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六十二章 拉斯普廷的戒指

    “维克多。”

    “我在。”

    “你先把这封信交给圣阿历克塞行省的伊戈尔。然后去一趟梅尔文家,跟他们要一份‘狼教授’的详细资料。”

    “明白。”

    站在伊凡·凛冬身后,霜发灰眼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从伊凡大公手中接过了一封厚实的书信。

    没有过多犹豫,也没有行礼告退。

    他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公府。

    隐约可以看到,他的右手大拇指上锁着一枚散发着寒气的戒指。

    伊凡·凛冬叹了口气,握持着权杖慢慢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上。

    看着维克多离开的背影,他轻声询问道:“卓雅,安南走的时候……带了什么?”

    “他就带了点钱。”

    深蓝色长发的成年女性,身形渐渐从伊凡身边浮现出来。

    她的左手无名指上,挂着一枚散发着寒气的水晶戒指。

    卓雅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只拿了五十镑的纸币,和一小袋银币。我好说歹说,他也没把定位戒指戴上。”

    “孩子长大了是这样的。”

    伊凡平淡的说道。

    卓雅挑了挑眉头:“您这话说的。以前安南殿下也不像是个孩子啊。”

    “因为他体内是个成年人的灵魂。不用把他当成孩子看待,这些事他肯定懂。如果想要帮助,他一定会立刻回来的……”

    伊凡大公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口带着寒气的白霜。

    他面前的玻璃瞬间结了一层薄霜,伊凡面色一百、忍不住哆嗦起来。

    卓雅见状,立刻一个闪身凑过来。

    她右手搀扶着大公、左手按在伊凡大公身后给他顺气。那枚水晶指环猛然亮起,从伊凡身上飞快的抽取着寒气。

    但伊凡仍然是整个人激烈的颤抖着。

    他只是紧皱着眉头,一声不吭、只是剧烈的闭着嘴喘息着。剧烈的痛苦让他牙关紧咬,脸颊处的肌肉整个鼓了起来。

    而脸颊上浮现出来的紫色纹路则变得更深、更明显了几分。

    过了好一阵,他才哑着嗓子说道:“我好了,卓雅。”

    “您真是的……”

    卓雅抱怨着,把伊凡大公放开。

    她的右手冻的有些发红,而左手的戒指则变得越发闪耀。

    “总之,不用对安南过多苛责。他和德米特里不一样,不是个死要面子的孩子……他懂得逃跑、却并不胆怯。

    “在上位者中,这是难能可贵的才能。”

    伊凡缓缓说道:“我信任他,比信任德米特里与玛利亚加起来还要信任。

    “德米特里是个严肃认真的孩子,但他的目光不够长远,性格阴沉、却容易将真心托付给他人,对人对事都容易产生偏见。他能够成为优秀的大臣,但不能成为大公。

    “玛利亚和她的母亲安雅一样,是个坚毅而勇敢的女孩子。但她对亲人的爱胜过亲友、对亲友的爱又胜过子民……她完全不在乎陌不相识的人、会因为喜欢或厌恶某人而选择接近或疏远。她如果继位,一定会成为昏君或是暴君。

    “如果说有谁能成为比我更优秀的大公,那就只能是安南。”

    “因为安南殿下……胸怀天下?”

    卓雅胡乱猜着。

    伊凡摇了摇头。

    “因为他是个疯子。”

    大公答道:“无所畏惧的疯子。”

    他还记得……当自己告诉安南,关于这个国家、这个世界的秘密时,安南是如何回复的。

    “——我无所谓。我就是父亲你所说的‘非此世之人’。”

    刚得到名字不久,幼年的安南却如此答道:“需要的话,就让我来当这个大公。我去成神也可以,成为圣人也行。”

    “你要想好,安南。在这个世界,崇高的地位不是荣华富贵,不是权力……而是熔炉。”

    “那又如何?”

