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四十二章 第三页天车之书

    亨利八世的葬礼,意料之外的有些喧嚣。

    虽然去世的是他们的国王。

    但作为“杯中儿”,他始终只是一个延续王室血脉、延续血脉的工具而已。

    人们尊重他、服从他、畏惧他……但并不敬爱他,更不会崇拜他。

    这也是长公主伊丽莎白在“亨利八世重病将死”的时候,监国执政并没有遇到太多阻力的原因。伊丽莎白可比亨利八世要懂人心多了。

    未来的王,与已死的王——

    傻瓜也知道该如何选。

    当然,说是这么说。

    但亨利八世有没有选定继承人、他所选定的继承者到底是谁,至今也仍是一个未知数。毕竟他的遗诏只会交予银爵士,银爵士也没有公开遗诏的义务。

    换言之,除非国王生前就已经公开选定新王……否则他的“遗诏”并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它所代表的,并非是先王的意愿,而是银爵士的意愿。

    如果银爵士非常不满于第一顺位继承人、或是对他彻底失望的话,祂自是有着另立新王的权力的。

    毕竟这个国家最终还是要由银爵士来庇护的。

    而且银爵教会也已经渗入到了诺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平时不管理王国政策的代价,就是银爵教会会直接插手王室继承。

    按照正常的仪式规程,总得等到五月一号、属于银爵士的节日到来时,新王才会正式登基。而如今还是初春时节——这中间的两个月,就是继承人们的最后一搏。

    如果到了五月一号为止,还没有什么大的变故。

    那么就是长公主伊丽莎白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完成王位继承。可如果在那之前,被她代为监理的诺亚王国如果出了什么大的变动、或是她自己那边出了什么大问题……那么银爵士最后会不会让她来继承王位,那可就不一定了。

    这实际上,也是四王子阿尔伯特殿下因为和银爵教会的关系太好,而被他的哥哥姐姐们排挤、打压的原因。

    在大家为了得到银爵教会最终的支持——或是中立而准备的时候,你跑去与裁判交好。

    然后你这个时候声称,自己并不想继承王位,自己对王位没有兴趣。

    ——这会有人信吗?

    如今在国王的葬礼上,大臣与贵族们拉帮结派。按利益与亲缘组成不同的阵营,坐在不同的地方。而三位继承人身边也都聚拢着不少人。

    他们倒是没有高声谈笑,只是压低声音在窃窃私语、极小声的议论着。可等人多起来了之后,倒也能听见嗡嗡的低语声。

    可在安南他们入场后,整座大厅却瞬间安静了下来。

    因为带着安南与萨尔瓦托雷走进来的,正是银爵士。

    人们稀稀拉拉的站起来,随后恭敬地向银爵士弯腰、抚胸。

    “——向银币致敬。”

    贵族们、王室继承人们、以及主教们和教皇异口同声的向银爵士行礼。

    “以银币的名义,我祝福你们。”

    银爵士微笑着,他的双手分别搭在萨尔瓦托雷与安南的肩膀上,抬起头来发出响亮明澈的声音。

    人们纷纷结束了行礼,抬起头来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与银爵士格外亲昵的两个人。

    安南与萨尔瓦托雷——

    能够出席国王葬礼的贵族,基本上都有自己的情报源。

    他们中至少八成都认识安南与萨尔瓦托雷……剩下那两成也只是不认识安南罢了。

    然而他们却不太清楚,为何银爵士要与他们同时出场?

    这到底预示着什么?

