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六十三章 拉斯普廷的劣名仪式

    “……原来是这样。”

    听完安南的转述,伊凡大公深深叹了口气。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握着权杖的右手微微收紧。

    “安雅……”

    伊凡低声念着某人的名字。

    他的眼中流露出极为复杂的感情。

    悲伤?怀念?平静?豁达?

    亦或都不是。

    就算是安南,也读不懂那种复杂至极的情绪。

    那是在渡过大半辈子,半截黄土埋身时回忆往昔、才能拥有的眼神。

    光是注视着那眼神,就能让旁人不自觉的安静下来。

    “你很悲伤吗,父亲?”

    安南忍不住询问道。

    虽然这整件事都没有伊凡的任何责任……最开始只是莉莉自己笨手笨脚导致的悲剧。

    但安雅毕竟是为了寻找超凡的智慧、来想办法嫁给伊凡、改变凛冬才会执行那种仪式,而莉莉也才会因此而出事。

    毕竟伊凡·凛冬已经年老。

    老年人回忆往昔时充满懊悔,也并不算奇怪。

    不如说,就是因为伊凡这一辈子成功的事很多,所以那些失败的事才会更加刻骨铭心……

    就比如他的两任妻子。

    “诺兰·杰兰特……”

    伊凡沉默许久,低声念着老乌鸦的名字。

    “什么?”

    “如果你再见到他,记得替我谢谢他。”

    伊凡缓缓说道:“安雅也跟我说过……希望有朝一日,能亲眼看见冬年过去、丰年到来。她想要看到绽放的花,哪怕只是小小的一朵。

    “……可这样简单的愿望,我也没法替她完成。我不如诺兰做得好。他让莉莉过的很幸福。”

    “但你是很好的大公。”

    “我的确是。”

    伊凡平静的答道:“但我不能算是一个好丈夫。”

    他说到这里,又深深的望了一眼安南:

    “……也不是一个好父亲。”

    “那倒不至于。”

    安南耸了耸肩:“至少您肯定不算一位差劲的父亲。”

    伊凡大公对自己的孩子们,是完全没有任何管理与约束的纯放养状态。

    从狼吻副本中就可以看出,在安南很小的时候,他就是由长兄德米特里带大的。除了照顾他生活的冬之手之外,基本都是他的哥哥姐姐和他在一起。

    只有在安南学习霜剑术的时候,是由大公亲自教授的。

    在安南刚刚从冻水港清醒时,沉默之油还没有渗出……所以安南过去的记忆也只是暂时被封印,而没有完全失去。

    而在那个时候,安南第一件回忆起来的事,就是伊凡在教授自己霜剑术。由此也可以看出,安南与伊凡的“共同回忆”,恐怕也是极为稀少的。

    以伊凡工作的繁忙程度,恐怕安南一年也见不到他几次。

    那个时候伊凡身体还可以,不像是现在需要常年躺在床上。他肯定是在各地跑来跑去……大致应该是三过家门而不入那个级别的。

    至少他能让安南与德米特里俩兄弟,熊到把腐夫叫来在家里赌上一把,都没察觉到自己崽已经出事了。

    毕竟伊凡是凛冬历代最优秀的大公。

    这是所有凛冬人都会发自内心承认的。

    没有任何一代凛冬,能够比伊凡能更好的处理冬年的各种事务。至少在自己第一任妻子死去之后……或者也可能是在那之前,伊凡就已经将自己全部的人生献给了凛冬公国。

    对自己的家庭有所忽视,也是很正常的。

    毕竟他的时间不是无限的。

    当然,安南说的轻巧……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是他童年。他在抵达这个世界时,体内就已经有一个成年人的灵魂了。

    而如今的安南,更是已经完全忘记了童年时的事。可以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至少德米特里与玛利亚,肯定会因此而受到不少的影响。

    至少他们的童年不会多么愉快。

    不过,他们倒还有着相对算是正常人的母亲。尤其是德米特里……他的母亲似乎是个相当温柔的人。甚至能够融化伊凡这块坚冰。

    ……或许,德米特里与玛利亚对安南一直以来的关心和爱护,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安南出生后不久、安雅就已经去世了。

