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三十六章 遭遇袭击的泽地黑塔

    克拉伦斯戴着黑色的圆框眼镜,身上依然是那身万年不变的红色长袍,头上那浅褐色卷发显得蓬松而凌乱。

    他正微眯着眼睛,微皱着眉头注视着他面前的那位青年巫师。

    棕褐色的卷发披散至肩,笑容自信而明朗,身上穿着墨绿色的、如同雨衣般的长披风。以巫师的打扮来说过于简单而随性了。

    他的皮肤上刻满了黑色的刺青符文和炼成阵,纵横交错、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的圆弧与标记。看上去就像是被缝合的布偶熊一样。

    如果是经验丰富的转化巫师在这里,就可以察觉到,青年巫师的【皮肤】如果剥下来展开、可以直接化为七道如同齿轮般相互嵌合的法阵。

    “你还是……成功了吗?”

    克拉伦斯缓缓问道:“【至净灵媒】贝尔纳迪诺?”

    “你居然能认出我来。”

    贝尔纳迪诺嘴角上扬,发出有些造作的悠扬声音:“那么看来我也不算成功。

    “昔日那么衰败的‘壳’,与如今我年轻健康的身躯……到底哪里相似了?”

    “当然是从你的心中看出的。”

    克拉伦斯毫不客气的答道:“如此冰冷、粘稠、黑暗无光的内心,我只从一个人身上见过。

    “你的身体可能会变,但你的心不会变。只是那沉沉的死气,变成了矫揉造作的自得与傲慢罢了。”

    他弹了弹自己刚打磨好的指甲,发出清脆的低响。

    随着清脆的骨骼交击声响起,白玉质地的指甲,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纯白色的微光。

    在克拉伦斯眼中,被他指甲掠过的虚空中,迸出了诸多细小的、如同电火花般的黑色裂纹。

    那是被切断的命运残片。

    在两人对峙于此的时候,他们之间就产生了新的命运。

    ——克拉伦斯将在此处死去。

    这是克拉伦斯看到的未来。

    ——贝尔纳迪诺怀有杀意。

    这是克拉伦斯看到的心灵。

    在这种距离下,被上位的夺魂巫师近身……这近乎意味着毫无抵抗。

    就算贝尔纳迪诺走的不是夺心之路,但不代表他就会失去同系法术的抗性。

    但他却没有丝毫慌乱,仍旧冷静的注视着变得年轻的那位操控灵魂的大师。

    在他的视觉中,无数灵魂已经环绕在自己身边。

    “看起来,你对自己所选的道路非常满意。”

    贝尔纳迪诺靠坐在桌子旁,伸出手来轻轻抓住自己新生的发丝,低头嗅了嗅自己指尖的头发,温声说道:“想好进阶了吗?或者说……你拿到传承了吗?

    “白银到黄金的进阶,可不只是躺在巫师塔里做个梦就能完成的。没有原创能力的天赋才情,就得有黄金阶的传承。”

    “这就不劳您担忧了。”

    克拉伦斯踱步向自己的橱柜,在药剂架上翻找着什么,头也不回的冷淡回应道:“塔主已经答应给我去交易【窃梦者】或者【面具大师】的进阶仪式了。”

    “我记得……泽地黑塔的传承职业应该是【窃火者】吧?”

    “那是留给塔之子的,我毕竟是个夺魂巫师。。”

    克拉伦斯平静的答道:“但我进阶黄金的概率很大,塔主愿意帮我去其他巫师塔问一声。交换进阶仪式和材料。”

    进阶黄金的仪式已经属于神秘知识的范畴了,不是能够随意拓印的知识,因此完全可以用来交易……或者说,交换其他进阶的仪式。

    虽然每座巫师塔都有自身的传承……然而毕竟也是有其他学派的学生的。

    就算概率不大,但诞生非本学派的黄金阶超凡者也是有可能的。

    红衣巫师翻找到一瓶像是墨水瓶般的药剂。它是绿色透明的、即使密封的很好也在持续的冒着浅色的气泡。

    克拉伦斯将其打开,一股浓郁薄荷香气便从瓶中涌出。

    他仰起头来,分三口将冰凉的液体吞入腹中。

    清甜沁心的味道在舌上化开,从舌根一直滑落到心底。紧接着,便有强烈的冰爽感从腹中升起、直冲头顶。

    克拉伦斯整个人的表情,就像是吃了一口芥末般、顿时皱着脸一个激灵。

    过了好一阵,他才慢慢缓过来。

    “净心灵药?”

