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十二章 艾克·灼牙

    和美味风鹅预料的一模一样。

    在昨夜展示力量后,今天一大早“大表哥”的人就第一时间找了上来。

    他们最开始谈的的确非常顺利。

    毕竟“大表哥”原本的管理就非常松散,并不是什么严密的组织。只要确认他们有意向、并且无意加入其它组织,就算是谈完了。

    而“大表哥”这个组织的形式,实际上算是外松内紧。完全不怕有奸细混进来——毕竟只是外围成员的话,几乎什么信息都接触不到,反而要白干活。

    什么人能成为内部成员,并不取决于他们的所作所为……而是由作为首领的“老大哥”直接判定。他们的身份甚至是完全保密的,就连其他的外部成员也不知道自家哪些人是内部成员。

    但奇怪的是,内部成员却是如铁板一块。别说是提前混进来的暗桩,就是被买通的二五仔都没有。

    很多人都认为,老大哥可能自己就是——或是身边有至少一位精通先知学派和夺魂学派的大巫师,所以才能对组织管理的如此严密。

    然而让美味风鹅没有料到的是……

    在他们大致谈完“加入大表哥”的相关事宜后。

    来位找他们谈话的人,在确认他们愿意加入大表哥后,却突然话锋一变,非常严肃的要求美味风鹅、或是他们全员前往要塞。

    美味风鹅一问才知道。

    据说是“老大哥”在那伙人出行之前,就跟他们说——如果美味风鹅愿意加入他们的话,可以直接提拔为核心成员。连同美味风鹅一起来的三个人,也可以称为内部成员。

    ……但这是为什么?

    玩家们一头问号。

    如果是刚来到迷雾大陆后不久,他们可能还以为这是属于玩家的主角光环奏效了——可现在他们都已经对自己有了逼数,心知自己能混个配角光环就不错了……

    但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老大哥”。

    他们甚至知道自己来到拿塔郡是心怀叵测的。

    哪有这种见都没见过,就直接拉入组织核心的?

    如果对方真的能预知未来,会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最后玩家们商议了一下。

    他们给出的结论是,不要分散着走。

    宁可被一网打尽,也不能被单个击破——虽然他们随时能杀出去,退一万步讲也能随时付出代价、传送走人。但拿塔郡毕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落单的人就算拿到了“大表哥”的铭牌,如果不够机灵的话,恐怕依然连衣食住行都搞定不了。

    于是他们虽然感觉有些不太妙,最后却依然还是一起前往了“大表哥”的基地。

    并顺利的见到了“老大哥”。

    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这位拿塔郡的最高权力者之一,居然真的不是一位巫师。

    美味风鹅都已经做好面对古尔丹类型的黑暗施法者的准备。

    结果的确是古尔丹。

    但却是脱了衣服的古尔丹——

    “在这里,你们可以叫我‘老大哥’。也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艾克·灼牙。”

    说话的人,是一个有着金色卷发的壮汉。

    他叼着根雪茄,声音非常沉稳而有磁性。

    艾克穿着黄色的、袖子挽到肘部的亚麻长衫,外面还套着一身灰白色的、有许多口袋的马甲。这身打扮看起来像是一位工程师、又像是位记者。

    他的皮肤是古铜色的、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遍布疤痕。他的肌肉异常强健,体型和美味风鹅大差不多、甚至更为夸张——就像是超级英雄漫画一样的倒三角形身材。

    而他比美味风鹅还要更高一头,大约有接近一米九的身高,手臂极为稳定。

    他的手臂看起来像是一位水手……爱吃菠菜的那种。

    但最让美味风鹅眼熟的是,艾克·灼牙的瞳孔看起来就像是流动的熔岩一般、是一种“明亮的暗红”的感觉。他呼吸的时候,还会吐出淡淡的、有硫磺味道的白雾。

    ——最主要的是,艾克·灼牙的脖子上,挂着一串非常重的金链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串麻将牌一样。

    ……这种体型,可能是夺魂巫师或者先知巫师吗?

    美味风鹅确信,他一拳就能锤死妖怪老师!

    除了安徒生可能三拳才能打死,他们仨显然是不够揍的。

    更主要的是……

    ——美味风鹅见过这个姓氏,在噩梦中。

    那是他成为超凡者的那个噩梦。

    在那里,他曾见过一位叫“亚瑟·灼牙”的破坏巫师。

    他的瞳孔与呼吸时带出的硫磺味道,与眼前名为艾克的男人非常相似!

