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刑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06章 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

    身为使者的阿古斯,显然意识到本国王子作弊之事。

    说好了双方都不用武器,你却偷偷戴了指虎。

    这无疑会增加拳力,却败坏了人品。

    “好在那大明宁王是爱惜脸面之人,没有戳穿王子。”

    阿古斯随即摇了摇头,“中原人就是喜欢吃哑巴亏!最好还是要输!”

    朱权揉了揉受伤的左臂,被指虎打中,胳膊上已经出现了淤青。

    好在沙哈鲁的指虎上没有尖刺,反正定会伤口见骨。

    “宁王殿下,若是承受不住在下的铁拳,投子认输便是。”

    沙哈鲁表面关心道:“咱们两国是兄弟之邦,你我更要结为兄弟,可不能伤了和气。”

    无耻小人,偏偏要表现出大度的模样。

    这令朱权对其更为厌恶。

    “刚才的咏春拳,的确是起源我朝南方女子。”

    朱权抬起右手,挑衅地勾了勾手指,“现在本王用老人的拳法与你对垒!”

    “打你,女人与老人的拳便足够了!”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沙哈鲁不打算手下留情,挥动双拳,持续轰向朱权。

    右手轻抚,仿若盘古单手撑天;随后猛甩一记炮拳,划过苍茫天际!

    “手撑一片天,划出一道云!”

    一招不慎,沙哈鲁晃了晃酸麻的手臂,对方的动作明明并不快,却顺理成章地击中了他。

    “欲求阴阳理,入我太极门。”

    朱权脚踏八卦步,看似缓慢,缭乱的步伐,却直接冲向沙哈鲁。

    “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吃我太极炮拳!”

    轰!

    这一拳砸去,赫然应在沙哈鲁胸口,整个人被打的接连退后数步。

    “王子殿下!”

    阿古斯担心不已,却听到一旁传来詹徽的声音。

    “使者大人莫要担心,我朝宁王手臂受伤,依旧轻伤不下火线,草原汉子一向强壮,应该不会叫停吧?”

    胸口受挫和手臂受伤,那是一码事?

    詹徽由于角度的问题,已经看出了沙哈鲁暗藏指虎。

    每一次挥拳过后,沙哈鲁都会故意抖腕,用以隐藏指虎。

    可惜朱权势大力沉的炮拳,令他根本没机会暗算。

    “中看不中用。”

    朱权负手而立,笑道:“就这等本事,也敢叫嚣比武?”

    “我大明屹立东方,你帖木儿汗国永远是个弟弟!”

    混账!

    沙哈鲁只觉得胸腔作痛,此时也顾不得许多,再次冲着朱权疯狂袭来。

    任他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

    朱权以触处成圆、引进落空,将沙哈鲁的铁拳避实就虚。

    使得那怪力指虎难以作用于自己身上,又以敷盖、封闭等技法使沙哈鲁无法起动发力。

    沙哈鲁自认为怪力无双,可如今与单臂朱权对垒,却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

    这令他很是憋屈,心念一动,一记扫堂腿转攻朱权下盘。

    却见朱权下盘稳若泰山,随后一记谭腿踢中沙哈鲁膝盖,反而是后者吃疼,忍不住跪在地上。

    “小弟跪拜大哥,帖木儿汗国果然知我中原礼节!”

    詹徽忙不迭为朱权助势,群臣忍不住开口叫好。

    阿古斯却看得清楚,自家王子完全不是宁王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