    贝尔纳迪诺歪了歪头,嘴角微扬:“这个喝多了可对胃不好。”

    “胃伤了就再用别的药补回来。”

    克拉伦斯平淡的说道。

    他回过头来,注视着贝尔纳迪诺:“但你在这里一直赖着不走……我毫无准备的面对你,岂不是对你不尊重?”

    喝过药后,克拉伦斯的眼底便有微弱的白色光晕闪烁起来,那是他的感知与意志属性被药剂临时增幅后、有些控制不住的证据。

    闻言,贝尔纳迪诺哈的一声轻笑出声:“抱歉,克拉伦斯。我不想太失礼……但如果你想挑战我,最好把旁边的‘夺心之触合剂’和‘迅捷灵药’一起喝了。”

    克拉伦斯没有回话,只是沉着脸、一言不发。

    他将贝尔纳迪诺提到的两瓶药一饮而尽,又有些犹豫的取出一瓶深红色的、像是香水小样般的半透明药剂。思虑再三,他还是咬牙将其喝了下去。

    他像是被什么无形之物在腹部重重打了一拳般,整个人嗡的震了一下、颤抖着慢慢弯下腰来,险些吐出来。

    “准备好了吗,泽地黑塔的救世主阁下?”

    看着这一幕,贝尔纳迪诺温声道。

    克拉伦斯发出嘶哑的声音:“承认了吗,你这家伙?

    “——果然是来找事的吗?!”

    “非常不幸,这就是命运啊。”

    贝尔纳迪诺叹了口气:“如果你当时说,打算进阶承灵僧的话……说不定我会改变主意。”

    “说不定?”

    克拉伦斯嗤笑一声。

    他缓缓抬起头来,原本的眼白已经完全化为了血色。

    贝尔纳迪诺浅笑着:“嗯,说不定。

    “……但果然,还是更想扩增一下我的收藏。”

    “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我来寻找……雨果·黑塔阁下的灵魂。”

    在贝尔纳迪诺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皮肤上的符文瞬间亮起。

    那是来自翠玉之塔的传承——昔日的大炼金术师,艾萨克·弗拉梅尔的灵魂为他量身打造的宝物。

    ——移动的贤者之石炼成阵。

    下一刻,克拉伦斯周围的世界化为了【异域】。

    漆黑油腻的液体,从贝尔纳迪诺脚下迅速蔓延出去。

    眨眼间,它便已蔓过了整个房间,穿墙而过。像是血管般的纹路,从接近墙面的地方攀附着、向上缓缓生长着。

    见状,克拉伦斯却没有丝毫怒火。

    那是因为他最后服下的药剂,“涸怒之血”的力量。

    他的愤怒会被不断转化为失序的扭曲法力……而如果他的愤怒不够,这药剂便会转而燃烧他的血。

    “我的学生怎么样了?”

    克拉伦斯高高跃起、躲过扑向自己的黑泥。

    他跳到了身后的架子上,低声询问道。

    在自己问出的瞬间,他已经从贝尔纳迪诺脑中得到了答案。

    ——这黑色的淤泥,是贝尔纳迪诺要素之力的显化。

    被拖入沼泽中的巫师,都会被直接炼化为贤者之石。

    而他的下一招是……

    克拉伦斯读到了贝尔纳迪诺的心。

    他毫不犹豫,双手拍了一下。

    随着清脆的掌击声,一阵无形的光环以克拉伦斯为中心,突然扩散开来。

    在他的办公室中,那些书籍、文件、报纸。

    在被那道光环扫过的同时,便仿佛同时得到了生命一样,同时发起了暴动。

    与此同时,克拉伦斯将自己尖锐的指甲,直接插入了自己的太阳穴中。

    而这时,贝尔纳迪诺的宝石之眼才刚刚亮起。

    克拉伦斯顿时心中一喜。

    来得及!

    足以瞬间夺取克拉伦斯的灵魂的魔眼,在发动的前一刻、便被贝尔纳迪诺脑中的剧烈痛感所干扰,迟了半步。

    下一刻,无数文字化为光流,细细密密的光之锁链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将贝尔纳迪诺瞬间捆住!

    ——偶像学派,痛苦同步!

    ——敕令学派,书页锁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