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关于“杯”的秘密

    映于杯中的小世界,如今已彻底化为鲜血满盈的【地狱】。

    不可名状的血之魔物不断撕咬、切割、臼磨、针刺、贯穿、碾压——

    如同将地狱显现于人间一般。

    直到这时,玩家们才终于意识到……圣者所持有的超凡力量,已然是足以将一个国家毁灭的绝对武力。

    对于凡物来说,他们的伟力与神明也几乎无异。

    仿佛整个世界都活了过来、用尽全力想要毁灭某人一般。

    即使是面对巨龙,也会有勇者敢于举起剑来——但面对风暴、面对海啸发起冲锋的,只会是比唐吉坷德更为疯狂的狂徒。

    然而面对整个世界的恶意——面对着一百多米高、大约二十多层楼高,探出尖牙、锯刃、利齿、细针的血浪,血手兄弟的眼中,却仍然没有失去希望。

    这让林依依感到了强烈的违和感。

    ……这是为什么?

    面对这种不可伤害、无法违逆的敌人,即使被困于这种无法逃脱的小世界中,却仍然没有放弃希望……

    在绝对的、无法扭转的劣势面前,却仍旧保持希望的理由……是什么?

    不如说——他们到底还能用什么手段、什么途径抵达最终的胜利?

    “呵……”

    血手兄弟中的哥哥,那位看上去只有不到七八岁的男孩,发出了嗤笑:“看起来你是真的很警惕啊,圣人小姐。

    “甚至不惜献出圣者之血也要将,把我们封禁于此……肆无忌惮的使用着来自圣骸骨的力量。其中应该还有你的要素之力?

    “你就这么怕吗?”

    他的声音低沉,却逐渐变得响亮。就像是贴着麦克风耳语一般。

    如同那声音,已然深深嵌入于这个小世界中。

    “——你就这么害怕,我们从母亲那里继承的秘密吗?”

    男孩嘲讽的低语声越发响亮:“那么就如你所愿……”

    “【‘仪式’一词,最初来源于一场献祭。这也是‘献祭’一词的由来。】”

    那是人类难以理解,无法用口吐出的言语。

    那一瞬间,血浪冻结了。

    并非是被寒冰所覆盖。

    而是仿若被石化的魔物所凝视——眨眼间失去了颜色,深红色的鲜血转瞬之间化为灰白。

    名为“雅各”的年幼堕落者,睁开的血红双眼化为纯粹的、灰白色的石之眼。

    作为说出这句话的代价,在他身后早已苍老无比的亲生胞弟,也随着他的言语逐渐化为一片苍白。逐渐变成没有任何生命的石像。

    以雅各为中心,他身边的“血”全数被冻结、失去了颜色和动能。如同一朵灰白色的花缓缓盛放于血海之中……并最终将整座血海冻结,化为崎岖锐利的山岩。

    “【最初的一次献祭,发生在诸河川及众山岳诞生之前。西布莉将自己未生亦未孕的女儿、也即是自己最初亦最后的妹妹,连同自己的胞宫一同放入金杯之中,献与黑夜——】”

    那是创世之初的渎神之言。

    是在正神诞生前发生的事。

    在这声音响彻天地的同时,他周围那些那些凝化为岩的鲜血,便开始逐渐坍塌、化为粉末。

    就如同它们从未出现过一般。

    越是靠近雅各的,崩解的就越快;而远离他的就要崩解的缓慢一些。

    而他身后的弟弟,也随着他的言语,逐渐闭上眼睛化为安静的石像、并飞快的坍塌崩解,化为虚无。

    那巨大无比的血浪,便悄无声息的凝固并消散于空中。

    “……怎么我也——”

    林依依讶异而又惶恐的察觉到自己从双手开始逐渐开始化为粉末……身躯仿若如幻梦一般即将飘散。

    除却以灵体形态存在的西酞普兰之外,其他玩家也似乎出现了这样的症状。

    就像是……

    他们也即将要化为粉尘,消散于空中一般。

    但就在下一刻。

    一个低沉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西布莉的女儿存在亦不存在,杯中的胞宫是她唯一的证明。黑夜得女,欣喜亦又惶恐——它不敢看,不敢听,不敢言。因为一切秘密终归于忘却之海,因而黑夜无所不知——】”

    那是“与己对立之人”。

    随着他的念诵,他化为粉末的躯体再度潺潺而生——细润的血流如同细小的河流一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欣喜的再度组成他的身体。

    “……你怎么没死?!”

    雅各的表情变得很难看。

    蜂蜜色短发、金色瞳孔的青年圣者目光充满了忧郁。

    “不,我已经死了。”

    他轻声说道:“这是在【血】诞生前的言语,断章取义的憎血之言。对所有从母亲身上诞生的生命来说,无疑都是无解的毒药。”

    “那你怎么……”

    “因为我还不能死。”

    圣者平静而坚定的答道。

    “——所以,我拒绝了。”

    拒绝死亡的到来。

    仅凭借着自己的意志而返回人间。

    ……或者,还有他的躯体帮忙。

    因为他的持有的圣遗物名为“受难之血肉”。

    是的。

    他原本就是“行走的圣遗物”。

    因为这具圣遗物的本质,便是这具受难之躯!

    随着圣者缓步向前。

    随着他的行走,他光洁如新的躯体上再度无端出现了受难的痕迹——

    冻伤、烧伤、刀伤、绞痕、瘘口、淤青……

    无数的“伤”,随着圣者的行走再度附着于他的身上。

    那是他所要注定背负的诅咒。

    “但你知道吗?我为何要杀你。”

    圣者缓缓说道:“因为我要回收这份禁忌……而‘错误’的知识。

    “我不是畏惧它,而是厌恶它。”

    最古老的创世之言,若是断章取义便可化为重创正神信徒的渎神之言。

    “然而那十三位神明,自有他们对这世界的一份厚恩。”

    青年一边缓慢而平静的往前走着,一边远远望着男童。

    他发出清朗而悠远的声音:“听好了——

    “【若是明晰一切,将至未至之女便会化为虚无,而黑夜无法闭上它的眼。于是黑夜让自己从遗忘之海中诞生、她就成为了持杯之母西布莉的模样。】

    “【她将自己的双眼赠予婴孩,婴儿便得以明见世界一切神秘;她将自己的口舌赠予女孩,女孩便得以念出世界一切言语;她将自己的智慧赠予少女,少女便得以识破世界一切隐秘。】

    “【而此时世界未存神秘、未存言语、未存隐秘,于是她便将遗忘之海退却,显露山川河流。】

    “【唯在遗忘之海遗忘自身后,智慧之火方可诞生!】”

    那并不应是厌憎神明的言语。

    而是在万事万物都将被遗忘的时代,将覆盖大地的遗忘之海退却,显露山川河流的创世之言!

    那是关于沉默女士、神秘女士与持杯女的最大之隐秘!

    青年以正确的知识念出这些隐秘的时候,他身上并没有出现男童那般的石化与崩解。

    而男童也没有感到任何痛苦。

    他的身体不像是替自己而死的弟弟那样化为石像……而是逐渐渗出了河流一般的鲜血——最后这些血如同活物一般,没入地面。

    并没有显露出失血而后的干枯躯干,也没有骸骨。他整个人都像是融化了……又像是被酿成了酒。

    “……蠢货。”

    青年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闭着眼睛低声咒骂道。

    动用创世级别的神秘知识,即使是他也会感到痛苦——只是他所承受的痛苦足够多了,才能将其无视来连续咏唱。

    “……【杯中之天】之所以是禁忌仪式,就是因为唯有在这里,才能正确的使用“杯”的秘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