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二十七章 真正的脊髓选手

    十三香沉默了。

    他甚至生不起气来,只是无奈的看向哈士奇:“你这是在向我咨询,要怎么杀我吗?那你还挺客气的。”

    “啊,这个我其实有谱的。”

    哈士奇振振有词:“我已经测试过了,一拳过去连墙壁都能直接打穿。百米的距离我一秒就能跨越,我想杀你很轻松的,不用问你。”

    “那你还挺礼貌哦。”

    “是啊。主要是‘让你相信这是梦’这一步有点难……而且这个到底是啥梦?它套娃套的我没看懂。”

    他拿着笔,将那部分抄下来向十三香问道:“就是这里,这个可以咋解释啊?还有你能放一下水吗?”

    “……我咋放?”

    “你就信一下呗。”

    “那我信了。”

    “别闹,我这边的任务根本没完成。一会要是咱们俩打起来,我就没工夫找你问怎么办了。”

    哈士奇脸上没有任何故意捣乱的表情,而是专注异常。

    大概就像是solo的时候,把脑袋凑过来问了一句“我拿啥打你好打啊”、“我用什么能锤爆你啊”之类的问题。而且他的语气非常自然。

    ——甚至进入游戏之后还问了一嘴加点和出装。

    安南倒是有些明白了过来。

    哈士奇并非是脑子不好使。

    他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需要搜集情报、以及之后他们可能会有遭遇战,而如今是少有的安全时期……就已经说明他脑子很好使了。

    而且他在醒来之后,发现叫不醒十三香、就立刻出门把附近的资源全部聚拢过来。既没有耽搁时间等十三香拿主意,也没有自己一个人跑的太远。

    这可以说明,哈士奇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行动力都相当不错。虽然逻辑能力和理解能力的确稍差了些,但那是因为十三香这方面太强而映衬出来的。

    他之所以有这种表现,不是因为他菜。

    ——而是因为他“反应太快”了。

    一般人看到了难题,还会下意识的再思考一段时间,尝试自己是否能够解开;也有一些人,是见到难题的瞬间看也不看便寻求帮助。

    而哈士奇并非是后者。

    他能够瞬间判断,哪些事自己能做到、哪些事做不到或者比别人差。随后他立刻就会完成自己能做的事,并且直接在自己做不到的事上直接寻求帮助,不浪费任何时间。

    最关键的是,他不会因为“羞耻”和“好面子”,而隐藏自己的任何不解或是无能。

    “我做不到”、“我记不住”、“我忘了不少”。其实要是普通人,多半也是这个程度……但他们不会第一时间就说出来,而是会自己努力回忆一下,然后靠着似对非对的记忆先做着。

    但哈士奇记不住的时候,他就直说自己没记住;而在这个任务中他没看懂也不会做,便也不会不懂装懂,而是直接了当的跟十三香说“帮帮我哆啦13梦”。

    ——大概就是所谓的,脊髓发声选手。

    野比哈士奇。

    “这两个人,都很不错啊。”

    安南低声说道。

    无论是十三香还是哈士奇,都是对自己格外有逼数的类型。只是一个相信自己的理性,一个相信自己的直觉。

    十三香更是非常适合噩梦这种机制的解谜……而哈士奇在没有队友帮助的情况下,估计也不会做的太差。在少数依赖直觉的关卡中,说不定反而能发挥出最强的能力。

    “你不要太急。”

    十三香无奈之下,只能讲解道:“让我认为这里是梦——这一部分,应该不是字面意义的‘让我改变认知’。毕竟这只是一个念头,我说不定一瞬间觉得是梦,一瞬间又不是梦的呢?难道我只要产生这样的念头,你就能胜利吗,显然不可能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它所指的是我之后会在某个选择中,就‘这里是否是梦’而做出截然不同的选择。我这里的导入剧情还没刷出来,但我已经提前看了攻略。

    “这里毫无疑问是梦。所以它才没有给我刷出来任务……等我在这里死掉,回到‘过去’时,就会接到【改变命运】的主线任务。

    “——但毫无疑问,这个任务是假的。”

    十三香做出睿智的判断。

    他清了清嗓子,摸了摸有些干哑的喉咙。

    哈士奇立刻把水果递了上来。并把从其他房间里找到的蜂蜜酒、果汁都一并从布袋中取出,还拿出一包茶来,用刚烧好的开水先沏上。

    然后他坐在了椅子上,保持着一脸ovo的表情,专注的盯着十三香。

    “哥,你说。”

    他谦卑的点了点头:“我尽量听懂。”

    十三香已经习惯了哈士奇的行为。

    他只是瞥了他一样,进一步解释道:“你的任务提到了,这是我的‘梦中梦’。也就是说,少年时期的‘我’所看到的,同样也是梦。

    “那么,为什么在那时‘我’就能接到任务了?同样都是梦,那时的梦与现在的梦又有什么不同?”

    ——答案当然是没有不同。

    安南知道他要说什么。

    事实上,在他看到哈士奇的引入剧情时,他就已经彻底明白了这个噩梦的全貌。

    他们的计划和推测都是没有错的。

    这是一个依托于“信任”而诞生的噩梦。

    只要两方交换情报,那么整个噩梦的难度,就会立刻大大降低。

    因为他们中每个人的主线任务,恰好都是“对方希望做的事”。

    弗雷德里克的主线任务,是改变命运。他所改变的命运,便是让英格丽德不再死去。

    但真正暗恋英格丽德,反而是贾斯特斯——如果他知道弗雷德里克想要做这件事,他会阻止吗?

    不,他会帮忙。

    可他为什么没有帮忙?

    因为他知道,那是假的——这是弗雷德里克的梦。梦中改变命运,根本无济于事。

    而贾斯特斯的任务,是“让弗雷德里克认为梦是真的”。所以他什么都不会说,反而会演戏……所以安南之前所见到的所有年龄段的三个“贾斯特斯”,其实内在里都是同一个人。

    ——是剧中由“贾斯特斯”所扮演的“贾斯特斯”。

    而如果弗雷德里克知道这两边都是梦,他会为自己到底选择哪一边而纠结痛苦吗?

    他也不会。

    答案是一样的——梦中改变命运,根本无济于事。

    不同之处只在于,这个道理只有一个人知道、而另外一个人不知道。

    “所以,真正的主线任务……应该在第三层的世界。”

    十三香缓缓说道。

    “也就是‘睡过去的弗雷德里克’所处的,现实世界!

    “所谓的‘相信这是梦’,也只需要我什么都不做,它就会自然解开——因为只有我相信这是梦的情况下,我才会违逆得到的主线任务、而选择袖手旁观。”

    哈士奇的两个任务,一方面是想让他动手杀人,另外一方面却要求他必须站着看。等待因果合拢、将弗雷德里克绞杀。

    而弗雷德里克是让他改变命运……可他明明什么都不做,才能通关。

    这显然是一种命运上的对……

    ……不、不对。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

    他回忆了一下之前两人的行动,皱起眉头:“不太对劲。”

    “怎么了?”

    美味风鹅询问道。

    “这个噩梦,有瑕疵。”

    安南答道。

    它的【对称性】并没有达到完美。

    是悲剧作家出了问题?

    不太可能……

    “十三香恐怕猜错了。”

    安南沉默的思考了一会,随即恍然。

    他缓缓说道:“可能,我是说……只是可能。

    “——可能这个噩梦不是三层。”

    而是四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