尔剧痛,如同被人用刀挖去一般。】

    【注:在两次痛苦的间隔超过三天后,痛苦的持续时间会逐渐上升,痛苦最大持续时间不会超过12.4秒,最短不会低于2.4秒。】

    【屠夫之刃(化解型):你每个月必须使用菜刀杀死一人。】

    【注:至少造成伤害总量的10%以上。菜刀必须在仪式前一天内曾正常烹饪过人类食物。】

    【背刺之誓(禁忌型):你不可从背后偷袭并杀死信任自己的人。】

    【注:“信任”指对方在被你偷袭时的瞬间,没想过你会杀死他,且你们两个互相知晓对方的存在。】

    三个咒缚的内容都写的非常清楚,被系统摆在安南眼前。

    但和写的一清二楚的负面效果完全相反的是,选择每个咒缚会得到什么力量,却是一点都没写。

    “三种类型的咒缚……吗。”

    安南喃喃道。

    其实至少就青铜阶的咒缚来说,没有什么太过苛刻的内容。

    除了第一个咒缚太要命、非常容易在关键时候拖后腿之外,剩下两个其实都是可以选的。

    第二个非常简单,基本上就等于每个月砍死一个人,几乎可以说是没有难度。

    安南毕竟有特殊身份在手。一个月处死一名死刑犯,总归是没有什么难度的。就算是实在找不到人杀,安南也可以向玩家发布任务,让他们挑一个人来死一次。

    死一次掉一两级又如何?

    安南直接补偿给他能升三级甚至四级的经验,外带五百的个人好感度,这能不香?

    到时候恐怕来送人头的玩家,肯定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而第三个的咒缚,想要避开的难度也不高。

    虽然不能背叛这一点,对安南来说难度有些高……以安南的行事方法,很容易就会违反这一条。

    但好在,这个咒缚对“背刺”这点的要求还是很宽松的。所谓的“对方在被你偷袭时的瞬间,没想过你会杀死他”……也就是说,只要再背叛前声明要杀他;或者背刺之后不把对方杀死而是制服,就可以避开这一条。

    然而安南想了想,还是选择了第二条。

    不是因为别的。

    只是为了下一次晋升时铺路。

    毕竟虽然第三条现在看起来,似乎影响不大……但在之后的进阶中,每次进阶都可能会拿到新的咒缚。它们很有可能会互相阻碍,进一步限制安南的背刺行为。

    而咒缚最重要的,就是保密。

    除了守密人之外,最好是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咒缚……或者即使知道也无法破解。

    那么,一旦安南开始束手束脚的行事,那么他的敌人中只要有个聪明人,在他们调查过安南的行为模式后,就会很容易猜出来他的咒缚大概是什么。

    反而是化解型的咒缚,虽然看起来是强制性的,但反而最好解决。也最不容易和其他的咒缚冲突。

    那么……

    随着安南心中一动,那枚染血的气泡便开始飞速膨胀,迅速吞没了其他两枚气泡,内容物逐渐变成浑浊的红色、而后慢慢变黑,再度化为一枚很小的黑色淤泥。

    而后,这淤泥飞过来,贴在了安南的右手小臂位置,开始缓缓流动……像是在手臂皮肤上刻着什么东西一样。

    它所流经的位置,都传来腐蚀般的剧痛。并留下一道肉眼可见的纯黑伤痕。

    那颜色就像是皮肤自然裂开,而内部是虚空一样……没有一丝血迹,黯淡而深邃。

    那抹伤痕的形状,像是一把抽象的断剑、又像是曲折的电路。

    而安南眼前再度流过新的文字:

    【屠夫之刃:附着以有刃武器(刃部不可长于一米五),无维持费用,接触后冷却时间三十分钟】

    【攻击可食用生物(指食用后不会因此死亡)时,如某次攻击确实命中并造成伤害,且途中未被格挡、招架或倾斜,那么在重复攻击该目标时,该武器的锋锐度与坚硬度视为临时翻倍。】

    【此效果可无限叠加,内置冷却2.4秒。对其他敌人叠加两层效果后,其他加持效果归零。】

    ……好像还不错。

    安南眼前一亮。

    这是一个相当实用的能力。

    这个能力,简单来形容就是……

    ……血肉单位特攻版本的黑色切割者?

    对大多数的敌人来说,就是只要安南的武器击伤敌人一下,他武器的锋锐度和坚硬度就会开始迅速提升。只要他能绕过对方的武器或是盾牌击中对方一两下,他就会有明显程度的变强。

    直到他的武器被强化到,能一剑斩断敌人的武器、斩断敌人的盾牌为止。

    这意味着,即使安南拿着两把菜刀,几回合的交手之后,他也可以来一手剑刃风暴,把敌人的武器和铠甲搅碎。

    不过看起来,这似乎不太适合那种大开大合式的剑术。

    倒是有点适合那种轻巧而又灵活的技巧击剑术。

    细剑或是刺剑那剑身过于脆弱的缺点,也完全可以被这个武器弥补。只要安南能快速的击伤敌人数次,就可以给自己的武器强化到非常惊人的程度——甚至直接贯穿盾牌或是铠甲,直接将敌人击杀。

    而安南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自己的霜剑术。

    这个能力的触发条件是“造成伤害”,而不一定是“流血”。而霜剑术击发的剑气又无法被格挡或是偏斜……

    那么安南起手一剑霜剑术砍下去,是不是就能稳定触发一层buff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除了主目标可以无限叠加外,其他人最多只能叠加一层。

    这样就不能猴了,非常遗憾……

    被黑泥烙印完之后,安南便再度失去了意识。

    在他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的冻水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