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十七章 神赐的颜料

    等阿莫斯离开艾蕾的房间后,安南很快穿上了衣服。

    但他却没有立刻出去。

    他反而转身锁上了门,然后从枕头底下拿出了那本书——《灵魂的诅咒与封印》,不慌不忙的看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反而是最好的时机。

    阿莫斯是一个很聪明又温和的人。

    他为刚刚的冒犯,必然是会怀有歉意、感到尴尬的。虽然这不会让他能听从安南的话而去做什么事,但他至少不会再闯入艾蕾的房间。

    所以在这个时候,即使他认为艾蕾在房间里待了太久,也不会再闯进门来。

    因为他会认为,这是艾蕾对他的惩罚——在他的理解中,艾蕾肯定生气了。把他一个人晾在外面待十几分钟,就是一种带点小性子的惩罚,同时也是给艾蕾消气的时间。

    那么,阿莫斯就不会乱走。而是会安安静静待在厨房,等安南出门。

    否则一旦安南出门没看见他,说不定又会生气……以安南对艾蕾的片面理解,她的确应该会有这样的反应。

    而因为艾蕾在他面前有所暴露,那么阿莫斯就相当于是被安南强行提醒了,“女儿已经长大了”,需要有一些私人空间。怀有一种基于道德感的愧疚,阿莫斯就不会再去搜查艾蕾的房间。

    那么安南藏在柜子里的血淋淋的菜刀,以及《灵魂的诅咒与封印》这本书,就不会被轻易发现。

    当然……前提是安南不能真的待太久。

    还好,这本书是最好调查的一本。

    因为它里面夹了书签,正好卡在最重要的那一页。所以安南没有浪费什么时间,就能直接看到最核心的内容。

    “……以画为媒介的封印,同样需要用到沟通骸骨公、埋骨婆婆、镜中龙的仪式。其中较为推荐骸骨公的仪式,因为骸骨公在第一次仪式中,几乎不需要付出代价……”

    看到这句有些熟悉的话,安南心中微微一动。

    该不会……

    他右手夹住书页,左手翻到了扉页。

    “……格良兹努哈·凛冬。”

    安南缓缓念出了这个已经有些熟悉的名字。

    该说是不出所料吗?

    怎么又是你?

    难道阿莫斯的老婆是你粉丝吗?

    还是说,这位有凛冬公血脉的作者,还是位畅销书……畅销禁书作家?

    而且,你是和骸骨公有仇吗?还是恰了骸骨公的饭?怎么每本书都要教自己的读者怎么薅骸骨公的羊毛……

    安南嘴角一撇,把书翻了回去。

    “……如果仪式的进行者是位画家,骸骨公就会提问,对方想要‘颜料’、‘画笔’还是‘纸’。在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是‘纸’。

    “因为如果举行仪式者选择颜料,那么骸骨公就会赐予一种特殊的颜料,它能够在为对方画像的时候,无声无息的剥离出对方一部分的灵,储存在肖像画中。

    “它的优势在于对方不会有任何察觉,并且这部分的灵可以训练成守护灵或是用于咒杀敌人。守护灵可以在这位画师所有用这种颜料绘制的画中自由移动;但缺点是,这些灵无法从肖像画中逃离。并且一次仪式得到的颜料数量有限,无法形成有效能力。

    “而且使用这种颜料画成的画,会让肖像画格外的真实。远远超出画家正常的水平,很容易暴露。因此不推荐使用。

    “除了颜料不能选择之外,剩下两个选择都比较常见。接下来分别叙述两种选择的不同之处,以及如何详细的封印灵魂、施展诅咒……”

    后面的部分就翻页了。

    安南谨慎的将后面的部分一并看完,才将书本合上。

    果不其然……后面的两个选择,分别是诱骗别人用“笔”签下自己的名字,以及用纸去写契约、合同。都与绘画无关。

    而这时,安南眼前划过一道提示:

    【探寻阿莫斯·莫里森的秘密】这项分支任务,他已经顺利完成了。

    “果然如此……”

    安南喃喃道。

    一切都很清楚了。

    “我们的阿莫斯先生,应该是一位知名的天才画家。他对绘画与美有着超凡脱俗的执着与才能。

    “但他因为某种执念——或许是感受到了自身才能的极限,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而痛苦万分。通过翻阅亡妻的留下的藏书,意外找到了与骸骨公签订契约的方法。

    “他并非是需要骸骨公的力量去诅咒他人。而是想要借用那种‘神奇的颜料’,去增幅他的画作。让他画出自己用普通的颜料、以自身的能力无法画出的东西……”

    也就是,人的灵魂。

    这样的话,一切就讲得通了。

    阿莫斯先生尝试着使用这种颜料为人绘制肖像画后,便再也摆脱不了这种颜料的魔力,接受不了之前自己的平庸……

    他无法接受自己画的“花园”,或许就是因为他无法用这种颜料,提出花园的灵魂;他不敢用这种颜料为女儿艾蕾绘制肖像画,就是担心它可能会影响艾蕾的健康。

    ——但他却敢用这种颜料为其他人画。

    所以安南对这位被骸骨公盯上的可怜画室,心中毫无半分怜悯。

    一切都是自作自受罢了。

    以安南的眼光来看,他原本的画作就已经相当优秀了。而且他如今才三十多岁……多少画师是老年才出名的。

    但他等不下去了。

    这或许是他人生中面临的第一个瓶颈期。因为他卓越的才能,他在之前的人生中顺风顺水,从未遇到过挫折……甚至在得到颜料之前,他就已经能被邀请为子爵夫人绘制肖像画——甚至能画两次。

    以阿莫斯的年龄来说,这足以证明他的才能。

    虽然还有许多的未解之谜……

    比如说,阿莫斯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什么会吃下艾蕾的眼珠,艾蕾为什么会被他封印到了画上;那一整条画廊上少说一百多幅画是从哪来的;这位子爵夫人,是否就是如今罗斯堡的那位老子爵的妻子……以及,为什么整个冻水港都会被诅咒。

    但那些秘密,肯定藏在更高级别的副本中。

    他这次只进入了第三层,得不到全部的情报也是很正常的。

    反正之后安南也可以随时进入副本了……而且说不定可以忽悠玩家去帮他解密。

    安南敢打包票,玩家们肯定喜欢这个。

    至少在画廊阶段时,那种刺激……简直就像是味觉迟钝的人,第一次尝到了麻辣滚烫的四川火锅一样。

    哦对了,可以给他们鼓捣一个直播渠道。安南之前在后台看到过这项功能。

    虽然保险起见,暂时不能对外公开,但也可以发在论坛上,让其他的玩家过来围观他们的副本攻略。正好可以试试看,这样的话直播围观的玩家——以及围观的安南,是否能够保留玩家失败时丢失的记忆……

    现在,差不多可以结束这个副本了。

    安南看着孤零零的那个【活下去】,露出了一个温柔和善的笑容。

    ——而后,他把菜刀从梳妆台里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