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祈十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三百四十八章 老面包:麻了,全麻

    安南完全理解了。

    尼古拉斯·弗拉梅尔究竟触犯了怎样的禁忌——

    并非仅仅是基于伦理、亦或是基于道德的谨慎;也不仅是为了维护属于神明或是君主的权柄……虽然尼古拉斯同时挑战了他的同行、君主、神明,但真正导致他死亡的,还是因为他对“人类”的背叛。

    因为合成人如果打定主意隐藏起来,以他们的能力、几乎是不可能被发现的。

    驱散合成人们持有的超凡力量,需要寂静女士的“否决”之力;而斩断合成人们之间的联系,则需要神秘女士“秘密”领域的力量;想要发现合成人们的踪迹,就不得不依靠“幸运”与“意外”;为了把合成人完全毁灭、不被其他伪神利用,则需要神明级别的“分解”来破坏、“黑暗”来埋藏。并让埋骨婆婆亲自确认他们死亡与否。

    “没有神明的帮助,我们连那些合成人都无法战胜。但在这件事上,神明终究还是会帮助我们的。”

    达里尔主教沉声道。

    十二正神都不是人类,或者说都不是“雅瑟兰人”——也就是绿洲之地的原生种族。

    祂们没有必要针对尼古拉斯。

    甚至可以说……如果出现了更优秀的种族,对正神来说还能算是一件好事。

    但教宗们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那时,我们召开了这一纪元的第一次‘圣座议会’。”

    达里尔主教答道:“十二位教宗、十三位圣者全部到场,最终得到了二十三票比二的投票结果。

    “于是最终,十二位教宗与十三位圣者全部出场了——

    “这场可能会导致第五纪元终结的灾难,在短短两天之内就结束了。”

    尼古拉斯的创造实在得罪了太多的人。

    稍有理智的人,都可以判断——在合成人的族群成长起来后,人类文明终将被合成人完全替代。

    而且伪神不算,就连正神也被他得罪了。

    作为无父无母的造物、这毫无疑问是对“传统”的违背;心灵互通的情况,让他们之间不再拥有“秘密”、不再需要“贸易”、不存在“战争”、更没有了“贵族”。

    如果合成人真的取代人类,就会得罪五位正神——尤其是银爵士与红骑士,祂们都是单领域的正神。

    概念的消亡代表着真理的断绝。正常情况下,“贸易”与“战争”不可能消亡……但眼前就是不正常的情况。

    尼古拉斯并非是愚笨之人。

    他是最为杰出的炼金术师……也是他们的造物主。他一定是最先察觉到这一切的。他也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

    可他却依然选择了沉默。

    甚至是默许。

    他只是不想毁掉自己的造物。

    当然……而在被抓捕、被处死的时候,他也没有丝毫反抗。

    “原来如此……”

    安南慎重的点点头:“我已经完全理解了。

    “你们没有任何错误,为了保护所有人类,合成人必须被彻底毁灭……这的确是只有正神出手才能阻止的灾难。”

    无论王都中,那个赫尔墨斯学派的首领的身份是什么。

    都必须对他重视起来。

    无论他是真正的尼古拉斯·弗拉梅尔;

    还是合成人最后的余孽;

    亦或是得到了尼古拉斯学术、思想传承的继承者;

    只要他不是一个对尼古拉斯的秘密完全一无所知的骗子,那么他仅仅只是存在……就是无比巨大的隐患。

    “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安南沉默了许久,开口向达里尔主教问道:“这显然是个大事。”

    “……但我现在还不能回王都。”

    达里尔纠结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无论是尼古拉斯还是他的合伙人,都曾经见过我。只要我们碰过一次面,他就会知道自己的存在已经暴露了。”

    “那您是打算去哪?”

    “我去一趟丹尼索亚。”

    胖子主教沉声道:“去尼古拉斯的墓地看看。知道他墓地位置的人不多……那里人迹罕至,肯定会有线索。

    “我也不是超凡者。我乘船去,半个月就能到。

    “无论他是死而复生,还是根本就没死,亦或是有人动了他的尸体,墓地那边一定会有线索。”

    “……你是正确的。”

    安南缓缓点了点头。

    这的确是个办法。

    王都非常危险,达里尔爷爷也很强大。但他实在不适合跟过去。

    ——尼古拉斯的墓地,早晚是要确认一次的。

    目前达里尔不能去王都,现在去墓地看一眼,正是最好的分配情况。

    但是……怎么才能让达里尔把情报最快速度的传过来呢?

    送信?

    那可不妥,要是信件丢了怎么办……

    让银爵士帮忙传话?

    或者弄个什么神术?

    ……再要不然,找个玩家跟过去当个移动眼?

    正巧,说到神术……

    “好,那就这么定了。”

    安南呼了口气,语气变得轻松了起来:“差点忘了我来找您要谈的正事。”

    “……刚才的不是正事吗?”

    达里尔的动作肉眼可见的定格了一瞬。

    他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安南隐约看到达里尔眼中似乎有一丝畏惧一闪而过……

    “这次不是什么麻烦的事啦,”安南连忙解释道,“虽然我每次来找您,都恰巧是比较麻烦的事……但这次真的不是什么坏消息。”

    “因为刚刚的消息已经够坏了。”

    达里尔吐槽道:“我已经快一百年没有听到这么恶劣的消息了,殿下。”

    “那也不会更坏了,不是吗?”

    “……也是。”

    “不过这次真的是好消息。”

    安南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向前伸出右手,掌心向下。

    就和当年达里尔向安南展示圣光印痕时的动作一样——从安南的手背开始,细碎而深奥、闪耀着微光的银色符文成片成片的翻转、浮现出来。只有一枚暗红色的符文挂在安南手腕附近的位置。

    这些符文飞快向上蔓延着,爬满了安南整个右臂,并向上不断延伸,一直爬到安南的右侧脸颊上,甚至覆盖了整个右侧的脖颈。

    这些繁复的银色符文中,蕴藏着奇异的力量。一个两个时几乎看不出什么,可如此之多连在一起,反正让莫名的力量如水波般不断激荡叠加——

    “我是来询问您……我最近运气比较好,刚刚拿到了三百个银爵士的圣光印痕,有没有什么高端的、实用的神术可以推荐我学习一下?”

    看着像是掉线了一样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的老面包爷爷,安南谦虚而温和的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