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十一章 火海

    事实上,在聚集起来之前能保证自己无伤的玩家非常少。

    毕竟这并非是操纵键鼠或是手柄的游戏。

    即使是传说中用鸡腿二十二秒锤死加农道夫的剑神型玩家,想必第一次用真正的武器与人生死搏杀,也肯定是会慌那么一瞬间的。

    而他们是人少的那一方。

    所谓犹豫就会败北。

    凡是一开始没有决定直接莽的——以及决定莽却没有足够技术的玩家,至少都被反应过来的强盗们击中了一下或者两下。运气最不好的那位,连续两次复活都重生到了怪堆里,如今已经是第三条命了……

    但这并非是说玩家们都比较菜。

    如果只按输出计算的话,已经有五位玩家击败了十个以上的敌人——在意识到击杀敌人可以拿到经验之后,玩家们便像是疯狗一样将视野内的所有敌人全部杀死。

    就像是林依依一样……在每个人击败自己第一个敌人之后,他们就会立刻意识到,当前自己的力量与敏捷对这些强盗来说,无疑都是碾压级别的。

    决定他们击败了多少敌人的,仅仅取决于他们能遇到多少敌人……

    这三个特殊任务,最难的那一个反而不是第三个任务,而是第二个任务——如何保持无伤。

    “不给我盾牌,也不给我翻滚技能,这实在是很难无伤啊……”

    一位不愿透露真名的玩家如此说道。

    结果最终发现,能保持无伤状态到现在的竟然只有三人:

    运气非常好,走到这里为止没遇见一个敌人的退役职业选手,“流浪的孩子”;

    以流畅的剑术击杀了五位敌人,现实生活中是全甲格斗爱好者的卡牌游戏主播,“美味风鹅”;

    以及莽的一匹的同时操作还好的林依依。

    而且他们三个分别点了冲锋,基础剑术和招架,还正巧是敏体、力体、力敏三个派系的加点,正好可以担任对照组与开荒组的身份,来实验一下三个任务完成度100%的情况下,根据个人倾向不同、得到的奖励是否会有不同。

    因为无伤玩家如此珍惜,那种危险的实验就不能让他们去做了。

    不如说,还好他们有这样的意识。

    在付出了三条命的代价之后,玩家们总结出了黑火的使用方法:

    远远的扔出去就成。

    “这引信是骗人用的!要么就是被人剪短了……反正点燃之后绝对不可能跑出去!”

    重生回来的几位试验品们心有余悸的说道:“这玩意伤害太高了。”

    黑火一旦遇见明火,立刻就会爆炸。直接炸起一团范围至少超过五米的巨大火焰……碰到人就会一直黏着烧到死。

    但如果黑火是受到撞击,则是会在里面的液体遇到空气之后,再缓慢开始燃烧。虽然同样危险,但起码不会伤到自己。

    而且,被黑火烧死的敌人,依然算是单独击杀,也的确是能增加击杀数的——事实也的确如此,安南所设定的单独击杀条件,只按照伤害占比来计算。

    当然,为了防止玩家们丧心病狂的想出什么特殊的方法来刷经验,陷阱伤害超过30%的敌人都是无法得到经验的。

    有玩家提出一个可能性:“我说,这不会是一个魔幻游戏吧?”

    玩家们立刻低声议论起来:

    “这倒是有可能……”

    “虽然镜头一闪而过,但我看到唐璜拍了一下那个人之后,那人立刻很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别这么说,那人也可能是碰瓷的……”

    就在他们议论着的时候,那边被选出的三个人已经开始使用黑火,开始进行“刷人头”的工作。

    丢出黑火,便能看到击杀数在增长。唯一可惜的是,使用这种方式击杀敌人的时候,他们却无法得到经验。

    按说,他们应该尽量把那些人找出来并击杀。这样才能经验最大化。但看着三十分钟的限制已经过去了一多半,玩家们也是开始有些着急了。

    在林依依三人完成第三项任务之后,其他玩家们也开始搬运黑火,向各种能藏人的角落中投掷着。

    但一直到他们将黑火差不多用完,把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布满火焰,却也依然还有最后的两个击杀没有完成:

    【主线任务:黑火之劫难】

    【任务需求:三十分钟内杀光所有罗斯堡私军(112/114),摧毁或控制所有黑火(50/50)】

    “唯独在这种时候,我觉得游戏过于真实不太好。”

    美味风鹅抱怨着:“我想要个小地图啊。或者来个敌人标记也好……这火晃的我眼都快花了。”

    “不不不,我还是更喜欢这种程度的真实……”

    林依依吐槽道;“这么牛逼的游戏,你玩起来还有什么不满吗?而且这种找最后一个人的任务,哪怕给你小地图,你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我们可是被选中的孩子。”

    一旁的流浪的孩子又重复了一遍自己之前说过的话。

    “他们不会已经跑了吧?”

