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四十三章 你不许去

    安南一直隐藏在暗面中的真实身份,终于被银爵士在大庭广众下正式揭露。

    不管之前有多少人通过调查,得知了安南的身份。

    只要他们装作不知道,也就可以视为不知道。

    但如今,既然“安南·凛冬出现在诺亚”这件事,已经被银爵士亲自说出,其他的那些贵族们就不能装傻了。

    而且既然银爵士指名道姓的说,安南即将要继位凛冬大公之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长兄要放弃继承权,但这意味着安南的分量,已经从第三顺位继承人、变成了未来的凛冬大公。

    很多想和凛冬公国那边搭上关系、甚至重启跨国贸易的贵族,也都动了心思;凡是自家女儿适龄未嫁的大贵族们,则是全都直接看上了安南这个人。

    如果对于一位未成年的凡人大公来说,他们还可能动什么歪心思……但对于一位未来的神明,他们甚至是想都不敢想。

    而且安南还不是骸骨公与腐夫那种借助仪式成神,甚至找不到能够投靠的正神,被迫在各国之间流浪的那种伪神。而是至少有银爵士和老祖母两位正神所庇护……随时都能够成为从神的真神预备役。

    没有任何人敢与安南结怨。

    因为他们是绝对活不过安南的。

    什么权力与家族,都抵挡不过时间。可神明本身就是不朽之物,不受时间的侵蚀。只要动手后失败,代价就实在太大了,大到让人难以接受……偏偏有着银爵士的庇护,动什么手脚的成功率又低到令人发指。

    因此在葬礼结束之后,几乎每一位贵族都会从三位王室继承人身边离开,专门跑到安南身前、恭敬的打了个招呼。甚至就连那三位继承人,也来到安南身边寒暄了几句。

    但看着萨尔瓦托雷脸色不是很好,银爵士又仍然陪在安南身边没有离去,他们便立刻明白——银爵士还有话要对安南说。

    于是没有任何人缠在安南身边,没有人敢耽误一位正神……和一位未来神明的时间。

    就像是参加偶像握手会,或者说看画馆博物馆一样。人流甚至都没有停过的。他们虽然没有排队,而是坐在座位上,但却非常自然的产生了次序。

    每个人上来就是一番自我介绍,先混个脸熟、说不了两句便就礼貌告辞离开了。紧接着就是下一位,非常有秩序。

    能够有资格参加国王葬礼的,个顶个都是人精。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失礼。

    当然,他们也是很潇洒的人类……难得进化出了聪明的脑子,但平时却选择不去使用。这种选择也是真的很潇洒。

    “您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等到人都离开了之后,安南开口向银爵士询问道:“如果是要选某位指定的新王,您直接告诉我就好了。我会帮忙的。”

    “我就算告诉了你……”

    银爵士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南:“你也会想办法让卡芙妮继位吧?”

    “那与我如今支持某位王子——或者说,我支持她父亲也并不冲突。”

    安南安稳的轻声答道:“卡芙妮的咒缚并不急于一时。”

    从之前银爵教会的行动来看,他已经知道银爵士心中的新王究竟是谁了。

    只能是卡芙妮的父亲,阿尔伯特殿下。

    多亏了腓力对他兄弟姐妹们的谋杀,如今银爵士也实在是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

    既然银爵士没有在葬礼时明确表示对伊丽莎白的支持,就说明祂对长公主并不满意。至少如今还不算特别满意。而腓力从最开始就没打算过要得到银爵士的支持……他只是想让银爵士没有其他的选择。

    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虽然阿尔伯特别说是作为国王、哪怕是作为贵族而言也没有什么称得上杰出的才能……尤其是对于人心和政治的把握,可以说非常不怎么样。他的情商大约还不如他女儿卡芙妮公主殿下。

    ——但他好就好在这里。

    阿尔伯特没有优点,但也没有什么缺点。他不酗酒、也不贪玩,不近女色、也不懒惰。他对权力没有什么偏执心,甚至是真的就没想过要继承王位,以至于对自己的哥哥姐姐到底做了什么都不是特别清楚。

    他的脾气性格都非常沉稳,被骂也不会生气、失败了也不会着急,是一个个性很软的慢性子。

    这同时意味着,他是一个易于掌控的国王。

    银爵士选择了阿尔伯特而不是能力明显更强、也更得人心的伊丽莎白,显然预示着祂接下来的目的,就是要加强对诺亚王国的控制力。

    “接下来……您莫非是有什么大动作的准备吗?”

    安南理智的推测道。

    银爵士原本正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安南。

    因为安南的询问,祂嘴角上扬,眨了眨眼。

    “如果我说……”

    银爵士缓缓说道:“我要让卡芙妮当这个王呢?”

    “……什么?”

    安南一怔。

    随后他突然反应了过来,反问道:“为什么?”

    卡芙妮可是正儿八经的堕落者。

    她随时可能变成恶魔——在如今这种情况下担任国王,至少安南是真的觉得不太合适。

    ——我们的国王是恶魔。

    光是来这么一句,安南就觉得影响不是太好。

    “这是基于其他的考量,之所以把你的身份暴露出去,也是为了卡芙妮好。”

    银爵士微眯着眼睛,注视着安南:“你能理解吗?”

    “……嗯,没问题。”

    “另外,你给的代价并不足以让我亲自出手。情分归情分,买卖归买卖。我所能做的,只有把你亲自送过去……以及给你一份能够免疫即死的临时加护。”

    “但我想,您大概不会看着我死吧?”

    “那是自然。”

    银爵士笑了笑,随后承认了下来:“如果我确认你失败了,就会带你离开。

    “毕竟丹顿是第五面镜子,而如今你才刚得到三张天车之书的残页。他不是现在的你所能直接面对的敌人。”

    “但如果我把他杀掉——也不会有问题,对吧?”

    “那是自然!”

    银爵士哈哈大笑道,发出极为爽朗而响亮的声音:“对于天车来说,基于命运的干扰是无效的。因为命运乃天车之轮,你所做、所行、所成的事,便是定数,便是天命。

    “如果你真的能够杀死他,就说明他命中注定该在此处陨落;而如果你办不到,那么也是你的命运注定你无法做到这一切。”

    原来如此。

    安南沉稳的点了点头。

    萨尔瓦托雷有些犹豫的出声:“那么,安南……”。

    “你不许去。”

    安南毫不犹豫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