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十三章 龙眠之理

    ……无畏之骨啊。

    安南陷入沉思。

    应该是因为自己帮他们净化了孢殖磨坊,才将“好感度”一口气提升到了,能够得知、参与到这件事的程度吧。

    如果只是一般的路人交情,奈菲尔塔利肯定不会把这种事说出口来。

    一旦安南没有信守承诺、而是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她肯定会惹上麻烦。甚至就连她的兄长也会被人盯上,而她的老师“愈骨者”的名望也会随之受创。

    正是因为玩家们在她和尼乌塞尔面前,充分展现了他们老救世主的光辉形象……才让安南在出现之前,就能有一个相当高的基础好感。

    而安南干脆利落的将孢殖磨坊的噩梦解决,证明了他的能力;他为德沃德正名的行为,又展示了他的道德感。

    ——这些事件叠加起来,便成为了安南被赠予圣骸骨的契机。

    ……简直就像是莫名其妙完成了某个史诗任务,结果发放奖励的时候,才刚跟安南顺手发了任务一样。

    要不是安南反应快,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被刚一见面就被赠予圣骸骨。

    圣骸骨毫无疑问,正是这个世界的最顶级咒物。更是仅次于真理之书的宝物。

    当然,这是对一般人来说的。

    安南自己身上就有真理之书残页,同时还在找【正义之心】。

    他对【无畏之骨】的确也没有那么渴求……

    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被【无畏之骨】认可。

    ——说不定还得让愈骨者来求一求自己,才能勉为其难的收下。

    安南想……如果自己直接这么回复奈菲尔塔利,会不会太残忍了一些?

    因为他是真的,对【无畏之骨】没有什么想法。

    【毅力】或是【耐心】,可能都会更适合安南。

    安南认为……真正的勇气不应该是毫无恐惧,而应当是清楚的知晓恐惧与绝望后、还能有【勇气】去直面那份恐惧与绝望。

    就如同上一代的传承者一样。明知自己退却便能生、不退则必死,却仍旧面对了必死的命运。

    安南根本就感受不到恐惧。

    这又何谈勇气?

    他思索了片刻,以较为委婉的方式回答道:“假如我能确定,你所说的那个‘同时使用两块圣骸骨’的方式没问题的话,也可以进行一些测试。

    “但如果可以的话,我肯定还是会优先寻找正义之心。”

    “只要您愿意进行协助测试就好!”

    奈菲尔塔利连忙说道:“假如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说服您相信我们……也可以不继承这份圣骸骨的!”

    “……嗯,这倒是没问题。”

    安南轻咳一声。

    这可怜样的。

    他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若非是冬之心的遮蔽让安南没有愧疚之心,恐怕他现在都已经开口应下来了。

    ……这上赶着送装备都送不出去,未免也太过卑微了。

    安南连忙转移了话题:“我记得,圣骸骨还是有封印的办法的。比如说‘龙眠药剂’就可以。”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而且龙眠药剂的配方也不是特别隐秘的知识。”

    奈菲尔塔利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但是龙血太贵了。

    “众所周知,龙是两相种:社会越是混乱,龙的欲望就越旺盛;而越是太平,龙就越嗜睡、脾气就越温和。如今已经和平很久了,几头巨龙的脾气也都逐渐变得温和了起来,对宝物的贪婪与渴求也渐渐变淡了。

    “现在龙都几乎找不到了。一个个都缩在什么地方睡觉……就算想要用宝物来交换龙血,也很难诱惑它们卖出来。”

    也就是说,随着世界变得和平起来,龙也就渐渐变得佛系了。

    两相种吗……

    安南若有所思。

    虽然不知道这个名词是什么意思,但从字面意义上理解,安南也大概知道,为什么老祖母与燧父同样身为巨龙,却一个是火与创造之神、一个是冰与传统之神了。

    这或许也是正神中没有第三头龙的原因。

    不过安南倒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纸姬明显没有这种奇怪的巨龙习性……哦对,她是纸片龙。

    纸片龙屎都不拉的,哪会有这种本能。

    安南心中一动。

    这是否就是老祖母选择“龙眠”作为圣契的原因?

    如果龙族每次在世界和平的时候就会睡过去,而在即将陷入混乱的时候就会自然醒来……

    “……原来如此。”

    安南低语着。

    所以,老祖母其实从来没有抛弃过祂的子民!

    祂并非是任性的神明——龙眠恰好是祂宛如严父般的爱的体现。

    并非是老祖母每次都恰好在危急时刻醒来、也不是凛冬一族受到危险唤醒了老祖母……而是因为只要到了危急时刻,祂就会自然醒来!

    ——在和平的时候给予子民压力,在战乱的时候给予子民庇护。

    就像是一个取得成就时板着脸严肃训责、泼人凉水,在被人欺负时却第一个站出来把欺负崽子的人打的头破血流的别扭的老父亲一样。

    虽然祂从未说过这行为深处的规则,也从未跟任何人解释过。

    但需要老祖母的时候,祂就会醒来。

    “所以,在拿不到龙血的时候,我们只能用另外一种方式封印圣遗物。”

    奈菲尔塔利解释道:“就算圣骸骨能够诱惑适格者向自己的方向赶来,但它却不会给适格者标示具体的位置。因为寻找到自己,同样也是试炼的一环。

    “换言之——只要将圣骸骨放置于迷宫之中,就能够有效‘封印’住它。至少能够不让弱小的凡人将它带走、造成灾祸。

    “而地下世界,就是天然的迷宫。它甚至是有高度之分的。除非是圣者背离了自己的道路,被圣骸骨所抛弃……只要他们还有一口气,就会想办法来到地下、制造迷宫隐藏圣骸骨。”

    ……原来如此。

    安南恍然。

    据他所知,除了塔主和教宗之外……其他的黄金阶超凡者,一大半都在地下世界中零零散散的住着。

    以前安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认为,他们或许是不想服从于凡俗的权柄、或许是想要逃避自己的责任、又或是单纯想要安静……

    现在看来,恐怕他们都在地下世界寻找圣骸骨。

    但地下世界没有层数的限制,地形比成都立交桥还复杂。的确是天然迷宫……凡人一进来就会迷路。

    ……所以,弗拉基米尔那个叛徒才会来到地下吗?

    这是否不是因为他在逃难,而是他认为自己能够与某块圣骸骨契合——所以才会一直蹲在地下,一待就是好几年?

    既然如此……

    “我会去的。”

    安南的表情微微严肃了起来:“请把相关的细节告诉我吧。”

    哪怕是为了不让他得逞、或是给他添麻烦,安南也得去测试一下资格了。

    因为安南刚刚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如果说,老祖母在和平年代会一直睡眠的话……

    ……为什么现在的老祖母,却快要醒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