    伊凡大公又忙于政务,没空带孩子。于是他们两兄妹,便自告奋勇的决定照顾安南。

    所谓长兄如父,长姐如母,大致如此。

    ……不过就怕人比人。

    与梅尔文家那边干脆把子嗣当成工具的风格比起来,凛冬家这边就已经算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不过,虽然莉莉她在诺亚那边过的不错……但还是跟拉斯普廷那边说一下比较好。”

    伊凡轻咳一声。

    他抬起瘦削到能够隐隐看到骨骼形状的右手,递给安南一张硬质的、如同贺卡或是名片一般的卡片。

    安南递过之后、用手轻轻捏了一下——发现这厚纸的中间夹了很薄的某种金属片。

    而上面写着一个地址和一个名字。

    “瓦西卡·拉斯普廷……明天去见他吗?”

    “他是安雅和莉莉的表妹……或者说表弟。也是这一代拉斯普廷的族长。你可以叫他姨母、或是舅舅。”

    “……什么意思?”

    安南有些困惑。

    这人到底是男是女?

    “拉斯普廷是守密者,自然有许多禁忌仪式……瓦西卡执行过特殊的仪式,将自己与一只母猫融为一体。于是他会随着月相,而不断更改自身的性别与外貌特征。”

    伊凡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铜盘:“现在瓦西卡应该是女性……可能会有猫的部分特征。你看到之后,记得不要害怕、不要失礼。”

    ……猫娘我怕个锤子。

    安南发自内心的想道。

    “……不过,拉斯普廷的人举行禁忌仪式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

    安南情不自禁的发问道。

    至今为止,他听到的拉斯普廷似乎都举行过禁忌仪式。

    伊凡却是摇了摇头:“对于拉斯普廷来说,这是正常的情况——拉斯普廷这一姓氏,最开始就是这么来的。”

    老大公缓缓说道:“在霜语中,‘拉斯普廷’这个词通常用来形容一个人品行不端……它不是什么好词。”

    何况不是什么好词……伊凡说话未免太委婉了些。

    那是一个打出来都会被星号覆盖的、能够对一个人品德进行辱骂的词。

    “……但为什么拉斯普廷会用这个词语作为姓氏呢?”

    “这叫‘劣名仪式’。”

    伊凡答道:“他们的目的是,让他人无意识的辱骂自己。以此就可以轻松得到一个常用影响‘咒骂之三言’,这个影响需要在一日之内被三个不同的人‘发自内心的辱骂’。

    “这也是故事中,一些堕入黑暗的仪式师,会用残忍的手段四处作恶、并留下名字的原因……他们是在刻意收集辱骂、诅咒和恨意。这些如果凝聚到一定程度,也会成为影响。

    “它会导致弱小的恶徒堕入噩梦而死……但也会加强真正的恶人的力量。”

    简单来说,就是在找骂吧。

    安南心想。

    “而这个影响,是许多禁忌仪式、以及咒杀他人的仪式必需的常见影响。拉斯普廷是非常传统的仪式师家族,他们有着多个影响池……而自己的名字,自然也是影响之一。

    “所以他们使用了‘劣名仪式’,将自己的家族姓氏更换成这种古语的辱骂。虽然懂霜语的人很少,但是他们只要念出这个姓氏,就能算是‘发自内心的辱骂’。

    “除了名字之外,比如说祭典、葬礼、婚礼等大型活动,他们也都会参加,目的就是为了竭尽所能的收集影响。

    “这些影响,几乎全部都会在过期前被用来举行仪式。也因此,每一位拉斯普廷都会执行过至少一次禁忌仪式。他们或多或少,都会与常人有所不同。虽然他们都是怪人、而且行事诡异……但等你继任凛冬大公,拉斯普廷将是你最好的伙伴。”

    伊凡伸手拍了拍自己的三色权杖,意味深长的说道:“因为他们始终需要凛冬的帮助。

    “记住这一句话。我暂时不能跟你透露太多……但你记住,在明天与瓦西卡族长的交流中,不要被他虚张声势了。

    “——你才是占据主动位的那一方。是绝对的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