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五十八章 救救我,我要被杀了.jpg

    多琳从未想过,自己曾袭击过的人,居然就是凛冬公国唯一的继承人……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安南·凛冬!

    当她意识到“吉兰达伊奥”就是安南·凛冬的时候,多琳甚至被吓到忘记了呼吸。到现在已经快两天了,她还感觉自己脑袋里晕乎乎的。

    袭击凛冬一族——即使自己不是狼人,这也是毋庸置疑的重罪。

    多琳虽然是狼人,但也是凛冬出身。

    她自然知道,霜兽必须由凛冬一族来进行约束。

    而她曾在老师那里学习过……虽然没有成为超凡者,但也知道风暴之塔那边,每过几十年就需要一位凛冬一族的牺牲者。

    可以说,凛冬一族是凛冬公国的守护者。凡是有着“凛冬”这一姓氏的人,都会为众人所尊敬。

    凛冬公国的贵族与平民的需求是完全割裂的。

    贵族们、尤其是地方贵族,他们对凛冬家族的态度并不算是非常好。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冬之手”对全国的监视,以及这一举动所导致的法律的严苛化。

    这大幅削减了贵族们的特权。

    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都像是凛冬家一样不懂人类的感情。他们有喜悦之心、有欣悦之情,自然就会有欲望。

    对财富、对异性、对权力……甚至对美食。而在冬年,凛冬资源匮乏,一切享受全部收紧,这自然会让贵族们不满。

    ——你自己吃美食吃不出来味道,怎么就能让我们跟你们家一起过那种朴素日子?资源再紧,也肯定足够贵族们使用啊。

    这些贵族们所掌控的是公国的运转。

    经济、教育、工业、渔猎业、军事……这些都需要大量的人才来管理。而凛冬公国的资源原本就匮乏、就连保证所有人都不饿肚子都几乎不可能,就算是想要给他们开更高的工资,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于是以权谋私就成为了公国内相当普遍的现象。

    但凛冬大公的态度相当强硬。

    大公自然有他强硬的底气。这些贵族们虽然掌管着公国的运转……但凛冬一族所代表的,是公国的存续。

    即使凛冬一族的权力被无限淡化,也必须存在——否则霜兽大军是无法抵抗的。

    那些在各地的冬之手们,所主要负责的工作不是面对国外、而是面对国内。巫师们自然也是监察的主要目标之一,因为巫师手段很多,非常容易犯罪……尤其是走私罪、偷窃罪和杀人罪。但巫师的数量毕竟很少。

    冬之手的主要工作,还是针对地方贵族……尤其是离霜语省较远,难以监管的地方。

    对异常的款项流入流出进行监察、阻止非法交易和铺张浪费、面对滥用权力的情况进行调查并固化证据……以及在他们即将进行叛国、呼唤邪神、杀戮无辜、刺杀其他贵族或圣职者等危险举动的时候,允许采取紧急非常规手段——直接击杀目标,无需上报。

    贵族们当然会对这种强硬的监察手段而感到不满。

    尤其是比较一下其他国家贵族们的待遇,自然就更加不满了。

    在长达三年的“破冰之乱”中,破冰军的主要投资人……就是这些地方贵族。

    和破冰军的目的并不完全相同——即使是最极端的贵族,也不希望凛冬一族彻底消失。

    毕竟和循规守矩的凛冬家族比起来……破冰军这些有着自己的欲望、却也有掌控霜兽手段的组织,反而更加难以信任。

    所有的凛冬人都知道,霜兽是非常危险的东西。

    甚至父母吓唬小孩的时候,都会说“再不睡觉就会有霜兽爬进来舔你”。普通人只是被霜兽舔过一次,都有可能会直接发疯。

    与其他国家的恐怖传说不同的是……霜兽是随处可见的。

    只要离开小结界出去逛逛,基本上到处都能碰到霜兽——频率就像是丰年时在野外遇到野兽差不多。毕竟任何野兽都有可能被转化成霜兽。

    于是这种恐怖,就显得格外的“有生活气息”。反而就不会有人敢去作死或是挑战。

    所以,没有任何人想要让凛冬家族消失……除非他们也能得到控制霜兽的技术。

    最好的情况,就是暗中得到破冰军控制霜兽的技术;如果这一步做不到的话,那么最好能让大公解散冬之手;这一步依然做不到的话,那么打击凛冬家族的声望、削弱他们的权利也是可以的。

    这些地方贵族们是这样想的。

    但和他们不同。

    凛冬公国的人民反而更加爱戴他们的大公。

    正是因为人人都相信,唯有凛冬家族是绝对公正的统治者。所以即使是再严苛的法令、再让人难以接受的政令,也能勉强的推行下去。

    ……但如果换一个人,那就不一定了。

    那些地方贵族们以权谋私、又被冬之手公正处置的举动,反而更是加强了凛冬大公在当地民众心中的地位。

    破冰军之所以会失败,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因为民众普遍不支持、甚至敌视他们的叛乱行为。三年叛乱中,破冰军始终没有从任何平民势力中得到任何资源补给;而他们的队伍也几乎完全没有扩大。

    正是因为人们信任凛冬一族。

    尤其是这一代的大公,伊凡·凛冬——

    无论是在军事上、经济上、宗教上亦或是政治上,伊凡都是难得的明君。

    如果破冰之乱和霜咬之灾不是发生在他的任期上,或许可能会再多持续个十年。到了那时,对于经济的破坏力,也不会像是现在这么小……无论是诺亚、教国还是联合王国,也都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克制。

    而在伊凡大公的所有孩子中,虽然最出名的是年纪最大的德米特里。

    但如果对凛冬公国的政治局势了解的更深一些,就会知道安南·凛冬才是真正的继承人。

    传说中,史上最天才的仪式师、八岁那年就已出使他国。虽然被冬之心影响,却仍有着一种魔性的魅力——以至于能与超过二十位神明缔结友谊。

    光是听他的传说,就让多琳难以置信。

    如果说,“石中船长”塞利西亚是地下人的传说,那么安南就是凛冬人的传说。

    ——安南也曾是她的偶像!

    多琳从未想过,身份如此卑微的自己,却会与传说中的安南离得这么近……甚至曾在同一间房中过夜。

    太多的东西,把她的脑子都搅乱了。

    得知安南要把她带到霜语省,多琳当然是拒绝的。

    自然是因为胆怯。

    她光是进入地下,每天见到这么多奇形怪状的陌生人就已经吓得不行了。天天缩在屋子里不敢出门。

    要进入霜语省?

    那可是全国的权力中心!整个凛冬公国的核心……而她只是区区一头狼人。

    可多琳的拒绝和反抗,在安南面前自然是无效的。

    她如今的身份,毕竟还是安南的俘虏。

    不过,一想到自己是被作为战利品带回去的……多琳似乎反而就没有那么抵触、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可如今,进入大公府之后。

    多琳站在大公的房间门口,忐忑不安。

    她感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冰冷而包含淡淡敌意的目光,多琳忍不住发出了呜的一声悲鸣。

    ——我就说不要来吧!

    救救我,我要被杀了!

    “多琳,你也进来一下。”

    突然,安南那淡漠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呜——”

    多琳一瞬间炸了毛,紧张到忘记呼吸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