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百九十五章 狗咬狗

    “还好,还好……”

    腓力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美味风鹅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但他也不在乎这种事。

    他从来不去关心手下的秘密与私生活……就算与自己的情妇私通也无所谓,反正都只是工具和工具而已。

    只要他们能做好自己交代的任务,哪怕想要更多也不是不能给他们。

    腓力王子赞叹道:“杀死血魔对我们的计划非常重要。你做的非常好,美味风鹅……我都在思考怎么奖励你了。”

    他是真的非常高兴。

    等血魔完全堕落,鬼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乱子。

    从控制自身的血液、变为控制他人的血液,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按最好的情况算,他的能力范围只有感知范围——那也意味着接近他五十米内的人,会毫无抵抗瞬间死亡。

    而这些血液被他抽出来……那就不只是变成刀剑、变成针刺那么简单了。

    无论是变成巨大的魔人还是猎犬,哪怕是诸多浮空的刀剑,那麻烦的程度也是呈几何倍数上升的。

    他要是大闹一通,难保不会杀到王宫里面去。

    要是因为他这件事,让长公主和他那个愚蠢的弟弟加强了身边的安保、或是提高了警惕心怎么办?

    以及最关键的……要是他直接把陛下杀了怎么办?

    陛下当然要死,但必须是在他杀了自己的姐姐弟弟之后。

    长期服用恶魔之血制成的奶糖,每天不断的向持杯女与腐夫举行仪式,这让腓力的力量已经被强化到足以徒手击断铁剑、甚至能在十步以内躲过子弹——这是青铜阶的超凡者也难以达成的力量。

    他有充分的信心,在他的姐姐弟弟放松警惕的时候,就可以将他们瞬间击杀。

    至于杀人证据?

    ——谁在乎?

    银爵士那边也很好糊弄。

    祂老人家向来不在乎凡间的政治争夺,只要按时纳税、交足了税,维持各地商务活动一切正常,银爵士就什么都不管。

    而且银爵士与其他的正神有一个显著的不同。

    祂是唯一接受“贿赂”的正神。

    或者说,只有银爵士的祭品,是能用钱无限买到的——也就是银币。

    腓力不贪财也不贪权。

    他自己一人享乐无非饮食男女、声色犬马,最多能花多少钱?

    只要银爵士乐意,他把剩下的钱全都送给祂都无所谓,让全国国民每月向祂献祭也无所谓,想要修建更多的神殿、强化祭司的权力也无所谓。不求让银爵士保护自己,只要不插手即可。

    留足让王国能够运转的钱财,缴足让银爵士满意的税钱;将权力给予智慧又贪权的大臣,将封地给予勇猛又有诸多子嗣的将军。

    到了那时,教会、大臣、将军他们自然会互相钳制。

    他们随意争来抢去,而腓力自己什么都不会做、什么都不碰,就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敌人。

    ——只需永久的享乐即可。

    “我得好好想想,赐予你什么东西了。”

    腓力将打开的匣子放到桌上,走过去将美味风鹅扶了起来,热情的拥抱他、亲吻他的脸颊,开心的笑着:“你就在这等着,我去一趟金库,给你找找你能用得上的东西。”

    “……殿下,这……不太方便吧?”

    美味风鹅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床上不知是睡是醒的女人。

    腓力却只是用他那红宝石般清澈的瞳孔满怀深意的看了一眼美味风鹅,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膀:“只要你想——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帮了我多大的忙。当然,这不是赐予你的东西,只是些许开胃菜……无需顾虑太多。”

    他说着,凑到美味风鹅耳边,小声说道:“我有办法,可以让孩子出生前改为黑发红眼。所以不用担心。”

    对于自己这个特别靠谱的新手下,腓力实在是喜爱的不行。

    忠诚,主动,肯干,能力强,性格好,而且似乎不了解贵族间的脏污。最重要的是,腓力手里握着足以判他死罪的把柄。

    若非是对方的样貌……和发量,实在不是自己喜欢的这款……

    说罢,腓力便轻哼着曲出了门。

    只留下美味风鹅和床上背对着美味风鹅在闭着眼假睡的年轻情妇。

    美味风鹅沉思片刻。

    他无视了那些“求直播”、“求别管直播”的弹幕,毅然决然的关掉了自己的直播。

    并且义正言辞的发了一条弹幕:“别这样,我是正人君子。”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向腓力王子的床。

    美味风鹅深深望了一眼床头的那个木匣。

    与木匣中血魔的头颅对视一眼,彼此露出一个微不可见的微笑。

    ——腓力显然忽视了一件事。

    既然血魔能够自如的控制体内的血液。

    断首对他来说……真的会是致命伤吗?

    “绝了,这货怎么把直播关了……”

    安南嘟哝着。有些不甘心的把目光投向自己眼前的龙语词典上。

    他犹豫了一下——考虑到纸姬就在自己身后画画,安南最终还是没敢用后台权限去窥视美味风鹅在做什么。

    是的,他不太敢。

    安南可是那种在亲戚朋友身边,就算看番追剧也一定会插耳机的谨慎类型。

    ……大不了等纸姬离开之后,他去调录播看。

    只是不太确定,这鹅会不会禽兽不如……

    但就在这时,尤金突然从门口闯了进来。

    “——失礼了,安南殿下!”

    他高声疾呼道。

    “……怎么了?”

    安南微微皱眉,把词典合上并发出沉稳可靠的声音:“这么匆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非常抱歉,但是真的出大事了——”

    “是血魔那边吗?”

    察觉到尤金·杰兰特脸上真的有些许慌张的神色,安南才稍微认真了起来:“那个的话,我已经知道了。”

    “不是,虽然几个小时前血魔被腓力的人杀掉,也能算是一件大事……”

    但这显然不配让我来直接通知您。

    尤金没有直说,但他的意思就是这样。

    “我要说的,是一件正在发生的事!

    “‘至净灵媒’贝尔纳迪诺·特勒肖,就在三分钟前、毫无预兆袭击了王宫!他的目标可能是四王子,但阿尔伯特殿下幸好不在家中,然而他的妻子玛格丽特王妃已经遇害。而如今与‘至净灵媒’在战斗的是……”。

    因为安南实际上知道玛格丽特的身份,所以尤金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也变得更加复杂:

    “——是被迫暴露身份的,在逃黑巫师‘窃梦者’丹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