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百五十六章 反将一军

    ……原来如此。

    安南看了一眼满面笑容的慈祥老人,若有所思。

    早在美味风鹅进城前,诺兰就已经知道他来自哪里、是谁的人了。

    “不愧是传说中的三眼乌鸦。”

    安南诚恳的赞叹道:“我甚至到现在也不知道,你们看到他的‘眼睛’到底藏在哪里。”

    他们必然在冻水港或罗斯堡看到过美味风鹅与安南对话。而美味风鹅甚至借助商队进城的时候,也在某位三眼乌鸦的监视中。

    但任何一处眼睛图案的涂鸦,都有可能是诺亚隐秘情报机关“独眼乌鸦”所布置的摄像头。

    三眼乌鸦们完全也有可能用普通的、不具有咒性的颜料,在眼睛涂鸦或是刻痕上再绘制掩饰性的涂鸦,将眼睛图案补充为另一个图案的一部分。

    只要不把眼睛的图案断绝或是盖住,它就能持续生效。

    反过来说,只要用小刀把图案割断就会立刻失效。

    因此这是“一旦被发现就立刻失效”的监视机制。

    可即使如此,安南却依然没有察觉到,美味风鹅到底是从哪个环节开始暴露的。

    ……真是先进的思路。

    “独眼乌鸦”深深的了解到一个真理——只要间谍从头到尾都不与目标接触,间谍就绝对不会暴露。

    他们只需要将图案绘制在路人的衣摆、无人注意的墙角、甚至某片树的叶子上,就可以对一片区域进行持续的监视。而这些工作都是可以在“目标抵达之前”就开始布置的。

    这相当于一种无需回收的平面针孔摄像头。

    ……第一个创建了这种情报体系的人,当真是个天才。

    而面对安南略带示弱的言语,无论是诺兰还是尤金却都没有放松下来。

    他们甚至反而对安南的语气更加尊敬了。

    “您要作为一个从来没有研习过情报学的十四岁白银阶超凡者,能把我们专业情报人员布置的‘眼’找出来,负责的那只小乌鸦就该受罚了。”

    老人非常温和的答道。

    听到这话,安南顿时恍然。

    他终于知道了,杰兰特家族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客气。

    这完全没必要——虽然自己是大公之子,但毕竟不是诺亚人。

    乌鸦一家所在意的,其实是自己的进阶速度。

    他们恐怕是唯一知道……自己自从踏上超凡之路到抵达白银,只用了一个多月的人;也是极少数知道自己持有《天车之书》的势力。

    对他们来说,自己并非是“凛冬公国的继承人”,而是“老祖母未来的从神”。

    而与此同时……

    “恐怕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这身衣服吧。”

    安南轻笑着说道。

    他抬起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而在安南再度抬起目光的时候,他的瞳孔底层便有银色的蜘蛛网图案若隐若现。

    他身上正披着那件【银爵士的偏爱】。

    这件如同丝绸睡袍般的银色长袍,质地非常柔软。

    这个时代贴身衣物的质地,根本不足以让安南满意。

    倒是银爵士送的这件袍子穿起来很舒适。

    这是真正的冬暖夏凉——无论是仅穿着这一件衣服行走在冬日的寒风中,亦或是当做睡衣、在外面另盖一层被子,都没有任何问题。

    在安南得到了自洁能力后,他就没有把这件衣服脱下来过。

    这套衣服在罗斯堡显然没有什么用。

    但在王都……任何神明的主教,都能认出这套衣服的来历。

    由银爵士亲自赐予,如同它的名字“银爵士的偏爱”一样的,正神偏爱的证明。

    出乎预料的……乌鸦家竟然认识这件衣服。

    “正是如此。”

    诺兰温和的点了点头:“因为我实际上,也是某位神明的枢机。我早已知道银爵士对您有所偏爱——在您成神的路途上,想必会是一帆风顺。

    “所以,其实您没有必要将公主殿下藏在罗斯堡内。”

    “……”

    安南沉默了一瞬。

    诺兰说的不错。

    之前杰兰特家族的人说是“可以允许两个人一起前往王都”。安南最开始以为,这是留给自己护卫的名额,还计划让德芙巧克力跟自己一起走。

    可卡芙妮却在之后找了上来。

    这时安南才意识到,“能带两个人”指的是自己与卡芙妮两人。

    换言之——就是让他们两人前往王都,且不能带任何护卫。

    这让安南下意识的提起几分警惕。

    这虽然是尤金在信中留给安南的口信。而他本人见到卡芙妮的时候,如果卡芙妮问起、他肯定会直接对她说出这件事的。

    毕竟这不是什么秘密。

    而乌鸦只服从于王冠——目前新王尚未登基,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能是新王。他们不会偏向于任何一方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不会得罪任何一方。

    所以卡芙妮她无论问尤金什么,都会从他那里得到正面答复。即使不能说,他也会直接跟卡芙妮说“这件事不能说”。

    但安南却对此提起了几分警惕心。

    尽管就目前而言,乌鸦家似乎对自己很友好。

    无论是唐璜还是本杰明都与自己算是朋友。自己被银爵士所偏爱、是老祖母为数不多的直系子嗣、帮助骸骨公进一步完善了真理、又帮了新神镜中人一个忙。

    他甚至还被苍白公主和悲剧作家关注过。

    然而,保持相应的谨慎还是有所必要的。

    他毕竟不知道乌鸦家的态度如何。

    他也不能让卡芙妮冒险。

    他有着银爵庇护,又有事先约好的“纸姬”这个保镖……但卡芙妮可不会如此。

    银爵士连她爷爷的性命都不在乎,更不用说她这么一个在神明领域毫无牌面可言的小姑娘了。

    不只是担心卡芙妮本人的安危。

    光是被人目击到,“前往罗斯堡的卡芙妮·诺亚,从乌鸦家的宅邸中出现”这件事,就有可能对卡芙妮造成不好的影响,甚至可能会改变乌鸦家的政治布局。

    所以安南要求卡芙妮暂时不要前往王都……连带着德芙和巧克力也被迫暂时停留在了罗斯堡。

    毕竟安南无法在拒绝卡芙妮的同时,还另外邀请一位身材容貌与卡芙妮差不多、但地位和实力都比卡芙妮要差的女士与自己同行。

    ——虽然那位女士的灵魂,实际上是一只猫。

    而安南在快速的思索后,也很快敲定了自己应该如何回答:

    “我暂时不能带她来。”

    安南坦然道:“我不能让卡芙妮冒险——她的母亲是腐夫的信徒,还有一位专精于记忆读取与修改的黄金阶夺魂巫师。

    “我珍视着与她相处的记忆,所以不会带她冒险。

    “唯有在祛除不利影响后,我才会把她叫来。”

    这是堂堂正正的直拳。

    老乌鸦闻言,微微眯起了双眼。

    “祛除不利影响,指的是……”

    “等银爵士除却境内所有腐夫信徒的计划完成。”

    安南微微一笑,反问道:“您不会……还不知道这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