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十八章 蛛网之内,只有蜘蛛才能安然无恙

    就让我来看看……我的判断是否正确吧。”

    安南缓缓说道。

    既然这个副本只有一次通关机会。

    那么安南的原定计划——进门前先把磨坊烧了试试看,这样的做法就不能去做了。

    那样很容易得到。

    但如果想要解开谜题,就不能随波逐流。

    而要用相反的方式。

    安南早已从奈菲尔塔利口中,得知了磨坊主伊恩一家的悲惨遭遇。

    ——因为黑寡妇信徒“德沃德”的阴谋,投放于蘑菇中的咒毒。伐木工人们为了自己能够得救、又或是因为往日的矛盾,他们将矛头指向了唯一没有中毒的“伊恩一家”,希望得到对方的肝脏所磨制的“解药”。

    最后他们将伊恩一家谋杀,伊恩一家的尸体化为了笼罩蘑菇磨坊的有毒孢子、将所有的人吞没于其中,并从中诞生了噩梦孢殖磨坊。

    而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信使格罗弗来迟了一步。他带来了塞提大师的口信,可这已经晚了。

    ——看似合情合理的发展。

    但如果将这三件事并列来看,就能够立刻察觉到其中的问题所在

    既然信使已经去找塞提大师了,为什么德沃德没有立刻逃走?

    塞提大师可是地下联邦最强大的偶像巫师,一位真正的黄金阶巫师——而且还是一位“老巫师”,一位年迈的仪式师。

    德沃德凭什么敢留在这里?他认为自己的阴谋能够骗过塞提大师吗?

    或者说……德沃德是否事先就认定,塞提大师不会跟着信使回来?还是他知道什么时候信使会回来?

    以及。

    “信使格罗弗……”

    安南质问道“你真的去找塞提大师了吗?”

    “我当然——”

    格罗弗发出包含感情的声音,上前踏出一步,激动的说道“三天!再等三天,塞提大师就要来了!”

    “等他来了,还有意义吗?”

    面对这浮夸的表演,安南只是冷静的反问道。

    所有的感染者,也即是伐木工人们,已经全部死在了孢殖磨坊里面。毒不再扩散,而是被封禁在房屋之内……这真的需要塞提大师来“解毒”吗?

    而且,既然伐木工人们怀疑有人刻意下毒,为什么他们不怀疑人群中有黑寡妇的信徒混迹进来?

    或者说……他们真的没有怀疑吗?就一个人都没有怀疑过?

    思考到这一步,就已经很接近真相了。

    闻言,格罗弗怔了一下。

    他打量着安南,沉默了许久,突然笑了出来。

    “……看来我最后还是成功了啊。”

    他隐晦的说道。

    也等于是承认了自己的罪责。

    很显然,格罗弗已经认出了——这是一场噩梦。

    “可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格罗弗饶有兴趣的询问道“你尝试了几次?”

    安南没有回答第二个问题。

    他只是平静的答道“很简单,既然当事人已经全部死了……”

    那么“伐木工人们怀疑有人下毒”、“他们去讨要说法”的情报。

    又是谁传出来的?

    再或者说……

    ——德沃德真的死了吗?他们如何确定德沃德已经死了?是用仪式确定“德沃德”这个人已经离世了吗?

    那么,如何证明黑寡妇的信徒,就是这个离世的“德沃德”?

    排除所有不可能的答案,剩下的便是正解——更不用说,安南面前根本没有第二个答案。

    既然现场唯一的生还者就是“信使”格罗弗。

    那么这矛盾而怪异的叙述,便只能是出自于格罗弗之手!

    既然知道格罗弗肯定有问题,那么假定他便是幕后黑手,倒推回去……一切就变得清晰了。

    如果德沃德与格罗弗,原本便是同谋者。

    那么一切就都有了答案——

    为什么德沃德——姑且假定那个发出消息的人就叫做“德沃德”——他为什么要传播“信使逃走了”的消息?

    ——因为他们不希望这些人安静的等待塞提大师。

    为什么德沃德明知塞提大师随时可能会来却如此嚣张?

    ——因为他知道,信使要么根本就没有去找、要么塞提大师必然不会及时赶到。

    为什么伐木工人们没有怀疑,这是否是黑寡妇下的手?如果德沃德、伐木工人、磨坊主一家全部死在了孢殖磨坊里面,死无全尸的话……

    玩家所操控的角色,“约伯”又是谁?

    答案很简单了。

    正如小小熊的暗示一样。

    她询问的第一个名字,“你是谁”。

    这是在暗示,“为什么有‘约伯’这个角色”。

    而第二个问题是,“给出一个死者的名字——旁观者的名字、作恶者的名字、姗姗来迟的信使的名字。”

    这道题依然只有一个答案。

    即是“旁观者”,又是“作恶者”,同时也是“姗姗来迟的信使”。

    它们所叙述的,一直都是同一个人。

    那么。

    为何在森林中迷路、根本就没有进入磨坊的约伯……却没能成为“幸存者之一”呢?

    “因为‘约伯’已经被格罗弗杀害了。”

    安南缓缓答道“即使人已经死去,但也可以看出肉量不对。

    “约伯最后只能死在孢殖磨坊中。不然的话,人们就会注意到……多出来了一个人。

    “而如果从这点考虑的话,就能看出来了。

    “这充满了童话风格的谜题、死亡一次只会增长侵蚀度的‘温柔’机制,故意流出的‘登出点’……以及那么多的保存点。

    “很显然,这是噩梦主体的潜意识,在为了‘阻止约伯进入孢殖磨坊’。”

    安南缓缓说道。

    随着他的叙述。

    在他的身后,大地开始颤抖、森林开始片片剥落。

    根本无需“进入童话世界”。

    那只是噩梦的主体,给予净化者的暗示而已。

    一般来说,噩梦是死去的超凡者给予世界的伤口。噩梦的意志会诱骗净化者、使其落入陷阱中……噩梦与净化者是互相敌对的。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

    假如……

    这个噩梦主体,并不想谋害他人呢?

    中间的关卡,只是为了劝退。

    为什么带着信使前进就一定会失败?

    这才是四暗刻早就该察觉到的,最大的暗示。

    “回去该补课了。”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暗示

    糖果屋是“两个人”;

    “童话”是虚假的;

    引路者没有没有五官……

    这些问题,都在向净化者反复发出疑问,提醒他们

    “指引道路的,到底是什么人?”

    但很遗憾。

    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能理解这绝望的、无声的求救。

    因为指引道路的——

    “……是蜘蛛啊。”

    安南叹息着“我也希望我猜错了,但很不幸……我好像猜对了。

    “那这可就变得麻烦起来了。”

    在他的身后,森林片片崩离瓦解、大地化为尘土。

    除了安南所在的一小块位置之外,周围的世界都已化为蛛网。

    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甜美可口的蛋糕一样。

    安南回过头来。

    巨大无比的蜘蛛凝视着他。

    ——啊,是了。

    “我也忽略了一个提示啊……”

    安南喃喃道。

    【蛛网】之内……自然只有蜘蛛,才能安然无恙。

    第二章,更新完毕!!

    求票啦!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