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十九章 多琳与她的老师

    多琳双手抱膝,心怀畏惧的蹲在房间角落中。

    那头由她带来的霜兽,正蹲在她身前、紧紧的盯着她。

    它已经吃饱了——至少在两天内不会因食欲而主动袭击他人。

    作为心灵窃贼的多琳,非常清楚这件事。

    但她的畏惧,却并非是因为霜兽在盯着自己……

    而是因为“吉兰达伊奥”阁下。

    ——一位从诺亚来的富商,怎么可能有瞬间驯服霜兽的技术?

    而多琳她这么一位四处流浪的狼人,又怎可能收服一头被驯服的霜兽?

    如果她有一头被驯服的霜兽,直接卖出去的价钱,就已经够她随便吃喝玩乐,享受十几年的幸福人生了……她又怎么会需要用“诈骗师与传教士”来诱骗路人,冒险去窃取他人的心灵?

    她的那头霜兽,根本就没有被驯服过。

    只是因为多琳带着它去“吃了几顿”,在不是特别饿的情况下,它不会把多琳作为优先攻击目标。

    她与那头霜兽之间的关系,称为“合作”要更加合适、恰当。

    可这么一头霜兽,在“吉兰达伊奥”阁下面前却瞬间驯服……

    毫无疑问。

    这位“吉兰达伊奥”阁下,肯定有着凛冬之血!

    就算他伪装成来自诺亚的富商,也隐藏不了这份力量。要是随便来一个超凡者,就能驯服霜兽的话,霜兽也不会成灾了。

    能够驯服霜兽,就算不是伊凡大公,也肯定与伊凡大公的血脉在两代之内……那毫无疑问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如果按照原本的生活轨迹,多琳一辈子也不会碰到这种大人物。

    可为什么……“吉兰达伊奥”会选择隐藏自己的身份、从诺亚绕了一圈回到凛冬呢?

    多琳不敢猜,也不敢问。

    只能把所有的锅都丢给老师。

    她总觉得自己似乎一不小心,牵扯到了什么涉及到公国最上层的阴谋中了……

    光是被吉兰达伊奥阁下扫一眼,多琳就紧张到脊背绷直、手心不停的出汗。

    如今她非常想要逃跑,就等着一句“你可以离开了”,可却根本不敢擅自逃走。

    唯恐暴露出,自己已经猜到了吉兰达伊奥的真实身份这件事。

    她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好奇,也绝不会打听任何事。

    多琳非常清楚——

    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

    更何况……

    “……我只是头狼人而已。”

    她把头埋到膝盖里,低声喃喃道。

    狼人本就不受凛冬人待见。只有同样好酒、劳动力强而不喜食肉的矮人,能在资源匮乏的凛冬公国与凛冬人打成一团……在接近满月的时候,偶尔会发狂、失去理智的狼人,并不受到民众的信任。

    甚至可以说,狼人会受到其他种族的歧视。

    当然,狼人同样也属于凛冬公国的公民。在凛冬公国内,只要是未成年人、残疾人或有重大疾病的人、或以劳动换取报酬超过一个月、就是被法律保护的公民。

    而成年后无病无灾却不工作的人,并不会受到凛冬公国的法律保护。

    可问题在于……除非能力实在出众,否则狼人基本上是找不到工作的。

    而与此同时,在凛冬公国还有这样一条法律:

    ——打死发狂的狼人,并不算作杀人罪、而是按无罪处理。

    这条法律并本身没有什么问题。

    狼人一旦发狂,就会像霜兽一样袭击他人——狼人会优先袭击其他种族的幼崽、其次是其他种族的人、然后是自己种族的幼崽、最后是其他的狼人。除了自己的直系血亲之外,狼人什么都可能袭击。

    目的并非是为了吞食,而仅仅是为了咬死。因此是杀戮效率相当高的袭击。

    而即使是没有超凡职业的狼人,在发狂后甚至有可能击败青铜阶的战职超凡者。

    根据学者的研究,这似乎是狼人在古代时期,为了与其他种族争夺资源和生存空间,所得到的种族能力。哺乳期结束后一段时间的成年母狼人,以及尚未生子、处于春天某个时期的年轻雄性狼人,尤其容易进入狂化状态。

    为了自保,对抗疯狼人的时候是没法留手的。

    所以为了保证其他种族的安全,这个法律是非常必要的。

    但问题在于……狼人并不一定会在满月那一天发狂。

    有的狼人或许几年都不会发狂一次,但有的狼人一个月会发狂两次。发疯的狼人除了无法说话、饮水之外,与平时没有任何不同。

    想要证明某条被打死的狼人并没有发狂,反而比证明无罪更加困难。

    这种特殊的种族习性,也让很多村落难以接受狼人——尤其是未成年的雄性狼人,只能生活在小结界之外的山洞中……以狼人部落的形式生活。

    至于雌性狼人,在没有怀孕的情况下属于相对安全的,可以待在小结界内。可一旦怀孕,也会被赶出居住地——在哺乳期结束后,母狼人几乎每个月都会狂化一到两次,一直维持到孩子到六七岁、能够独立捕食为止。

    狼人的寿命很短,平均只有三四十年。六岁的狼人,就已经大约十六七岁人类少年的体型了。

    按理来说,多琳作为雌性狼人只要不结婚,是能够生活在结界内的……学点技术、找一份女工的工作,或是攒点钱去读成人大学,也不算特别困难。

    但问题在于……多琳的母亲,曾在村子里狂化过。

    她的母亲性格很好,因此也得到了那个村子里人们的信任,甚至能与人类结婚生子——是的,多琳其实算是一头半狼人。

    可即使性格再好,也无法抵抗种族本能。

    多琳的母亲还是狂化了两次。

    但好在,多琳的父亲是一位超凡者,而且是一位从凛风白塔毕业的偶像巫师。

    他每次都迅速将多琳的母亲镇压了下来——

    之后一直到多琳长到了五岁,她都没有再度狂化。她的父亲也渐渐放松了警惕。

    ——直到一位抱着孩子问路的外地女人,在夜间敲响了她们家的门。

    在多琳父亲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咬死了孩子、并且快把孩子的母亲也咬死了。

    多琳的父亲犹豫了许久。

    他最终还是决定,在镇压完毕后,选择帮助多琳的母亲处理痕迹、隐藏尸体。

    原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小多琳第二天在院子里玩耍的时候,却无意间将尚未处理的尸体刨了出来……

    念在袭击的并非是本村人的情况下,多琳的母亲并没有被村民打死或是举报。但她已经杀过人了,村民无法接受与她住在一起——她们一家都被人赶了出去。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她的父亲非法使用法术、为他人隐藏罪责的事,被人曝光了。

    多琳的父亲和母亲都被通缉,并被冬之手捕获——多琳的母亲要被关押二十年,而她的父亲则要被罚禁闭劳动三年。

    多琳变成了孤身一人。

    与其他的狼人不同,她的童年生活过于幸福,以至于她甚至不会那些“求生技能”——比如盗窃、抢劫。

    再后来,她遇到了她的“老师”。

    专门培养狼人孤儿,让她们变成怪盗、心灵窃贼、间谍、杀手的……

    【狼教授】弗雷德里克·狼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