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章 破镜

    “呼……”

    见自己连续三次攻击无声击杀了三人,安南这才放松下来,长长舒了一口气。

    就在刚才,安南心中突然生出一个强烈的直觉——如果自己斩出第四刀,说不定会死。

    虽然知道自己理论上不会死于霜寒伤害,但这种强烈的心悸感,还是让安南收回了打算再补几刀的想法。

    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呼出的气息是如此冰冷,就像是从冷库中吹出的风一样。他的胸口也一片冰凉,握着剑的右手被冻的几乎失去知觉,强烈的寒意从手腕向手臂上不断蔓延。

    这时,肩部和腕部才后知后觉的传来冰冷的酸痛感。

    随即是在胸口中涌动着的,酥麻中混杂的强烈痒意。

    “咳……咳……”

    安南的身体一僵,猛的咳嗽了两下,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可这痛苦与酸痛、酥痒混合在一起,却仿佛是让他经历了一场自虐级的锻炼。安南不禁没有感受到难以移动的痛苦,反而心中诞生了强烈的愉悦感。

    也就是他自身的理性约束着他,告诉他“你必须得休息一下”,他才能忍住自己立刻蹦起来撒欢顺便吐一地血的欲望……

    安南立刻停在原地,开始深呼吸调整状态,尝试将肺中浸入的冷气全部呼出。一直重复了六七次,他才感觉到胸口恢复了些许温暖,四肢也才渐渐暖和过来。

    总感觉这种痛苦不太寻常。

    保险起见,他还是开了一下自己的面板。

    在副本中,属性、职业和其他的东西似乎是都看不到的。安南能看到的唯有自己健康度和侵蚀度:

    健康度:70%

    侵蚀度:4%

    “这霜剑术有点伤身体啊……”

    安南微微皱眉,顿时就长了记性。

    他自己心里很有逼数。他现在使用的可不是属于安南的身体,而是约翰的。

    约翰之前没有受任何伤,但他连续使用了三次霜剑术,就突然扣了他三成的健康度。

    他之前使用霜剑术的时候,明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他突然回忆起了之前看到的,属于“安南”原身的记忆片断——

    明明小安南一次只斩出了一两剑,可他看上去却一副非常疲惫的样子。那不像是因为年纪小而力量不足,倒是有点像是自己现在这幅样子……

    看来霜剑术应该有一个内置cd,最多只能连续用两次,否则就会对身体产生负担。

    “不愧是公爵家族的秘剑术啊……”

    安南满意的感叹着。

    按照一般的套路,越是这种对自己有负担的技能应该就越强力。

    君不见那旗木五五开一生的宿敌,传说中的迈特一换一,便是靠着一手同归于尽的绝学差点成功一换一。

    “安南”的身份,恐怕应该是凛冬公爵的直系后代。

    这可是大公之子!

    虽然不知道那位公爵大人有几个孩子,但自己多少也能算是公国的继承人……之一了。今后荣华富贵混吃等死的悠闲日子还是可以期待的……

    安南再度呼出一大口寒气,这才直起身来。把被自己无声刺杀的三人尸体一个一个拖进屋子里去。

    就像是他玩过的潜入暗杀游戏一样。

    杀过人之后,一定要记得把尸体藏起来。不然杀人也基本等于白杀。

    可惜这里没有那种能放好多好多尸体的垃圾箱或者衣柜什么的方便东西……

    于是安南略微思考,就把三份尸体都塞到了被子底下。只露出亲密的靠在一起的一个后脑勺和两张脸来。

    他专门挑选了没有被冻住、看起来相对完好的那一侧放在外面。

    只要这屋子不进来什么怪人,应该是很妥当的。这仨人的尸体应该能一直藏到副本结束。

    ……要是真的碰上了那种,见到如此令人胆寒的一幕还敢进屋仔细查看、甚至兴奋的把被子掀开仔细看的变态,那安南也没辙。

    毕竟心理学是只对人类有用的知识……

    安南又等待了一会,发现自己即使已经不再呵出冷气,痛苦也得到了缓解,但已经掉下去的健康值却没有自然恢复。

    他有些失望的砸砸嘴。

    居然不能呼吸回血吗……

    明明自己的伤势看起来已经恢复了,但健康值却没有随之涨上来。

    ……还是说,这内伤是因为他只是在“噩梦”中,才能恢复的这么快?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一言不发。

    他不再耽搁时间。见到自己的健康值没有恢复,他便直接走出门去,打算进行下一步的猎杀。

    安南如此重复这种先藏起来——然后见面直接开大背刺的节奏,把整个甲板下面或是巡逻,或是在休息的护卫全部杀了个干净。

    算上最开始那三人,一共十一人。

    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很繁重的工程,但在所有人都没有接到任何警示、同时似乎所有护卫都没有入阶的前提下,这只耽误了安南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虽然他不能肯定,被自己杀死的所有人都是背叛者……

    但说到底也不过是副本而已,仅仅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发生在一天前的故事。在真实的历史中,或许背叛者早已成功咬死了他们的主子,卷着属于唐璜的财富与秘宝扬长而去。

    如果无法分辨哪些人是背叛者,不妨全部杀掉。

    到了这个时候,安南已经意识到了明显的不对劲——

    他注意到了一个自己上一周目没有留意到的细节。

    为什么这艘船上,他一个佣人、甚至一个干杂活的女工都没有见到?

