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二十章 “食梦者”特里西诺·塞提

    为了让奈菲尔塔利醒悟……同时也是为了提醒她愈骨者的真实身份。

    安南并没有直接告诉她一切。

    而是将奈菲尔塔利直接带到了本杰明面前。

    不出安南的预料。

    或者说,他之前的直觉果然非常准确——本杰明亲口确认了安南的猜测。

    “愈骨者”塞提,果然是悲剧作家的教宗“特里西诺”。

    而且他侍奉悲剧作家不是一天两天了。

    根据本杰明的说法,至少在他自己还没毕业的时候,塞提就已经是悲剧作家的教宗了。

    “当时,我因为想要学习偶像学派的法术,而泽地黑塔没有偶像学派的导师……一度想要去其他巫师塔那边拜访学习。”

    本杰明坐在桌旁,扫了一眼沉默着的奈菲尔塔利,转而向安南说道:“当时我拿到了相应的权限,能够调用巫师塔内的资料。

    “里面就提到过,‘食梦者’特里西诺·塞提的事迹。这是他黄金阶的职业名……奈菲尔塔利小姐,你应该还不知道他的职业名吧?”

    本杰明的语气平静地叙述着事实。

    但总是给人一种好像在嘲笑什么一样的感觉。

    “因为只要得知‘食梦者’这个职业的正式名,就很容易会与他的所作所为联想到一起。”

    ——特里西诺·塞提是以凡人梦想为食的魔人。

    “越是璀璨的初心……在人们将其遗忘、抛弃时,所迸发出的诅咒就会越强大。”

    本杰明解释道:“人们习惯于将‘抛弃不切实际的梦想’作为求得生存的手段。就如同在野外求生存的人抛却行囊中的钱财与珠宝、为了降低负重一样。

    “这是人们在用‘极有价值的东西’交换‘生存机会’的行为——因此也可以将其视为一场最伟大的献祭。为了生、为了存活而进行的,全心全意要抵达目标的献祭。”

    献祭“璀璨的梦想”,换取“更好的现实”。

    偶像学派的巫师,毕生所求的便是将自己比拟为神。

    这可能是最唯心的巫师流派——他们必须百分之一千的相信自己,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得到。换言之,他们在拥有“神的力量”之前,必须先拥有“神的心态”。

    开始信奉神明的偶像巫师,他的力量就会衰退至少一半。

    弗雷德里克是这样,特里西诺·塞提自然也是这样。

    逐渐变得“非人”化,是所有偶像巫师都无法阻止的。

    只要使用偶像学派的法术,就会不断向这个方向前进……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目的”本身。

    如同失能学派的巫师一定会逐渐流失感情变得淡漠;先知学派的巫师会在无数未来可能性中逐渐迷失自我、分不清现在过去未来;夺魂学派的巫师终究会走到修改自我记忆与性格的地步;塑形学派的巫师更是会改变自己的身体。

    这并非是法术本身的代价。

    而是基于命运的诅咒。

    如同体强则易饥,多智则生疑。

    巫师们的现代学派,其实很大一部分就是为了统合相近的“诅咒”。

    如同操控灵魂与心灵的巫师,都很有可能会走到修改自我记忆与性格的程度——无论是将他人灵魂中的记忆吸入体内,还是精细的切除胆怯或是傲慢之类的情感,本质都是没有区别的。

    他们都碰触了相同的禁忌。

    “偶像学派只要信奉神明,就意味着他们不再完全相信自己无所不能。他们那几乎什么都做得到的力量,就会根据信仰的不同而具有‘方向性’……

    “那么,为什么塞提并没有变弱呢?”

    本杰明意味深长的说道:“还是说,他早就已经变弱过了呢?”

    奈菲尔塔利从最开始就理解错了。

    特里西诺·塞提的确在试图完成“四轮的运转”。

    但他的目的,不是采用已完成的愿望返回到自身,这种“许愿机”的古典模式。他也并非是一直都在失败。

    ——他一直都在吸取力量。

    他将学生的“梦想”比拟为祭品,而将自己比拟为接受祭品的神明。他的学生们将自己“此刻”视为珍宝的梦想交予自己,而他将满足他们“未来”的愿望。

    这一来一去,看似谁都没有亏。

    本杰明得到了力量,他的学生们得到了很好的生活。唯一的遗憾,就是心中那永远无法忘却的、如同伤疤一般始终刻在心上的“最初的愿望”。

    就如同初恋一般,无法忘怀。

    但实际上,他的学生们所出售的……是自己原本的命运。

    他们璀璨无比的愿望,如果沿着自己的道路随意前行,自然有可能碰壁、但更大的可能是这份炽烈的愿望终究得到满足。

    然而,特里西诺·塞提却在故意改换他们的“初心”。

    ——是的。

    用“梦想”本身交换“实现梦想”,看似是一个无法完成的悖论。但其中有非常简单的捷径。

    只要换一个梦想就好了。

    “他并非是没有付出代价,而是即使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他也依然如此强大。

    “这也是为什么,特里西诺·塞提只招收年轻人作为学徒。”

    本杰明毫不留情的指出真相:“并非是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喜欢抱着梦想的少年’什么的。

    “而是因为,世人下意识的认为年轻人是不成熟的、他们所保持的梦想是幼稚的。人们愿意相信,随着他们的成长,终有一日梦想会得以改变……如同昔日改变了梦想的惹自己一样。

    “正是这种思维——或者说这份祈愿,让他们不认为‘特里西诺·塞提的所有学生都在学习过程中改变了初心’这件事有什么奇怪的。最多只是怪谈中会提个两句,‘塞提是一个吞食梦想的怪物’、‘塞提身上有着诅咒’之类的话。”

    ——但世界上哪有这种诅咒。

    本杰明嗤笑一声:“都是阴谋而已。

    “什么阴谋是最不容易被发觉的?那就是让所有人都得到好处的阴谋。就算敏锐的人已经感觉到哪里不对,但因为自己这边也有一份汤,便会保险起见、闭口不言——因为一旦破坏了这种默契,别说吃肉、说不定连汤都留不了。”

    这才是高明的阴谋。

    或者也可以说“大势所趋”。

    “唯一的特殊点,可能就是奈菲尔塔利你本人了。”

    本杰明说到这里,深深望向奈菲尔塔利:“你是他唯一完成了愿望的学生。

    “既然特里西诺教宗没有干涉你的行为……就说明你肯定具有某种不可取代的特殊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