    “不用看了,我不是巫师。”

    自称为“老大哥”的艾克咧开嘴,喷出一缕混着雪茄与硫磺味道的白烟。浓烈的肉桂味道近乎要将那丝硫磺味道掩盖住了……

    但恰好,美味风鹅的嗅觉很灵敏。

    “我具体的职业不能跟你说。但我肯定不是巫师。”

    艾克·灼牙低沉的笑着,发出极有磁性的男低音:“我想,你们一定非常好奇。我不是巫师,怎么判断你们是可信的?”

    不,我一点不好奇。

    我们只是来混日子的,大哥……

    美味风鹅在心底念着。

    但他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现,只是缓缓点了点头。

    他那与艾克大差不多的体型、与手腕处的银手链,如果不说话装酷的话,看上去还是很有威慑性的。

    “不瞒你说,这是我们所举行的一个仪式,也是由我——亲自创造的一个大型人造噩梦。”

    艾克缓缓说道:“我需要你,美味风鹅。你是刚刚进阶的白银阶超凡者,还是见过真神的仪式师。最主要的是,你不是巫师……你完美符合这个仪式的胜利条件。”

    为什么一定不能是巫师?

    为什么是我?

    美味风鹅心生疑虑。

    但他没有多问。

    想必对方也不会说。

    “那么,我该做什么?”

    美味风鹅干脆的说道。

    “不要着急……到时候就知道了。”

    艾克咧开嘴,露出了一个毫不遮掩的愉快笑容。

    三个小时后。

    他们四人带着艾克所提供的“钥匙”,被人恭敬的请入了一套豪华的别墅中。

    当然,这个豪华也是相对来说的。

    相比较他们在王都见过的别墅,那自然是不如的。

    可是在拿塔郡的话……美味风鹅相信,这或许是艾克、或是“老大哥”所能拿出的最好的东西了。

    艾克提出的要求是,希望他们能试着净化一下他所亲自设计的噩梦——如果能通关就最好了。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他是怎么做到的,人工制造噩梦?

    不是巫师,居然能做到这种事吗?

    而且这意义到底是什么?

    美味风鹅非常不解。

    看起来像是某种阴谋。可对方过于坦率,反而让他们有些拿不定主意。

    而且……

    那可是噩梦啊!

    即是传送点的要素,又能给经验和等级的奖励……

    而且噩梦本身也挺有意思的。

    还是有点馋的。

    而且作为玩家的超凡胆量,也让他们并不打算在尝试前退缩。

    毕竟……他们是可以随意复活的。

    玩家们讨论过后,打算让三人进入噩梦亲自看一下。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可以拿这个开传送点。

    当然,以防万一……他们不能全部进入噩梦。

    他们留下了唯一的圣职者妖怪老师负责守夜。

    妖怪老师的职责,不是保护他的战友们。

    ——而是在敌人来袭的时候,先下手为强。把他的队友全部毙了。

    他是正神的圣职者,没有什么可以被控制的方式。

    但超凡者的承载物被偷走的话……可是会瞬间失去大多数超凡能力的。

    虽然他们心想也没有什么被算计的必要、也没有什么值得被绑架的意义——艾克有很大的概率是黄金阶,就算不是……想要对付他们也不难。

    但这毕竟可是拿塔郡。

    绝对不能轻易相信他人。

    “准备好了吗?”

    与德芙和安徒生对视一眼。

    “放心吧,我看着呢。”

    妖怪老师拍了拍枪,沉声道:“我觉得你们最好开个直播。让有空的玩家帮你们看一眼,而且也可以保留一下记录什么的。”

    “有道理。”

    美味风鹅点了点头,从善如流的打开了直播。

    他随后将那个看起来像是手铐、但两个之间并没有链接的金属手环拷在自己手腕上,随后身体后仰。

    这是玩家们第一次,在主动使用“梦之匙”为道具的情况下,进入尚未探索的噩梦——

    听艾克的说法。

    这似乎是能够组队的噩梦……还是别的类似的模式。

    能让三人一起进入的噩梦——

    “这似乎是叫……共斗噩梦吧。”

    美味风鹅喃喃着,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这大哥没诓我啊,居然还真是噩梦?

    似睡似醒之间,他感觉到自己的四肢被莫名的力量紧缚。就像是被拷在冰冷的椅子上一般。

    ——突然,他一个哆嗦,惊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