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十七章 仅有一次的通关机会

    【正在坠入噩梦,副本生成中……】

    【检测到当前副本具有特殊性质:蛛网、幻梦】

    【在此副本中死亡后,不会强制退出副本】

    【此副本不会畸变】

    【此副本不同人进入时,会产生不同的变化】

    【此副本每次进入时,会产生不同的变化】

    【副本难度为扭曲,最多可进入三十三次】

    【当前净化率为1/1】

    【此副本共有12个存档点,每次死亡上升1%侵蚀度】

    【此副本不提供引入剧情,但有解密奖励】

    【副本通关奖励:黄金阶以下任意职业上升3-5级;黄金阶以上任意职业上升1-3级】

    【副本解密奖励:要素(复仇)或要素(毒)或要素(严格)觉醒深度上升10%】

    【副本载入完成】

    随着安南慢慢睁开眼睛,他面前便是如同魔物般扭曲而畸形的树木。没有树叶的树干上布满墨绿色的苔藓,空气中充斥着孢子的潮湿味道。

    安南多少有些担忧,酒儿会对自己的身体做什么事——不过考虑到睡在外面的是“吉兰达伊奥”而不是“安南”,多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我这么帅气又可爱的男孩子,出门在外也要保护好自己才行呀。

    “不过有些东西,果然还是得自己亲自进一次副本才能看得到。”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

    也就是玩家们的权限和安南不一样。

    不然他们早就应该从副本介绍这里,就察觉到那里不对了。

    别的不说。

    ——为什么这个副本,净化度的最大值只有【1】?

    这意味着,只要有任何人通关一次这个副本,它就会立刻被净化。

    而根据安南所知……只有特化噩梦能力的圣职者,能够窥视他人在噩梦中的经历。

    也就是在安南还没有踏上超凡之路的时候,路易斯教士所使用的那套仪式——如果全套仪式准备完全的话,就能够从外界观察攻略噩梦的过程、或是对噩梦中的攻略者发起指挥、亦或是强行切断噩梦把人从里面救出来避免侵蚀太高。

    安南当然知道这套神术。

    只是对他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因为玩家们利用论坛、直接就可以达成这样的效果。

    能够观察(指直播),能够指挥(指弹幕),甚至不用切断噩梦,因为安南可以直接清掉侵蚀度。而且安南也的确有权限可以把玩家踢下线——

    从这点来说,玩家就如同是安南的圣职者一样……

    对一般人来说,尤其是对于没有圣职者的地下都市来说,一个“只能通关一次”的副本,几乎可以确定是不可能完成解密的。

    而查探副本耐久度的手段,同样也是神术。

    “也就是说,孢殖磨坊居然是……人造的噩梦?”

    安南低声喃喃着,微微眯起眼睛。

    ——这或许才是【蛛网】特性的完整含义。

    进入噩梦之后无法挣脱,会不断在噩梦中重复死亡,直到耗尽生命;可一旦挣脱,它又会像是蛛网般轻飘飘的被打破,不留丝毫证据。

    没想到自己刚进入噩梦还没动身,就已经摸到了它的隐秘。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噩梦就只能以解密手段进行破解了……

    “希望能一次解决吧。”

    就在安南脚步移动的瞬间,他的耳边便传来了那个女孩稚嫩的轻语声:

    “——旁观者与作恶者无异,都应遭人唾弃。”

    “我和他们可不一样。”

    看着自己眼前浮现出【进入孢殖磨坊】的支线任务,安南平静的回了一句:“我不会只是看着。”

    虽然他知道,自己说的这话不会被任何人听见。

    但这句话并非是生者与生者间的交流。

    而是生者对死者的祷告。

    他毫不犹豫,扭头便往后走。

    ——孩子至少有一点猜对了。

    孢殖磨坊的秘密,必然在于“信使”。懂得利用这份逆反思维,就已经握住了胜利的钥匙。

    只是可惜……四暗刻足够敏锐,却不够智慧。

    四暗刻能意识到这里有问题,却猜不到问题到底在哪里。不然这里不会陷入僵局——他早就应该找到问题所在了。

    因为真正的答案,早就已经摆在他面前了。

    “……呵……哈……哈……”

    沉重的喘息声,以及靴子踏入潮湿泥地里的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便传入安南耳中。

    安南知道,按照之前的攻略流程,信使都一定会在视野外跌倒。之后信使就会伸手,要求玩家把他拉起来。

    四暗刻下意识的认为,信使是必须杀掉的。所以没有阻止他的跌倒……亦或者是,他没有考虑到信使的跌倒是可以被阻止的。

    “——格罗弗。”

    安南突然开口,在见到信使之前便喊出了信使的名字。

    在他的声音响起的瞬间,信使的脚步声几乎是立刻停了下来。

    “……是谁?”

    信使格罗弗试探性的询问道。

    “是我,约伯。”

    安南平静的答出第二个名字。

    这些都是被“小小熊”询问过的名字……不出预料的话,这些名字一定可以从某些地方得到、也可以在某些地方使用。

    ——比如说现在。

    听到“约伯”的名字,又确认是他的声音,信使格罗弗才终于松了口气。

    他喘息着,慢慢走了过来。

    从阴影走入光中的,身穿破旧皮甲、鬓角有些灰白的黑肤男人。

    他的皮肤黝黑如同大理石,身形削瘦而有些苍老。瞳孔燃着浅灰色的光。

    但在他走上前来的时候,还不等他对着安南搭话。

    信使的表情便骤然凝固。

    因为当他从黑暗中走入光明,看到“约伯”的瞬间。

    那位“约伯”正右手握持着燧发枪,虚虚指着他的头颅。

    “停下。不要动,格罗弗。”

    安南缓缓说道:“我希望你最好不要动……我的朋友。”

    “约伯”的声音沙哑而粗糙,并不算悦耳。他应当是一个五十岁以上的中年人,看起来与鬓角微微发白的格罗弗是同一个年代的人。

    被枪指着脸、格罗弗嘴唇微动,疑惑、惊愕与紧张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

    “……我没有逃走,约伯!”

    信使先生努力争辩着,脸上露出了着急的表情。

    但安南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很快,信使的表情就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我很好奇,约伯。”

    格罗弗先生微微皱眉,脸上的恐惧也依然消散:“你是怎么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