    酒儿有些担忧的小声问道。

    “不可能。”

    有位玩家干脆利落的答道:“我的出生点是一个高台,所以我看的很清楚,这些强盗都是被我们往中间赶的。我们是出生在他们四周。”

    “那就很奇怪了……”

    “……他们看不见那两个人吗?”

    安南微微眯起双眼。

    他以造物者视角看的清清楚楚……

    剩下的两个人,就蹲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瑟缩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听着这么几十号人谈笑风生的聊着天,讨论着怎么把他们杀干净,两人惶恐的对视着,精神显然接近崩溃。

    他们两人距离最近的玩家不超过五六米的距离。

    但却没有一个玩家能看见他们。

    ……这是某种隐身能力吗?

    “正好,也该我出场了……”

    安南低声说着。

    他正带着一批值夜班的民兵,骑着马向着火光的方向赶来,马上就能抵达了。

    是的,火光——

    这些玩家们显然没有意识到一件事。

    在允许完全环境破坏的情况下,火势的蔓延是一件很那诅咒的事。

    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等一下,我们是不是被围起来了!”

    林依依感觉到空气越来越灼热,顿时一个激灵。

    她连忙打断了众人的谈话:“这火越来越大了!”

    “你这么一说……”

    “先出去!人先不着急,把那些控制中的黑火搬出去——这东西应该很值钱!我觉得就算卖不了钱,也至少能提高任务评价!”

    “万一它们接近火堆的时候炸了怎么办!”

    有人喊道:“这东西遇火就炸!”

    美味风鹅干脆利落的答道:“那也得搬出去!一个个的跑!别一块出去!如果这些火真把我们围住了,这些黑火在这里也早晚会炸的!”

    他说罢便一手一个抬起了两桶黑火,带头向外冲去。

    而后他毫不犹豫,快步向还未合拢的火海外奔跑着。

    其他玩家们也很快反应了过来。

    下一个是林依依,因为她把剑鞘丢了,一手需要提着剑,所以她只搬运了一桶黑火。

    玩家们有秩序的将黑火快速向外搬运。

    直到第七个人通过的时候,那两桶黑火突然炸了。

    爆裂出来的火焰瞬息之间将那位玩家吞没,他连喊一声都做不到、就整个人在火中消散无踪。

    其他玩家们这才第一次见到玩家死亡是怎样的场景:

    就像是整个人化为燃烧殆尽的灰烬般,向下坍缩瓦解。随后在爆炸时卷起的暴风中被吹散。

    而随着他的死亡,火海终于合拢。黑火是再也搬运不出去了……不过火焰之剑还有细小的缝隙,大约人是可以出去的。

    里面还有三十多位玩家——以及狼狈的从虚空中跌出的、刚刚复活的另一位玩家。

    “……没能卡出去吗?”

    他显然有些失望。

    其他人也互相招呼着,准备撤离。

    这个时候玩家们已经顾不上寻找并击杀最后两位强盗了。

    然而,在火海中的玩家,突然听到了已经跑出去那几位玩家的惊呼声:

    “咦!”

    “这个人是……”

    “——唐璜少爷!”

    这是比较机灵的林依依。

    她直接打断了其他人的话,用最大的声音喊道。

    听到她的声音,里面刚刚紧张起来的玩家们才纷纷恍然大悟。

    而林依依也是为了警告里面的玩家,让他们不要在“重要npc”面前乱说什么话……就像是在教室里群魔乱舞的时候,门口防风的那位同学大声喊着“x老师好”一样:

    “少爷,我们回来了!那个子爵要谋杀你……这是他们带来的黑火!后面还有人被火困住了!”

    “我知道了。我去把他们救出来。”

    火海里面的人听到了唐璜·杰兰特那冰冷而稚嫩的声音:“一一,你看好我的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