    “去吧,安南。”

    就在这时,银爵士拍了拍安南的肩膀。

    安南点了点头,在众人疑惑不解、甚至有些惊疑不定的注视中,平静的走向了亨利八世的棺材。

    王都上空的天,很快就阴了下来。

    阴云密布,凉风吹拂——

    在安南逐渐接近棺材的时候,葬礼现场便突然开始下雨。

    毕竟是葬礼,宾客们的随从肯定都是随身带着黑伞的。这也是一种礼节……有些时候,甚至要直接祈雨,以此来维持一种肃穆的气氛。

    那些随从们立刻给座位上的贵族们撑起了伞。

    幸好他们的动作很快。

    在安南走到棺材旁边的时候,那冰冷的细雨眨眼间,便转为伴随着雷鸣的暴雨。

    仅仅只是嗅到这暴雨的味道,就会让人情不自禁保持沉默,心中浮起一阵莫名的、极为复杂的压抑感。

    就像是在握拳低头、忍耐着什么一样……

    又像是在抬头仰望星空,期待着什么。

    原本守护在棺材旁边的恺先生,也对安南点了点头,往旁边让了两步。

    恺先生漆黑的长发披散至腰。他身披白袍、戴着纯白色面具,那面具上的血色笑脸、已经变成了一个小丑般的哭脸。

    “需要我帮你打开吗?”

    恺先生微微弯腰,对安南发出了温和而有磁性的声音。

    随着他的动作,一道无形的壁障在两人与棺材上方浮现。

    安南点了点头,恭敬的说道:“麻烦您了,恺先生。”

    “没什么。”

    恺简短的答复道。

    他伸手摸了一下棺材。

    这棺材便像是磁悬浮滑盖一样,直接浮起一截、随后向下滑动打开,显露出亨利八世那张过分年轻的脸。

    他虽然死去,但身上却意外的没有多少死气,面容也很丰满、并没有塌陷下去,气色看起来也很好。除了面部格外苍白,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格外安详。

    在贵族们骤然变大的惊疑不定的议论声中,安南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点向了亨利八世的额头。

    在他接触到亨利八世尸体的瞬间。

    安南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光幕:

    【——发现真理残章】

    【条件一:当前未持有冲突真理残页】

    【条件二:持有稀有精英(紫色)及以上模板】

    【真理显现——】

    下一刻。

    极为强烈的白色光芒,以安南与亨利八世的接触点为中心,突然向外扩散、随后拔地而起!

    那是极为神圣的光辉。

    光是注视着那道光,就能感到心情的宁静。

    那道光映的宾客们面色苍白,但在场的所有人却并不感觉到这光的刺眼、只是无意识的凝视着它……就像是被它夺走了神智的傀儡一般。

    除了银爵士之外,在场的人种能保留意识的,只有萨尔瓦托雷、恺先生和……腓力王子。

    足足过了半分多钟,那道光才终于消散。

    像是纸、又有玉石般触感的白色书页悬浮在空中。

    暗金色的文字如同水波般在它上面游走。

    而它身上也浮出了一道光幕:

    【天车之书,第三页】

    【类型:真理残章(1/6)(未解锁)】

    【剩余碎片持有人:3】

    【已显现:3】

    【描述:刚刚诞生不久的真理残章,集合全部的碎片以掌握新的权柄】

    安南沉默的触碰了它。

    如同泡沫幻影一般,它直接凭空破碎、直接融入到了安南体内。

    短暂的延迟过后,安南眼前浮现出了几行全新的字:

    【天车之书(3/6):从异世界召唤或遣散指定数量的玩家(80/300)】

    【当前特效(3/6):玩家可复活;公共经验池(2%);传送基石】

    【公共经验池:可将等级不高于自身的玩家从任何途径中(由‘从副本中’提升而来)获得的经验值的2%(由‘1%’提升)存入到公共经验池中,储存在公共经验池可分配至任意友方单位(不限玩家)】

    【传送基石:能够在不小于“中等”规模的城镇中,建立传送基石,玩家可在不同的传送基石中任意传送、或在简单的仪式后返回上一个登记的传送基石中。当前传送暂不可跨越结界】

    “给大家介绍一下,”银爵士那响亮的声音,在安南身后响起,“这位是安南·凛冬。即将继位的凛冬大公,老祖母所爱怜的后代,新诞生的真理之书的持有者——未来的神明!!

    “——庆贺吧,各位!向安南阁下致敬!”

    对着已死的王与未来的神,银爵士慷慨激昂的扬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