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八十一章 血杯之代行者

    在林依依意识到,这位“与己对立之人”将会加入到自己一行人的队伍中时,她就已经明白……这次任务,多半是用不到他们动手了。

      如同当年被gsd带着刷塔一样……

      玩家们只会趁着身边有大佬的情况下,默默的刷一遍最高难度的全图。

      你考虑过gsd的感受吗

      没有!你只想到你自己!

      而昔日的场景,似乎也在今日重现……

      噗嗤——

      猩红色半透明的触手,如同极为纤细的尖矛一般,从蜂蜜色头发的青年半侧身体探出。他的整体右臂都化为了无比致命的武器,将袭击者的身体完全贯穿、散落着钉在小巷四处的墙壁之上。

      与同酒儿“战斗”时的形态完全不同。

      亨利沃登的右臂所变化而来的赤矛,这次带上了让人联想到野兽獠牙般的锋锐尖刺。

      在贯穿敌人身体的时候,就已然让他们彻底失去了挣扎的能力。

      刺啦——

      随着坚硬的长矛瞬间变得柔软、遍布整条小巷的纤细赤矛飞快软化,发出刺啦啦的尖锐摩擦声,重新收回到亨利身边,再度转化为他的右臂。

      而那些被贯穿的敌人,也在惨叫声中被这右臂卷带着收回。他们的身体发出吱嘎吱嘎的酸响,被无形的力量压缩、压碎,并直接消失在了赤矛所构成的锋锐洪流之中。

      ——就像是被这魔手直接吃掉了一般。

      就连巷子里的鲜血和碎肉,也被无形的力量所舔舐、吞没,变得一点不剩。

      别说是尸体,就连一滴血都没有留下。

      能证明这里之前发生过一场激烈战斗的,就只有在墙上留下的钉痕与划痕。

      “总感觉好像我们这边才是反派啊……”

      西酞普兰吐槽道。

      一旁的林依依耸了耸肩:“问题不大,a哥也是主角嘛。”

      “你说的是a哥还是a叔”

      “我觉得大差不多。不过与亨利先生类似的我觉得显然是a哥。”

      林依依吐槽道:“这些姓a的,感觉一个个都是长着一副反派脸的主角……”

      “你们在说什么”

      亨利沃登有些好奇的凑过来,语气轻盈的询问道:“是在说我长得像是反派吗”

      他的声音与眼神中,无时无刻都渗透着与自己近乎残酷的战斗方式完全不相符的温柔感。

      仿佛他并非是用自己右臂所化为的锐矛,撕裂了敌人的身体……而是轻柔的触摸蝴蝶的翅膀一般。

    “我们只是说,先生您的战斗方式,有点……酷”

      酒儿在一旁,试探性的答道:“是吧”

      倒是亨利反而被逗笑了:“为什么你反而要问我啊。”

      “不过,圣者……”

      一旁灵体形态的西酞普兰,发出带有回音的空灵声音:“我们无需留下活口进行拷问吗”

      被西酞普兰问到这个问题时,亨利却突然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微笑。

      那一瞬间,四暗刻察觉到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丝甜腻的质感。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又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脸上并没有油脂、也没有血。

      而其他人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这位曾经的圣杯骑士,持杯女的教女——如今的牺牲圣者,目光低垂、似乎含有些许意义不明的慈悲感。

      “无需。是的,无需。”

      他重复道。

      无论是他身上遍布的各种类型的伤口,亦或是他那如同浅金色的酒液般清澈的双眼,以及他那温和的语气……都在强调一种无害而慈悲的感觉。

      他慢慢闭上眼睛,如同在品味醇厚的酒液一般。

      而他口中颂出的言语,却给人以一种完全不协调的危险感:“我已亲吻过他们的血,我已品尝到他们的欲望……”

      随着圣亨利的言语,他身上的伤口突然全部开始流血。

      “阁下!”

      林依依惊呼道:“您这是受伤了吗”

      “——不,他是察觉到我们的到来了。”

      作出回应的,是一个男童稚嫩的嗓音。

      说话的人根本看不到。

      而声音却仿佛贴近到在耳边低声轻喃。

      但与这声音截然相反的,是这言语中的理性与智慧:“在血之追猎者面前,一切秘密都不会存在。因为‘秘密’与‘欲望’是一对亲密的姐妹……”

      “说到这里就可以了。”

      亨利温声道。

      随着他重新睁开双眼,这位“与己对立之人”给人的感觉顿时就完全不一样了。

      林依依与四暗刻的瞳孔顿时一缩——他们两个清晰无比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如同心悸一般异常强力的跃动着,咚咚的心跳声甚至震到耳膜嗡鸣的程度。

      强烈的恐惧感,无端的涌上心头。

      膝盖都在微微颤抖……脊背绷紧到筋都快要崩断了,掌心渗出汗水。

      甚至没有与他对峙。

      仅仅只是存在于圣亨利的身边……不,应该说

    ,是嗅到了他身上的气息,便让身体如此本能的恐惧着。

      ……但为什么,酒儿没有反应

      林依依有些好奇的看向酒儿。

      期待接下来看到神仙打架的激动与好奇,勉强冲淡了这份恐惧。

      她忍耐着心脏的强烈不适,向酒儿发了条私聊: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应。

      “酒儿”

      林依依猛然意识到了不对。

      只见酒儿的瞳孔,不知何时化为了猩红一片。

      她抬起头来,注视着太阳……不知在低声喃喃什么。

      “无需慌张,一一小姐。”

      “牺牲之圣者”轻声道:“她在帮我呼唤持杯女。

      “压制了我的神术能力,所以我只能另寻一个持杯女的信徒,帮助我完成仪式……”

      “……是在攻击酒儿那个时候”

      林依依意识到了。

      恐怕在那个时候,亨利将什么东西埋入了酒儿的皮肤之下。

      她顿时眉头紧皱,忍住了心中的畏惧感,抬起头来与圣者直视:“你……”

      “——嘘。”

      圣者眼帘低垂,伸手在自己唇前。

      随着炸雷般的心跳声在酒儿身上响起,周围的世界眨眼间染成了纯粹的猩红色。

      并非是血从她身上溅了出来……而是地上世界的“穹顶”,不知何时变成了暗红色的深渊。

      ——那是杯之口。

      曾经经历过“仪式:汝心不触即鸣”的林依依立刻将其认了出来。

      “那可是好东西……”

      “那的确是好东西。”

      一个苍老无比,仿佛只是说话就已耗尽全力的声音响起:“圣者之血……你想将圣骸骨交给这个孩子吗”

      距离上一次的炸雷声只过去了九秒。

      酒儿身上再度发出轰鸣的雷声。

      那是放大了数百上千倍的心跳声。

      林依依白银阶的强韧身躯,在那轰鸣着的巨响面前,也被震得全身发麻、有些使不上力气。

      这种程度的力量,路人怕不是要被……

      ……咦

      林依依强忍着眩晕感,四处看去。

      但他们不知何时,似乎已经从之前的小巷中离开。

      身侧已不再是建筑物的墙壁。

      而是置身于猩红色的原野之中——

      这是一片猩红色的大草原。每一片草叶都像是吸饱了猩红色的日光,

      本章未完,请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