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九章 你这是图啥啊哥

    克劳斯以为他是在监视着安南,把这个当前还不可控的因素控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而安南何尝不是在监视着克劳斯。

    他们两个如今能和平共处,并非是因为安南已经强大到了克劳斯不想为敌的程度,也不是说克劳斯对他有什么善意。

    仅仅只是因为,克劳斯误以为安南窃取了他的仪式“镜中之舌”,得到了能反射伤害的临时异能。

    他不敢与这个状态的安南为敌。

    虽然他也知道这个仪式可以如何破解,但至少是现在,他不敢当着安南的面进入那个房间。

    毕竟破坏仪式也是需要时间的。而安南刚看见他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让他后退……一旦安南神经过分紧张,见到他想要开门,就直接一剑捅过来也是有可能的。

    而且克劳斯还不敢还手,否则安南闭上嘴、双臂张开,他就等于是毫无保留的砍在了自己身上。

    安南能砍他,他不能砍安南。

    这就不是很公平。

    所以克劳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人贵在从心。

    至少在安南盯着他的时候,他已经放弃了进门破坏仪式的所有想法。

    可一旦要是他们两人分开,克劳斯一定会前往仪式所在的那个房间,试图破坏仪式——这件事克劳斯相信安南自己肯定也知道。

    事实上,只要克劳斯打开那个房间的门,就会立刻明白自己被耍了。

    安南根本没有窃取仪式,更没有得到反射攻击的临时异能。

    之前只不过是他在强行装逼,虚张声势而已。

    就好比是劣势对线的英雄突然毫无预兆的一个位移技能贴过来就开始疯狂换血,克劳斯的第一反应不是反手就干,而是“对面打野是不是来了”?

    于是他当机立断——甚至一下手都不还,直接扭头交了闪现毫不犹豫的就逃了。

    这自然是瞒不了多久的。

    但不管安南是窃取了仪式还是破坏了仪式,都不会希望克劳斯与他分开行动。克劳斯正是因为知道安南的这项需求,也知道安南是一个聪明人,所以他连一丝一毫的试探都没有做,直接提出了“要不我们一起上去”的建议。

    这是护卫长向安南释放出来的善意信号。

    毕竟他的第一任务不是来杀“护卫约翰”,而是要干掉老巫师本杰明和唐璜。

    约翰原本就不该成为他的敌人——当然,如果挡了路又很方便的话,杀了也无所谓。

    反正除了三王子看中的人才外,这艘船上的所有人都活不了。无非就是先死还是后死而已。

    但即使是护卫长演出来的,这也的确是善意。至少充分的向安南表达了“我暂时无意与你为敌”的意思。

    而安南也的确看出来了。

    他甚至看到了更多。

    ——似乎在克劳斯看来,安南唯一的活路,就是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取得极大的功劳,以此得到三王子的青睐,借此成为和他同级别的打手。

    这样的话,克劳斯自然就会将自己先前扮演出来的“善意”,顺理成章的转化成真的。

    否则,假如克劳斯只要一句话就能杀掉安南,他自然会报复这个将他的舌头通过诅咒击穿、让他忍受了如同匕首穿透舌头般剧痛的男人。

    ……护卫长的这些细微的想法,也都分毫不差的落在了安南眼底。

    安南的嘴角微微扬起:“哼……”

    “一会我们怎么行动?”

    停在登上甲板的楼梯前,安南开口轻声问道:“你总不会说,让我看你眼色行事吧?”

