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十四章 尾随而至

    安南并没有前行太久,便听到远方传来了马蹄声。

    那声音离他还算比较遥远。

    安南微微眯起双眼,慢慢停下了脚步,把自己隐藏了起来。

    他的身前是一个略微陡峭的土坡,两侧有较为稀疏的松科植物。从这个土坡上一路向东往下走,走上个十几分钟,就是他一开始醒来时的那个海滩。

    安南特意避开了没有植物的小道,而是在自然环境的遮掩下。

    他充分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向坡上爬去。在最接近上方的这一小段路上,这土坡显得相当陡峭,但有约翰的断剑充当登山杖,安南还是能比较顺利的爬了上来。

    他靠在一颗长歪了的树旁,用它固定自己的背部,向山坡的另一侧张望着。

    只见另一侧不远处,有条平坦而好走的土路。虽然不算非常宽阔,但起码能允许四五匹马并列前行。

    而一共有十几匹马,正自南向北飞速前行。

    好在安南所处的位置并非是山崖,而是山坡——另一侧的地形甚至比安南最开始的那一边还要低。

    或许是因为没有想到太阳还未升起,就会有人在山坡顶上待着,那边的骑手们全都没有注意到安南的存在。

    这伙人……不像是什么正经人。

    安南微眯着冰蓝色的双眼,安静的打量着他们,细细的数了数他们的数量。

    一共十四人。一人穿着半身的金属铠甲,剩余的人都穿着棕褐色的破旧皮甲。

    他们的腰间挎着长剑,左臂挂着小巧的木盾。有三个人背后挎着短弓,领头的那个人右手提着类似长枪、但前段有个钩子的长柄武器。

    而在他身边的两个人……

    安南瞳孔微微一缩。

    他清楚的看到,那两人身后背着外形类似线膛枪的火药武器。还有几个人身后背着结实的大盾。

    如此全副武装,他们是要去哪里?

    安南在船长室里看过一次海图。

    唐璜他们的船是一路向北航行的。

    具体来说,是从大陆东南岸,从大约五点钟方向去绕到两点钟方向的位置。

    他们原定要从冻水港的主港口下船,那里就是两点钟方向的那个位置,一个凹下去的内海的南侧部分……而凛冬公国的位置,就在内海的北侧。

    所以在看到那个海图后,安南立刻就对凛冬公国和诺亚王国的局势有所了解了。

    一个内海被两个国家分开,一人用一半;甚至港口都可能是面对面开着门。

    ……这要不打起来就有鬼了。

    而他面前的大陆是南北通行的。这很可能意味着,道路北方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唐璜小少爷新接收的领地——北海领的冻水港。

    那六个人,指不定是什么土匪强盗……

    想到这里,安南轻巧的从坡上小跑着滑了下来。

    他仔细的看了一眼路面,轻易的发现了相当清晰的几道车辙。

    “……这里不久前,有车队路过。”

    安南作出判断,隐约间有所明悟。

    他们不知从哪得到了消息,得知有商队在此停留。就特意在清晨时分赶来……考虑到脚程,可能是他们听到消息之后就连夜赶来了。

    抱着唐璜的东西就是自己的东西这样基本理念,安南心中很快组成了一套完善的逻辑链:

    冻水港是他的领土,所以领民的财产就是他的财产……

    所以那群强盗在抢的就是他的东西!

    安南激怒。

    没有思考太久,安南就决定跟上去。

    “——我被人把东西偷了个精光,又被逐出了自己的故乡,现在你们竟敢闯入我的领地,真是自寻死路!”

    安南打算见到那群强盗后,如果发现打的过他们,就跳出来这么跟他们喊话。

    他思索了片刻,认为这个时候的确可以念这个台词。毕竟这是他的真实遭遇,念出来也不违和。

    他打定主意,便不再慢悠悠的前行。

    他将比较沉的断剑找了个中空的树洞藏了起来,并做好了标记,便开始轻装前进。

    这时,安南才发现自己的体能居然出乎意料的不错。

    他一路快跑,连着跑了二十分钟也只是微微有些喘息。体内的力量不禁没有耗竭,反而澎湃汹涌,状态变得更好了。

    仿佛这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对他来说仅仅只是个热身的运动量而已。

    以他这个年纪来说,这是相当难以置信的体能。

    但关键是,他的体质只有7点。

    这时安南心中冒出一个念头:

    难道这个游戏的属性面板,不是十点属性为平均值吗?

    ……难道五点才是?

    不,保险起见。还是姑且认为十点为平均值吧。

    说不定这个世界的人身体素质都特别好呢……

    而到了这个时候,安南已经远远听到了前方传来的争执。

    他看到一群人正纠缠在一起。

    离得最近的两栋房屋的顶部已然燃起火光,其中一栋房屋旁有五六辆马车靠墙放置。

    那六个强盗中的三个,正试图把过去把绳索套在自己的马上,而手持简单武器的平民和陆陆续续集结而来的民兵正与剩余三人对峙着。

    不行,民兵的数量太少了。

    安南扫了一眼就意识到了不妙。

    不知是因为贫穷,还是来的太过匆忙。聚集而来的民兵几乎都没有着甲。而且就算是加上没着甲的民兵,手持武器的男人们的数量都不如强盗多。

    而后排的强盗们又是一轮吊射的火箭,引燃了两栋房屋。

    不知他们的箭头是如何处理的。那木屋看上去不像是非常好引燃的材料,但箭头射上去却依然瞬间腾起了火光。

    而手持剑盾的强盗们,则秩序井然的挡在后排的强盗身前,与民兵们对峙着。那两个手持线膛枪的强盗则低垂着枪口指着那三个偷马车的强盗,将其他人逼退。

    安南远远看着这一幕,放缓了脚步。

    他眯起双眼。

    不对劲。

    这些强盗怎么可能这么有秩序?

    他们也不骂街,也不随意伤人。阵型虽然有些散乱,但之间起码没有互相阻碍,射箭的强盗的准头也高的有些离谱……那种大弓,臂力稍小都不一定能拉得动。

    和非常有纪律的强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镇上的人们已然乱成一团。民兵们也不知是该先救火还是先阻止他们偷东西。

    短暂的慌乱之后,他们的意见很快得到了统一:

    ——先救火。

    毕竟带着车队的商人不是他们镇上的人。但这房子却是实实在在的、他们自己的财产。

    但就在这时,有个愣头青却大喊着硬挤了上来,对着偷车的强盗便要一剑砍过去。

    砰——

    就在这时,那两人立刻开枪!

    他们几乎是同时开枪,枪声几乎连成一片。一发打歪了,射到了墙上;而另外一发则击中了那个愣头青的大腿。

    他立刻摔倒在地,民兵们不再犹豫,围了上来。

    要遭!

    安南见状不妙,便是快跑两步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