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二十九章 净化者检测装置

    十三香手中的本子,各种情报已经记满了三页。

    虽然十三香打心底里不愿承认。

    但哈士奇带回来的这些东西,的确提供了大量的资讯与情报。

    ——而且的确非常重要。

    “这些食物和饮料都是热的、且几乎全是完整的。再联系到数量异常少的餐具,大致可以推测……在这些人消失的时候,与他们接触的东西也都一并消失了。”

    十三香轻呼了一口气,将笔放下、把本子翻到开头部分叙述道:“除了座椅之外,只有一样东西没有随着他们的主人一起消失。那就是金质的首饰。”

    哈士奇的短程记忆力还算是比较稳妥。

    他记得很清楚——有几枚金戒指并不是从柜子上或是抽屉里,而是从地上捡起来的。

    准确的说,是落在了座椅旁边。

    如果只有一个两个,还可以说是偶然。是正巧落在了椅子旁。

    但是有三枚金戒指落在了不同房间的椅子旁,一枚戒指和一条金项链落在了不同房间的床上——这就不太对劲了。那毕竟是金首饰,怎么会有人随手乱丢?

    只要注意到了这处细节,那么就能轻易的推断出来真相。在这些人消失后,唯有这些金首饰却直接落在了他们消失的地方。

    “我们所处的房间是203房。201房至208房的住客人数,分别是一人、四人、贾斯特斯、三人、三人、两人、四人、一人。

    “如果把‘弗雷德里克’算作203房的住客,那么以204房和205房为中线,正好两侧的住客人数是完全对称的。”

    “据点房”的形状类似双层蛋糕。切除中间的一个小圆后,每个人的房间都是扇环形状的。而204和205房,正好是最接近大门的两个房间。

    如果把整个据点房以完全对称的姿态切开,那么算上弗雷德里克后,它正好是左右对称的。

    “假如它是某种类似小川公寓的神秘仪式的话……那么206房中的布置,应该就与203房有关。”

    十三香看着笔记,仔细的查阅着。

    他很快确认了一件事。

    “……而事实上,只有206房与203房中完全没有任何金质器皿或是首饰。”

    “黄金啊……”

    安南喃喃道。

    他睁开眼睛,若有所思。

    过了许久,他叹了口气。

    “我明白了。”

    至少教宗特里西诺布置这个噩梦的手法,安南已经完全明白了。

    美味风鹅将视线从面前的论坛中移开,望向身边之前沉浸于冥想中、“用无形的视线”注视十三香他们的安南。

    “黄金……是指曜先生的领域吗?”

    作为学习过一些皮毛的仪式师学徒,美味风鹅向安南谦虚的询问着。

    安南却是摇了摇头。

    “‘金’这种金属,的确象征着太阳、预示着‘染色’。如同银象征着月亮与‘凝结’一般。

    “但是当金作为首饰而存在的时候,它却有另外一种含义。”

    安南解释道。

    “泽地黑塔的转化巫师们认为,他们并非是将一种物质凭空转化成了另外一种物质。而是由‘更新更强’的物质,将旧有的主体嬗变为更纯净的主体,这也是转化法术一旦运行、威力就会越来越强大的原因……

    “这并非是滚雪球,否则越弱小的转化巫师应该威力反而越大、越难控制才对。而是通过迭代嬗变的方式,将主体越发趋向于纯化……那么越是靠近终点,阻力便会越大。这种阻力并非是基于法术,而是基于灵性——也即是寻找到正确的路线的阻力,要高于错误的路线。

    “灵性会倾向于压力较低的方向,如同流体会向压力较低的一侧流淌。最后进入错误路线的转化,就会‘回到原点’。也就是发生了【循环】。”

    换言之,转化法术会不断循环、威力不断变大……是因为它其实走向了错误的方向。

    也就是在灵性较高层面的转化物上,发生了突然“跳水”。

    安南说到这里,望了一眼十三香。

    ——在他这边解说的时候,美味风鹅正在疯狂复读,把安南所说的内容作为弹幕转述给了十三香作为参考。

    但让他知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种纯化既然有着分支、能够循环,自然也有最为终极的终点……压力最大的末端。也就是所谓的‘贤者之石’,【不可变化亦不可被变化之物】。”

