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四十六章 完美的冬日寒息

    下一刻,安南脑中浮现出了一段话。

    它是老祖母以龙语所说的……光是听到这句话,安南就感觉到自己的健康度在飞快下降。

    “……“凛冬”一词诞生于四季诞生之前,更诞生于光与火诞生之前。它最初用于描述大地初生时,天穹如垂死老者般的静谧;以及大地对一切将逝未逝之物的憎恨……”

    ——到此为止。

    安南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当他再度醒来的时候,他的健康度已经只剩下了岌岌可危的1%。霜之高塔的内部又结了一层极为美丽的霜。

    而安南之前听到的两句半的“创世之秘密”,却牢牢刻在了安南心中。

    “……板着脸说什么,让我自己来战斗、又是什么决意什么欲求的……”

    但还不是私下又给塞了一堆好东西嘛。

    安南小声嘟哝着。

    得到了最高阶冰霜领域的影响。

    又得到了老祖母的馈赠。

    ……接下来,仪式就要正式开始了。

    安南将早已运过来的超凡者尸体,按照时钟的十二个点,在自己身边摆放一圈。

    他们都保持着脸朝上而双手掌心朝下的平躺姿势。他们的头发早已被安南亲手刮干净,光头围成一圈、靠在安南的脚边。

    安南拿出卡芙妮为安南制作的咒物“封有光的冰块”。

    它像是葡萄大小的椭圆型冰粒,看起来像是一枚枚灯泡一般、但它并不算刺眼,大概也就是学生使用的台灯那种程度的光。

    它们被储存在一个小巧的女式提灯中,白色的丝绸灯罩甚至绣着花纹,并由镂空的纯银与精心打磨的水晶组成主体。

    这是卡芙妮最喜欢的提灯……也是她以“影魔”的身份杀人时,在自己身后点亮的那盏孤灯。

    在安南的手放在灯罩上的时候,甚至能感受到一丝温热。那是光照在灯罩上时,留下的极轻的热度。若非是安南如今感知属性非常高,就算在寒冷的霜之高塔中、他可能也察觉不到这与室温的差距。

    而在安南接触到冰块的时候,却感受到了非常明显的寒凉感。

    ——那是一种“吸附感”。

    就仿佛是在冬天舔舐金属栏杆,或是用手触摸干冰时的感受一样……只是比那种感觉稍微轻一点。

    但如果是普通人接触这冰块,大概率也是会被冻伤的。

    明明储存着光,却比普通的冰更冷吗?

    它在水晶制成的容器中,在室温下却没有融化。

    可在安南的手握住它的瞬间,就立刻蒸腾起了白烟。

    安南将其轻轻放入尸体舌下,将嘴合上、使其不见光。

    在冰库中被冰冻多时的超凡者尸体,皮肤都显露出一种青紫偏白的颜色。别说是有什么体温,它甚至本身就冰凉无比。

    但即使如此,在“封有光的冰块”在不储存于透明容器中的时候,就会逐渐开始融化。

    而安南则闭目站在所有尸体正中,面容平静的保持着自然呼吸。

    屋外的暴雨仍是未停。

    翻卷着的云层逐渐聚拢、越发低压。

    出行的人们早已回到家中,暴雨在城市中发出轰然之声。

    以安南如今的法力池,维持足够长时间的“心念如雨”并不是难事。而且原本诺亚就要下雨,安南只是加了一份料而已。

    但这也让天空之下,彻底看不见光亮。

    霜之高塔里面漆黑一片。

    安南极为安静的站在正中,一动不动。而随着他的呼吸,那十二枚“封有光的冰块”不断闪耀着光。

    他身上所持有的最高级影响,如同暴风眼般、将周围天地中的咒力远远不断的吸引而来。

    阴寒无比的咒力,源源不断的从霜之高塔与外部的暴雨中聚拢过来。一部分吸入安南体内、一部分则没入他脚下的尸体之中。

    ——藏于体内的光无法穿透尸体的束缚,尸体便逐渐变得像是琉璃一般、变得透明且闪光。

    “老祖母【莉格蕾朵】……”

    安南低声颂念着老祖母的真名。

    随着他的颂念,霜寒无比的力量从安南身边渗出。

    安南与那些尸体们的皮肤上,逐渐同时结上了一层薄薄的霜壳。就连安南的心跳也变得无比迟缓……他感觉到一股阴寒之力在不断改造自己的肺脏、气管与鼻咽部。

    他艰难无比的张开嘴巴,再度念出曜先生的真名:“博德……庇护我……”

    “——我听得到,天车……有事吗?”

    有些熟悉的声音在安南心中响起:“是【冬日寒息】对吧?

    “我来帮你。”

    下一刻,无比绚烂的、灿金色的辉耀之光,从安南体中绽出。

    他外表套着冰、体内放着光。

    如同一枚“封有光的冰块”。

    而十二个时辰、十二个月份、十二具尸体,组成了十二正神的象征。

    无比强烈的寒气与光华,从十二具尸体中渗出。安南站于正中,整个人逐渐被寒气所冰封……而那辉耀之光则在他体内灵活的游动着,像是在刻下什么、又像是在治愈什么。

    那十二具尸体中的光华逐渐变淡、冰块也逐渐完全融化。而安南则维持着站立着的状态,被完全封入了冰中、体内散发着夺目之光。

    这光如同某种液体,在冰中摇晃滴落、逐渐渗入安南肺部。

    如此重复了数个小时。

    直到夕阳落下。

    在安南体内法力池发生变动的瞬间,他身上的“冰”与“光”突然同时消失。

    随着安南缓缓睁开双眼。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就像是吸了一口烟后慢慢吐出一般,只是他口中吐出的是足以将凡人瞬间冻结的极寒之风。

    【你完美的完成了一项仪式,你的意志属性+2】

    【你得到了异质类能力“冬日寒息”,异质化级别为“霜鳞之龙”】

    【冬日寒息(异质):可自如的将呼吸转化为“冬日寒息”,此过程会持续消耗秩序法力。】

    【在吸气时,可以隔空抽出活物的温度与生命。抽取的生命,可以用来恢复自身的部分伤势】

    【在吐气时,会卷起一道极寒的罡风,其效果等同于同年龄“霜鳞之龙”使用的龙息。被这风杀死的活物,不可通过真理阶以下的所有手段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