    那时,稚嫩的安南却是锋锐无比的反问道:“总要有薪王去传火的,父亲。

    “如果不能是他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如果不能是我……为什么不能夺走这火。”

    ……虽然听不懂薪王是什么。

    但伊凡却隐隐约约听懂了安南的比喻。

    正是从那时开始,伊凡就认清了安南的本质。

    ——能为了【目标】,毫无心理压力的牺牲目标之外的一切事物。

    换言之,他是能够为了拯救世界而毁灭世界的人。

    一个并非是凭借着他人的教导而前行,不向往富贵权力、也不信奉仁义道德……而是单纯的从“完成目标”的行为中获得快感的人。

    从那时开始,伊凡就明白。

    安南行走在一条昏与晓的分割线上。

    ——那么,比起用“恐惧”来逼迫他,不如用“愉悦”来诱惑他。

    如果安南想要成就圣人、或是成为神明,他就必须要封印自己的恐惧之心。并非是为了让自己“不恐惧”,而是防止这份恐惧,将他的道路、他的目标引到其他的什么方向。

    但反过来说。

    “我也无比的信任安南。”

    伊凡缓缓说道:“只有疯子才会想要拯救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只有疯子才会拯救这些充满罪恶的国家……只有疯子才会试图拯救愚妄短视的凡人。

    “只有疯子才会试图肃清世上所有的噩梦;只有疯子才会试图清除灰雾;只要疯子才会轻易的杀死过去的‘自己’,只为了升得更高。

    “但恰好,安南就是这样的疯子。

    “他有着强烈的‘上升’欲,他是完美的超凡者;他有着强烈的‘求知’欲,他是完美的仪式师;他有着强烈的‘占有’欲,他是完美的堕落者。

    “任意一条道路,都能走到巅峰的人……他并非是为了正义、也不是为了慈悲,仅仅只是为了一己之乐而试图改变世界。”

    他的欲望全部用于内部的升华,而非是外物的掌握。

    这或许就是他被天车之书选中的原因……

    天车乃【上升】之车。

    如果凛冬公国需要一位新王。

    那么它只能是安南。

    凛冬公国需要安南来拯救,而安南也需要责任来拯救。

    ——从最开始,就是如此。

    “哦,对了……陛下。”

    卓雅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向伊凡询问道:“安南手里,好像有一枚拉斯普廷家的戒指。”

    “……什么?”

    伊凡第一次怔住了。

    他疑惑的回过头来:“他怎么会接触拉斯普廷家的人?”

    卓雅耸了耸肩。

    “我猜,”她小声说,“应该是在杰兰特家拿到的。”

    “安雅的妹妹……”

    想到自己已死的第二任妻子,也就是安南与玛利亚的母亲,伊凡微微皱起眉头。

    他想起,安南在诺亚王国时,曾使用过“唐璜·杰兰特”的这个身份。而唐璜的母亲,就是来自凛冬公国的贵族。

    ——可根据伊凡所知,唐璜的母亲应该是梅尔文家族的人才对。

    但现在回想一下,安雅的妹妹突然失踪……也差不多就是梅尔文家的三女嫁到诺亚的前两年,也能算是沾点边。

    “……去查一下这件事,卓雅。”

    伊凡的指尖敲了敲权杖。

    他低声应道:“查一下,梅尔文家的三女……尤菲米娅·梅尔文。会不会与莉莉·拉斯普廷交换了身份。确认一下,那到底是不是拉斯普廷家的戒指。如果是的话,找拉斯普廷家要一份莉莉·拉斯普廷的密码,把密码交给安南。

    “安南说,他下个月会回来一趟。在那个时候之前办妥这些事。”

    “——是,大公。”

    蓝色长发的女人郑重的应道。

    “还有。”

    伊凡小声说道。

    “什么?”

    卓雅疑惑的问道:“您说什么?”

    “等安南回来,你记得偷偷给他多塞些钱。五十镑……我记得他有八十个异界随从吧。这些钱让八十个人坐地铁,四五趟就没了。”

    伊凡板着脸说道:“他可能不会不好意思,但他一定不知道地下世界的收费标准。下次给他带两百……不,三百镑纸币。

    “凛冬虽然穷,但还没有穷到要让大公省吃俭用的程度。记住了吗,卓雅?”

    “嗯,记住了。”

    卓雅浅笑着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