    也即是“一切要素的完美精华”。可以让一些不完美之物转化为自身完美形态的至宝。

    这是安南从萨尔瓦托雷那里得到的,泽地黑塔的传承知识。

    它曾经是只有塔之子能知晓的绝密。但在泽地黑塔的传承,被承灵僧打断后,萨尔瓦托雷更希望它能够有机会传播出去,免得他自己那天意外亡故后、这份知识就此失传了。

    在萨尔瓦托雷口中,完美的贤者之石,其实是无法人工制造的。

    除非将万事万物完美的混为一体——因为贤者之石是以与世界相同的方式被“创造”出来的。

    要想得到真正的贤者之石,就要让动物进入植物、让植物进入磐石、让磐石进入大气、让大气进入流水、让流水再度进入动物。它们会失去原有的定义,以不可被归类的方式成为包含了整个世界的混合物。

    从这点来说,赫尔墨斯学派的贤者之石,是永远也不可能抵达“终极”的。

    因为赫尔墨斯学派的贤者之石,是用象征世界万物的材料,创造了一种“不可被归类的东西”。可以说它是贤者之石的“样品”……或者说“模型”。

    “在‘黄金首饰’被置于代表循环的‘圆’中时,它所代替的就不再是‘太阳’或是‘净化’,而是预示着‘贤者之石’。”

    安南缓缓说道:“你们所处的位置,显然都是精心安排好的。

    “以‘圆’代表循环,以‘对称’代表镜像,以‘黄金首饰’代表贤者之石——制造出了这个对称的、循环的……梦与梦的间隙。

    “而作为开启这个仪式的机关,需要一个‘钥匙’。也即是制造对称的最后一步……”

    “……我懂了。”

    十三香瞳孔一缩。

    他看到这里,就终于反应过来了:“因为203房是贾斯特斯的房间,他平时是一个人。而真正的弗雷德里克,也绝不会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房间……所以在真正的历史上,这个机关是没有触发的。

    “只有在我们作为噩梦的净化者,从未来进入到这个噩梦中的时候……因为取代掉了‘弗雷德里克’而没有弗雷德里克的记忆,所以才会在进入这个副本的瞬间,就立刻导致机关被触发。

    “所以那些食物才是热乎的、新鲜的!因为他们刚刚消失……或者说,我们才刚刚进入到梦境中。”

    弗雷德里克的这个梦境、与他们刚刚进入的这个噩梦,在起始端是完全重合的!

    在扮演“弗雷德里克”的玩家进入副本的瞬间,机关就被触发、将“弗雷德里克”做的梦,切换到了“梦与梦的间隙”这个档位。

    ——换言之,这实际上是一个专门用来检测“是否有净化者进入此噩梦”的机关仪式!

    只要这段历史成为了噩梦、并且有净化者进入,就会将他们直接丢入到设计好的梦中梦里。让他们无法逃脱……无法进入到真实的历史中。

    而弗雷德里克本人,应该根本就没有梦到过这里!

    ……特里西诺,甚至连这里可能会变成噩梦、在未来被人净化窥视,都已经预测到了吗?

    十三香脊背发寒。

    安南却是双眼发亮。

    纯粹的仪式——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连未来回来的一段意识,都能被检测到、并封印起来。不让他们接触到真实的历史……

    “……所以,还有第四层吗?”

    “果然有第四层。”

    安南与十三香近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也就是贾斯特斯“死亡”、“弗雷德里克”成为狼教授的表层世界……

    ——真正的历史节点。

    下一刻,十三香与哈士奇面前出现了全新的主线任务:

    【主线任务:回到真实的历史】

    【冲出第三层梦境】

    【冲出第二层梦境】

    【冲出第一层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