    这明显不合常理。唐璜今年才十三四岁,即使是被发配到偏远的城镇去做领主,也不可能一个佣人都不给。

    这根本就不体面……而且他们还带着一位老巫师呢。谁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要说是载不动这么多佣人,或者佣人们在其他船上,那也明显是瞎扯。安南看到了许多空着的房间,那些房间明显是佣人房——几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还有着明显的生活痕迹、一些外套,甚至还有半杯没喝完的淡水。

    同样的,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他们都在甲板上?都在船长室?

    这不太可能……

    因此在清干净了所有巡逻的护卫后,安南开始各个屋子仔细搜查。

    终于,在一个大概是用来存放生活垃圾、从房间外就能闻到臭味的房间中,安南找到了他们。

    ——以尸体的形式。

    “……这是什么?”

    安南皱起眉头,对自己没有丝毫恶心或是害怕的平静情绪而感到些许诧异。

    他摇摇头,仔细去打量着他们。

    这些佣人打扮的普通人,都被绳索捆缚倒吊起来,放血而死。从痕迹上大致可以判断出,他们应该是先被人抓起来,然后才被杀害的。

    地上的血已经凉了,但还没有完全干涸,应该还是前不久的事。之所以从外面闻不到血的味道,只是因为门缝上、和外面的门把手上都糊了新鲜的污物,用更强烈的气味进行了隔绝。

    但在房间内,似乎是事先被清洁过,没有丝毫污物。

    只有半干的血迹,和故意踩在血上的脚印。那些脚印密密麻麻的,似乎是围着房间中间绕了好几圈的样子。

    安南细细打量,才终于从那圈像是拉磨一样的脚印中心找到了一处细节:

    房间的正中间,血迹最浓的地方摆着一根舌头。从长度和粗细上看,似乎、大概、可能是……牛舌?

    安南小心翼翼的避开血迹,走近去看。

    他没敢碰触任何东西,只能远远望去。看了好久,他才发现那根牛舌上,用黑色的线或是什么东西,绣出了一个怪异的符号。而牛舌的下方,摆着一面很小很小的镜子。

    “……咦?”

    突然,安南怔了一下。

    他回忆起来,上周目自己被克劳斯砍死的时候的事——

    他见到克劳斯之后,就果断向对方发起了全力偷袭。而克劳斯只是闭着嘴看着他,安南便突然被自己的攻击所命中了。

    就像是伤害被转移了一样……那不像是反弹。因为“约翰”和克劳斯的身高并不一致,他命中克劳斯胸口的那一击,如果反弹回来应该会击中自己的腹部。

    那更像是某种映射……

    那时,因为克劳斯护卫长不知道安南不会被冰冻伤害所杀这件事,见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立刻死去,便开口嘲讽他的半吊子霜剑术。

    而在那个瞬间,安南隐约在克劳斯嘴中,看到和这个符文对称的另一个黑色符文。

    ——或者说,和镜子中倒影一样的符文。

    镜子是没有映出牛舌上的符文的。

    因为牛舌上的符文朝上,镜子却在牛舌下方……这意味着,牛舌上的符文镜像,被藏在了镜子中看不到、也不存在的“另一侧”。

    如果镜像是存在的,那么这个镜像符文和克劳斯嘴中的符文应该是一模一样!

    安南顿时感到自己头皮发麻。

    他意识到了克劳斯那古怪能力是从何而来的……

    ……或许,这就是克劳斯能将自己的攻击反馈回来的能力出处!

    安南提起自己的长剑。但他想了想,还是谨慎的把剑又放了回去。

    他手头就这么一个趁手的武器……

    他又从怀中把属于唐璜的那把造型精致的长匕首取了出来。

    “我也没练过飞刀啊……”

    安南嘟嘟囔囔着,还是在血迹外围站定。

    他不知道这个仪式应该怎么破坏,但总归是别把自己扯进去最好——那些脚印他也不敢踩乱了。反正要么把那根牛舌砸出去,要么把镜子砸了,要么把牛舌和镜子串一串……挨个试试吧。

    要是不行,就出去再搜一圈尸体。把那些背叛者的武器搜出来,挨个砸。

    就这三米不到的距离,哪怕是套圈也得中一个啊。

    安南提着匕首比划了好久,才将它扔了出去。

    非常幸运……或者说,这根匕首也很争气,没让安南去做额外的工作——安南的第一击,就将那根牛舌和镜子串在了一起。

    把牛舌上的符文切成两半的同时,也将那面古怪的镜子成功击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