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十八章 交易与掠夺

    “隐秘之眼?”

    听到尼乌塞尔的话,奈菲尔塔利微微皱眉。

    她是一位皮肤苍白如石像,头发却如火焰般深红、充满了怪异生机的年轻女士。

    她的身材与皮肤保养的都很好,但与之相对应的,一眼望去,竟是无法确定她大致的年龄。焰色的光辉在她眼中跃动着,仿佛透过那颗瞳孔可以看到一丛熊熊燃烧的篝火一般。

    她就是这座城市的“智者”之一。

    同时也是尼乌塞尔从小相识的朋友。

    “你确定是叫这个名字?”

    “嗯,他们自称是来解决噩梦的。”

    “孢殖磨坊的噩梦?他们认真的?”

    奈菲尔塔利在屋内踱步两圈,表情微微严肃起来、再度向尼乌塞尔询问道:“你用敕令法术查验过了吗?”

    “我当然做了,在我职责范围内的事都做了。我的法术告诉我,他们没有撒谎——的确有这样一个组织、他们也的确属于这个组织。但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查不出来,我自己也根本没听过这个名字。”

    尼乌塞尔无奈的耸耸肩,有些不安的看着在房间内转个不停的奈菲尔塔利,幽绿色的光芒在他眼中渗出:“所以我才来找你,看看你知道的会不会比我更多。”

    “很遗憾,尼乌塞尔。我也没听过这个名字。”

    奈菲尔塔利紧皱眉头:“但我可能有点思路了……可能问题比较严重。稍等,我要做个实验。”

    “——什么?奈菲,你想到了什么?”

    尼乌塞尔眼睛一亮,追在奈菲尔塔利屁股后面不休的追问道。

    “别离我这么近——你踩我鞋了,蠢货!现在,给我把地下室那桶真知虫拿来,我开个仪式验证一下猜想。”

    看着跟大狗一样闷头跟着自己跑来跑去、一脚把自己鞋踩掉的尼乌塞尔,奈菲尔塔利感觉自己的血压一瞬间就拉上来了。

    “全拿来吗?还是拿一条?”

    “仪式只用一条,可你打算怎么拿出来?”

    “……怎么拿出来?”

    尼乌塞尔顺着奈菲尔塔利的话询问道。

    女人顿时一咧嘴,感觉一瞬间脑仁有些疼,无奈的补充道:“所以说不要拿出来啊!你把那桶都给我带过来!”

    “哦哦,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

    褐发碧眼、身体强壮而英俊的监督者尼乌塞尔连连点头,跑去了奈菲尔塔利的地下室。

    奈菲尔塔利用力摁了几下自己的太阳穴,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

    尼乌塞尔哪里都好。长了个挺聪明的脑子,但是平时从来不用……

    她很快用水晶粉布置好了仪式场——由两个三角形交叠而成的六芒星。并将打磨好的黄水晶碎片取出、分别在六芒星的两点钟、六点种和十点钟的三个顶端上,摆上了一枚、两枚和三枚水晶,并在黄水晶后面摆上了三个灯源。

    “是这桶吧?”

    尼乌塞尔提着一个小小的橡木桶走了上来,有些困扰的说道:“我只见到这一个‘桶’……”

    说是桶,其实也就是一罐啤酒大小。

    它之前被浸入于冰水之中,因此显得有些湿漉漉的。

    在递给奈菲尔塔利前,他殷勤的拿起桌子上的棉布、擦拭了一下潮湿而冰冷的木桶。

    “嗯,你看着就好,不用出去。但不要打扰我。”

    奈菲尔塔利警告道:“这是直接与神秘女士联通的仪式——从现在开始,在我说可以之前,不要出声。”

    嗯嗯嗯嗯。

    尼乌塞尔无声的连连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奈菲尔塔利进行仪式。

    奈菲尔塔利无奈的摇摇头,将桶放到桌子的一角。

    她打开桶盖,露出里面的白色半透明的蠕虫们,数量大约有十几条。

    看起来像是一根根孩童的无名指一样——因为温度逐渐恢复正常,这些表皮结了一层霜的‘真知虫’,也开始慢慢晃动着身体,慢慢恢复了活性。

    奈菲尔塔利用一个玻璃制成的、像是酒提子一样的器皿,提出了三根蠕虫。并小心翼翼的将其倾倒在仪式场的正中间。

    这是名为“真知虫”的魔物。

    在古代,仪式师们认为,假如某个人突然入魔般的学习或是读书,一般就是被真知虫寄生了。

    它们在碰到生物血肉的时候,就会立刻变成透明的灵体、与其合二为一;而如果它们碰到任何的金属,都会变得非常脆弱……是那种用金属筷子提起来、手一抖就能直接裂成两半的程度。

    温度越高,它们就越有活性、越躁动,变成透明的灵体;在周边温度足够低的时候,它们就会变成实体。这也是古代人理解中的,“为什么在天热的时候脑子会不好使”的原因。

    当然,现在的仪式师们早已知道,以前对真知虫的看法是不正确的。

    或者说,关系反了。

    并非是因为“被真知虫寄生”,因此才会入魔般的求知,而是那份求知之心被仪式提炼并具现出来、才有了“真知虫”。一旦被提取这份“求知欲”,就会连同“想要求知的初心”一并消逝。除非因为什么事而再度鼓起劲来,否则从此就不会再钻研技艺、学习知识,成为半个废人。

    因为各种原因,“活化提取:真知虫”的仪式流传甚广,但至今为止、仍然只有地下联邦才能大量产出真知虫。

    因为这里有着世界上最多的,愿意学习、读书,努力成为“智者”的聪明人。

    也有最多愿意“贩卖自己”来换取钱财的“聪明人”。

    无论是被动的掠夺、抑或是主动的贩卖,地下联邦每年都会有一大批真知虫用于出口。

    诚然,智者是地下联邦的开创者。

    但与此同时……并非是所有的智者,都愿意将自己的智慧无私奉献给他人。

    智者并不会杀人。

    那并非是“神秘之举”。

    但有些智者,也不希望自己的城市出现多位智者。

    他们就会布置仪式,来直接夺走他人的智慧,或是给予其诅咒、使其头脑逐渐变差,亦或是夺走对方的“求知欲”,甚至还有些智者会给予对方过于安乐的生活,请对方吃喝玩乐——根据性格不同,智者们的手段也并不相同。

    然而就算是不自己制作“真知虫”的智者,也必然会从其他人购买一些真知虫。

    无论是把真知虫用在自己身上,让自己努力学习一阵子;还是将真知虫用于仪式,获得短暂的先知法术能力,都是非常实用的“消耗品”。

    是的,消耗品。

    在自由的地下联邦,贩卖关系也是相当的自由。

    在这些精通各种仪式的“智者”手中,无论是寿命、健康、智慧、力量、躯体的一部分这些常见的东西……以至于求知欲、某人对自己的爱、对某种语言的掌握能力、美丽的脸庞、动人的歌声,甚至于虚无缥缈的命运,都是可以通过各种仪式被自由转移的。

    可以被转移……也就意味着,可以被贩卖。

    能够达成正式交易,就意味着这种行为的本身,也会受到银爵士的保护与监督。

    也正因此,在什么都可以卖、什么都可以买的地下联邦中。

    唯有“税收”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这并非是为了给并不存在的“国王”缴的税。

    而是为了通过“税收”这种方式,来让银爵认可是一种“交易”。

    ——而非是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