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一十章 智者没有感情

    从贾斯特斯的临时据点中,应该是调查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这种看起来像是圆形蛋糕、又像是皇冠一样的双层建筑,他在十几年后的煤烬瘠地中也有看到。

    这叫做“据点房”。是在地下都市中非常流行的建筑形式。

    一楼进门是前台与休息室,休息室开七道门、直通厨房、占用两个房间的储物间、动力室与四间住所。从环形的两侧楼梯上去后,楼上又有八个房间,共计十二个住房。

    一般在不清楚要不要建造都市、也不清楚有没有人会来的荒地,就会先铺上这种类型的据点。

    这种有着复合性功能的建筑,属于在任何地方都不会优先拆除、也可以摆放在任何地方的。即使后面居民多了,也可以改建成酒吧、旅店、商店、仓库、宿舍或是安全屋。

    这可以算是初期的“人口建筑”。

    连续拍下去五六个,就足够容纳拓荒阶段的使用了。

    一般来说,据点房在城市中的占比越高,就说明这个城市的开发度越低。

    安南跟着贾斯特斯从据点房中离开后,便看到了荒凉无比的街道。

    与十几年后的煤烬瘠地相比,这里恐怕连十分之一的面积都没有。与其说是城市,不如说是在荒野中的驻扎地……就像是那种西部片中的破旧小镇。

    甚至就连苍穹也没有那么明亮。这是因为这里的光蚁尸体还不算厚,没有形成能够长期发光的光蚁层。

    而这里的地面是熔岩干涸后的暗褐色,一共只有两横一纵的三条街道,建筑物的数量差一点就能用两只手数清了。

    此刻街道上空荡荡的。除了安南两人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没有人、没有虫鸣、没有魔物……甚至连风都没有,安静到了异常的程度。

    “看你房间里的摆设,你应该来了不久吧。”

    安南挑了挑眉头,转头望向贾斯特斯:“平时煤烬瘠地也这么清静吗?”

    “怎么可能。”

    贾斯特斯眉头紧皱:“这里在被熔岩淹没之前,可是有名的金矿与煤矿田。后来会被熔岩淹没、把都市摧毁,也是因为工人操作失误,挖通了地脉。

    “你可能不知道,这里的正上方……就是圣费利克斯行省的那个炉山。”

    “我记得炉山是活火山吧。”

    安南挑了挑眉头。

    他当然知道这个名字。

    弗雷德里克作为凛冬人,也应该知道。

    炉山是凛冬公国少数没有被积雪完全覆盖的山,也是被驱逐出城市的那些人的赌命地——如果运气好的话,挖穿了薄薄一层积雪、就可以找到前人留下的防风山洞。

    炉山的山洞里是天然的地暖,还可以加热积雪获得淡水、里面还能烤肉和烧开水,即使在冬年也能安然存活。而在丰年,炉山则是凛冬公国有名的温泉区。

    唯一的问题就是……庐山并不是死火山,而是一直处于活跃期的活火山。这也是庐山附近没有城市的原因。

    “通常在炉山临近喷发时,风暴之塔都会负责进行镇压。但这只是延缓了喷发时间、给附近的城镇居民提供撤离时间而已……庐山依然维持着大约十五年到二十年喷发一次的规律。”

    贾斯特斯冷笑一声:“可你以为……被风暴之塔压下来的岩浆,都挤到了哪里去?

    “——煤烬瘠地,就是这样毁灭的。”

    “但它现在又重建了。”

    安南平静的说道。

    他与贾斯特斯缓慢而警惕的走在街道上,与这位可靠的队友没有离开太远。

    贾斯特斯如同鹰隼一般的目光,也在四处扫视。

    他一边寻找着周围的异常之处,一边嗤笑一声:“谁让它会产金子呢?

    “和人命相比,掘者和智者们显然认为这里的金子更加值钱。所以就出现了调查报告……报告显示,煤烬瘠地附近火山再度喷发的概率是极低的,建议重新进行探矿作业。”

    “极低?”

    “极低——当然是极低的。在它作为‘煤烬瘠地’之前、还叫做‘黑金田’的时候,上一个安全报告则干脆是‘安全’。事实上,若不是风暴之塔将出手,它的确不可能发生事故……可这种事谁又能说得清呢?”

    贾斯特斯呵的一笑,从腰间取出酒壶再度灌了一口。

    他低声嘟哝着:“火山快要爆发的时候,凛冬人也不可能提前通知我们‘火山快爆发啦,我们要让风暴之塔出手啦’。”

    “他们没有这个时间嘛。”

    安南轻声说道。

    贾斯特斯无声的嗤笑一声:“就算凛冬人有这个时间,智者议会也不会通知我们的。智者没有感情。

    “——因为灾地救援成本太大了。

    “假如他们知道,这里随时可能毁灭,就不可能派遣佣兵团进入、带领居民撤离……因为隐藏这种情报是违法的,而如果跟佣兵团公开这种情报,则要加钱。

    “谁也不知道,这次的灾难规模是怎样的。地脉会不会坍塌?矿区会不会毁掉?熔岩会不会涌入,如果会的话会涌入到多少,会不会破坏城镇,还是只会填满地下?再或是将城市一同淹没?

    “如果他们救援,就只能所有人一起救。这成本太高了……与此同时,如果最后灾情不严重,那么矿主和矿工将是第一批出来抱怨‘小题大做’的人。

    “因为撤离行动严重耽误了他们的工作进程……甚至可能导致他们的设备被偷窃、人为破坏,或是因灾情而损坏。

    “智者议会的那些聪明人,可不会这样做。如果凛冬人真的发出警告,他们也不会传递下来……甚至可能会派遣佣兵,将逃出来的人——尤其是矿主再塞回去。

    “这样的话,这座都市所售出的‘采矿许可权’就可以再卖一次了;因为矿主也死了,所以也不会有补偿金。一切都只是意外……那么也没有人可以起诉,事情便会到此为止。”

    贾斯特斯抱怨个不停。

    他的言语中充满嘲讽……以及微不可查的恨意。

    安南顿了顿。

    他打算冒一次险。

    于是安南开口缓缓道:“你还是忘不了英格丽德。”

    闻言,贾斯特斯回过头来,死死盯向身后的安南。

    安南却没有与他对视。

    而是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

    因为贾斯特斯的身高比弗雷德里克高上许多,安南拉下的兜帽便遮住了大多数的表情。这让他的情绪变得难以琢磨。

    过了一会,贾斯特斯才跟了上来。

    “……是的。”

    贾斯特斯低声说着,语气异常的平静。

    “我早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