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严厉的老祖母

    安南取出了镜中人赠予自己的那面镜子,缓缓揭开了幕布。

    在那大约成人头颅大小的镜面中,却没有映出任何物像。

    它只是闪耀着淡金色的虚无光辉。

    在吸收了安南一天的寿命后,淡金色的镜面中才终于显出了安南的镜像。除此之外,镜中仍是什么都没有……安南身后的霜之高塔内侧的霜花纹路、也并没有映入镜中。

    “——【莉格蕾朵】。”

    安南以龙语直呼老祖母的真名。

    在这面镜子前呼唤任意神明的真名,都可在不消耗对应神秘知识的情况下,召唤对方的镜中倒影。

    在大约两三秒的延迟过后。

    镜中突然荡漾起肉眼可见的水波——安南脸上长出了一对纯白色的、如同冰雕成的弯曲龙角;他脸颊与脖颈的结合处,也浮现出了银色的细密龙鳞。

    他的头发变成了雪色,原本到肩膀的短发瞬间增长、一直蔓延到镜面之外。面容变成了二十六七岁的成熟冷淡的样子。

    与安南、玛利亚和纸姬都非常相似,与她“老祖母”的名号并不相符,看起来就像是纸姬的姐姐一样。而且她身上也的确有着强烈的长辈气质。

    被安南呼唤出来的老祖母深深注视了一下安南的眼睛,嘴角微不可见的上扬了一瞬、随后立刻又压平回去。

    她板着脸,严肃的说道:“看来你已经找到了,一定要在诺亚才能做到的事。”

    “……是的,老祖母。”

    安南沉默了一下,缓缓点头:“为了我的朋友,我需要战胜一个强敌。

    “因此我需要得到高阶冰霜领域的影响,以此完成‘冬日寒息’仪式。抱歉打扰到您了。”

    他这时才知道,他第一次见到骸骨公的时候……也就是听到老祖母真名时、老祖母对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有一定要在诺亚做的事,就处理好了再回来。安南,你长大了。要像个男人一样,去做该做的事。我支持你。】

    这所说、所指的,应当正是如今这件事。

    并非是让安南去揍一顿腐夫。

    而是让安南去揍一顿‘至净灵媒’贝尔纳迪诺。

    老祖母明明没有与预言相关的能力……但她所说的,却正是安南如今遇到的难题。

    ——她早已看穿了贝尔纳迪诺的心灵,以至于猜到了他会怎么做。

    现在看来,恐怕银爵士也是一样。

    毕竟是在人间活了几千年——又不是那种不沾烟火气、高举王座的神明,而是人间之神。恐怕十二正神除了祂们各自强烈的性格与欲望之外,都是洞悉人心的老怪物。

    ……这么说来的话。

    神秘女士当时跟自己所说的,自己可能不适合“正义”圣骸。

    应当是真的看穿了自己的内心。

    那么老祖母既然会建议自己留在诺亚……是不是说明,如果是一周目的安南,他就会无视这些麻烦事、直接离开?

    ——那我宁愿做现在的我。

    似乎意识到安南察觉到了什么。

    老祖母微微点了点头。

    “你还是个孩子,我照顾你是理所当然。但我不会帮你做完一切,那样养不出好孩子,只能养出废人。这是独属于你自己的命运、是你自己的使命,你以自己的欲望想将其完成,以自己的意志坚定道路……那么就要自己把它走完。”

    “……我知道。”

    “我会给予你要的影响,我会给予你赐福和加持。但我不会保你不死——你已经做好决定了吧,冒着死亡的风险也要做到这一切。我不会贬低你这份觉悟的价值……在这个世界,觉悟本身就是无比宝贵的财富。

    “听好了,安南。如果银爵士想要保护你,在你失败的时候保你一命,一定不要接受他的这份好意,但要记得感谢他。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如今所持有的一切如果合理运用,已经足以达成你的目标。再给自己留有余地,只会让你的剑在关键时刻变钝。

    “【难以战胜的强敌】是一座雪山,挑战它的过程本身,就是一场仪式;如果你真的死在了承灵僧手上……我也会杀了他,来为你报仇。”

    老祖母严厉的说道。

    与银爵士和安南相处时的宽和随意不同。

    这位霜鳞的龙王,对安南有异常严苛的要求。

    她并不喜欢安南借助神明的力量,在保证不死的情况下去战斗——那根本就不是战斗,而是打闹、是比试。

    “……决意吗。”

    安南沉思许久,缓缓点了点头:“我……大概懂了点。”

    我还是太弱了……

    所以才只能祈求奇迹。所以才只能寻求庇护。

    第一次的,安南心中燃起了对更强力量、更高境界的渴求。

    它并不强烈,但是足够纯粹。

    如同镜中初生的光。

    仿佛看穿了安南的心灵,老祖母再度点了点头。

    “记住这份欲求,安南,牢牢的记住它。在你试图染色自己的灵魂时,记得回想起来。”

    老祖母发出沉重而复杂的龙语:“听好了,安南——强敌是财富。

    “弱小的敌人只不过是绊脚石。但强大到难以击败的敌人,将他的敌意对准你的时候……这本身就是一场【仪式】。

    “每一次的生死困境,都是一场难得的历练。从诺亚开出来的花,从来无法承受凛冬的寒冷;但在凛冬的土地上长出来的花,是冻不死的。”

    强敌。仪式。

    老祖母不断重复着这两个词。

    安南就算再笨也意识到了,这是老祖母所给予的提示。

    他顿时心中一凛,意识到了什么。

    “我会的,老祖母。”

    安南认真的说道:“我将拼尽全力,与敌人公平一战,而不会去寻求退路和余地。”

    “好孩子。”

    老祖母的语气逐渐温和了下来。

    她的声音逐渐变轻:“还有,叫我祖母就好。

    “对你来说,我不是那个【老祖母】。而是你的祖母。”

    老祖母的影像消失在了镜中。

    下一刻,安南眼前出现了两行提示:

    【你得到了新的标记“最高阶影响:冬之爱”】

    【此影响不会产生回响,因此也不会随时间流逝而消失;持有此影响时,将不再得到冰霜领域的任何影响】

    不是高阶影响:极寒之神的残留。

    而是安南从未听过的,不会产生噩梦的“最高阶影响”……

    ……这难道就是独属于教宗的力量吗?

    安南隐约猜到了,为何教宗们哪怕不使用超凡之力、仅是仪式的威力也是其他主教的数倍。

    因为还有秘密的“最高阶影响”的存在!

    恐怕这是只有正神才能赐予的伟大之力……只可惜,安南只能用它来完成一个仪式。

    ——但也足够了。

    紧接着,安南眼前又浮现出了几行新的提示:

    【你得到了冰霜与传统之神“老祖母”的加护】

    【七日之内,仅在你使用失能学派的法术时触发——你的施法者等级始终增加十个额外等级】

    【你得到了关于“凛冬”的秘密,以霜语者的语言将其念出,将引发难以平息的暴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