    “当然不会,”走在前面的克劳斯摇了摇头,回头仔细解释道,“该安排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不是针对你,所有人都不知道计划的细节。这是为了防止泄密。

    “晚宴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了。你要做的事,只是去唐璜那里待着,去和他聊天,分散他的注意力。或者你随便找个借口,把他直接带走也可以……毕竟唐璜也知道那个老巫师的秘密,他可能会察觉到不对。”

    克劳斯仔细吩咐道:“千万不要和那个老巫师对视,知道吗?大少爷也不知道他是哪个学派出身的,会不会‘夺魂’、‘敕令’或是‘先知’学派的法术。但他都这么老了,这年纪肯定也不是白长的……

    “保险起见,不要去和他对视,最好也不要和他发生任何交流。但表情要自然——你如果实在办不到的话,就不要上去了。”

    你可以混,但不要拖后腿。

    但无论是混还是拖后腿……你都后果自负。

    克劳斯几乎已经把这话的恶意戳在安南脸上了。

    但安南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愤怒或是怨恨。

    他只是露出了单纯而憨厚的笑容:“没问题,演技我很擅长的。”

    听到这话,护卫长回忆起来了“约翰”之前的样子,不禁认同的点了点头。

    “约翰”的演技的确没什么问题。

    被他演了的人,到现在都意识不到自己被演了……

    护卫长克劳斯又吩咐了几句,便带着安南上了甲板。

    他在上楼的时候,面色就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将那丝紧张与兴奋尽力压制。

    而安南的脸上,则在憨厚之余挂上了一丝微不可见的慌张,他的脸上立刻渗出了细微的汗水,嘴唇逐渐变得有些苍白,喉结上下滚动着。

    至少以两人的出场扮相而言,安南的演技已然完胜了护卫长。

    宴会已然开始,甲板上即使是护卫们也缩在角落,在小声聊着天,吃着至少在船上来说相当丰盛的晚餐。

    那位正在船长室与唐璜吃饭喝酒闲聊的老巫师,远远看到两人走来,便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的目光在安南身上一扫而过,而后停在了克劳斯身上。

    老巫师的目光逐渐转为疑惑,随后渐渐转为怀疑。

    “那个,克……”

    “少爷!”

    在老巫师开口的瞬间,安南突然抢先说话,打断了老巫师的言语:“你让我来找你——”

    “怎么了,约翰?”

    小唐璜立刻有些紧张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他之前与安南约定的是,“如果出事了就立刻来找他”。

    唐璜自然是信任“约翰”不会擅离职守的,所以在他看到“约翰”离开自己的房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我、我……”

    安南有些着急,面色苍白。他的脸上渗出大滴大滴的汗水,像是慌张的不知如何是好——

    “别我我我的,有话快说!”

    克劳斯那标志性的粗鲁声音响起:“你刚刚跟我说的话,再跟少爷说一遍!”

    然而克劳斯绝对猜不到。

    就在他这话出口的瞬间,唐璜的眉头突然微微皱了一下,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因为唐璜与约翰之前所约定的是,如果出了问题就直接来找自己,与任何人都不要搭话——

    就在克劳斯话音落下之后,一位打扮妥帖的老绅士便走过来,将手中提着的一桶葡萄酒放到了老巫师和小唐璜的桌子上。

    从衣着上来看,他正是安南的管家。

    这位老管家熟练的打开酒桶的盖子,将取酒器探入其中。

    然而,

    就在这时。

    安南突然抬起头来,一边向本杰明身后狂奔,一边对着唐璜高声喊道:

    “快把酒桶打翻!

    “他要杀了本杰明大人!”

    早已预感到不妙的唐璜听到安南的话,立刻就明白了一切。

    他第一时间就伸出手去,将桌上的酒桶推翻在地。

    那鲜红色的酒液如血一般倾撒在地板上,老管家脸上的表情顿时剧变,踉跄着摔倒在地!

    而护卫长克劳斯脑中已然是一片空白:

    约翰这家伙是怎么知道我的计划的?

    不对,他竟然也知道本杰明的咒缚是什么?

    不不不,也不对……

    克劳斯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约翰这个聪明人会选了最愚蠢、最没有好处、得罪了最多的人,无论如何都一定会死的一条路——

    他凭啥敢这么做?

    ——他这是图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