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了 作品

第0389章

    立陵城城外。

    …………

    …………

    孤门木紧握双拳,身上筋骨叭叭作响。

    阿铁儿瞧着他,已从两人对话中知晓一点当年往事,现在观孤门木的神态,一场大斗是在所难免的了。

    …………

    果然,间已大喝一声,一掌向孤门木袭来。

    阿铁儿躲到一旁看着孤门木出手还击。

    孤门木的毒功凶悍非常,其中又带有阴招,对方中掌后会被其蕴毒所伤,厉害的紧。

    且孤门木的武力深厚,可将毒功之能发挥玲至,可说天下没有几人能是他的对手。

    …………

    间已的蓬莱剑法已大成。

    蓬莱剑法合律巧妙而不时有突袭之式,可谓妙哉。

    此术不似火凤帮剑法一贯的巧式,也不似太一门剑法一贯的厉凌。

    蓬莱剑法得两家之长而同合一体,在实用方面反胜得一酬。

    …………

    百余招已过。

    孤门木在剑阵迫压之下,渐现疲态。

    间已全势只守不袭,孤门木虽然骁悍,但是丝毫占不得上风。

    …………

    孤门木一面打斗,一面大笑。

    他自知自己对付间已尚可,不过若是让蓬莱仙岛众弟子一起围阵,自己说什么也招架不住。

    心说:此一斗,就算亡身,也不使尔等小瞧了。

    想不到,我孤门木今日葬身在立陵城之地!!

    …………

    正想着,左腿一痛,已中剑。

    再不敢大意,收起念头沉心迎斗………

    阿铁儿心里暗暗着急,他虽不想得罪绝琴宫,但是他亦不望孤门木就这么被间已斩害。

    看得孤门木已是险境,不帮就来不及了,叹口气就定下主意。

    …………

    “前辈,我来助你!!"阿铁儿冲到剑阵里,四处乱撞,立时孤门木就轻松几许。

    间已怒:“臭小子,不管你事,你再不住手,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说着,立个手势,剑阵重成,将二人围将起来。

    …………

    孤门木已受伤,身手显不比平常。

    阿铁儿着急非常,可绝琴宫的剑阵越迫越紧,十一把剑如雨点般刺向他们。

    间已的剑亦是凶险,她总能从意想不到的方向袭来,且其势非同小可,每一剑剑身皆嗡嗡作响。

    …………

    阿铁儿心说,关键就是此番剑阵。

    只须破阵,就算不能拿下此人,起码可以逃生,但是———

    怎才能破此剑阵?

    …………

    阿铁儿的青冥剑法用在拳脚,实只可发挥出五成之威。

    阿铁儿明白这一点,终于,他想着,得快些夺把剑来。

    …………

    三把剑一齐指向他,阿铁儿不敢大意,掌风一扫,将它们荡开。

    怎知三剑竟顺势刺向孤门木。

    孤门木忙后撤,但还是躲闪不及,一剑又刺中他的胳膊。

    孤门木咬牙说:“我同你们拼了!!"扑向间已,做奋力一击。

    …………

    间已不敢大意,举手便刺,也想着这一剑结果孤门木。

    阿铁儿看机会已到,忙挥动双掌,不意间竟用得无影剑的玄息,将众弟子震开。

    旋即他就地一滚,忽地跃起。

    趁其不备,一把擒住间已的手腕。

    …………

    身处险境,阿铁儿拼劲,将间已的剑夺来,化解了这一斩招。

    孤门木仍要拼命,阿铁儿一把拉住他,“前辈,不逃,我们真的得做俘虏了!!"

    …………

    说罢,二人向远处的山上逃去。

    孤门木一面跑,一面大骂,将自己所知的骂言皆喊出。

    间已大嗔,今日稍不留神,一世声名毁在这个臭小子手里。

    大喊一声“追!!"

    从弟子手中拿得一柄长剑,带领众弟子追将过来。

    …………

    孤门木已受重伤,阿铁儿拉着他一路逃命。

    好在绝琴宫弟子剑法虽妙,轻身功夫却不是长项。

    阿铁儿身有无影剑的玄息,立时便同她们拉开距离。

    …………

    间已和自己的弟子相距甚远,念及阿铁儿和孤门木的武力皆非常了得,不敢贸然深追,也就忿忿地回去了。

    …………

    两人终于逃到一个山洞,确定绝琴宫弟子没有追上来,才放下心来。

    孤门木取出《不悠决》运息疗伤。

    阿铁儿无大碍,便出去猎得两野兔子回来烤着。

    孤门木所受多是外伤,只是方才大嗔之下,内息少许混乱。

    《不悠决》乃是当世的内息宝典,只需一刻功夫,孤门木就转是活虎模样。

    …………

    孤门木对阿铁儿非常感激:“你初入武门,很多事情不知。很少有人同你一样,愿在危急之时留下来援助,我啊,算是交你这友了!!"

    阿铁儿一笑。

    …………

    孤门木说:“我踏你一脚,觉到了你体内的玄息,你可知这无影剑是怎一回事啊?”

    阿铁儿始终头疼体内的玄息,听得孤门木提起,恭敬请教,全神细听。

    …………

    孤门木:“无影剑虽是阴霾之物,其所蕴玄息却属阳。也是机缘之巧,余息竟残存在你的体内………”

    阿铁儿沉思一会,想到李紫陌,终是点点头:“有时,我觉得自己反而受体内玄息掌制般,心神不由自己,这是怎一回事?”

    “你体内无影剑的玄息已成势,这对你其实不是好事。无影剑有时会反噬其主,你知道吗?"

    阿铁儿奇说:“怎个反噬其主?"

    孤门木瞧着阿铁儿:“无影剑是一魔物,也是我无妄门的圣物,乃天外落石所造。当初,不全首领就是得了无影剑———才变的嗔厉非常,想要一举问鼎天下。”

    “………无影剑乃世间玄物,但它也可掌制你的心绪。它于你无尽之能,亦使你斩气升腾,从而掌制你整个心智。”

    “………当年,我就劝不全首领弃炼无影剑。现在我亦劝你,休得随使它的玄能,望你引戒。"

    …………

    阿铁儿心中一凝,立时想到自己和莫天、司空玄剑斗时的场景。

    知孤门木所言非虚,便问说:“那么,怎才能克制住无影剑的反噬?"

    孤门木"嘿嘿——"笑,得意地指指地上的不悠决。

    …………

    阿铁儿瞧看不悠决,立时想到太一门的行悠大师,他急问:“那日你为何去太一门偷古籍?"

    “你这个小子说话实在随肆,怎叫偷啊?"孤门木笑说:“行悠当年违诺,迎斗无妄门。”

    “………我决定,潜入太一门斩他以得紫陌原谅,但正好赶上太一门举办论剑大会,他身边的人手众多,无机下手,就预备拿太一门的武学古籍,做得知己知彼,终于不用担心我的毒功斗不过他。"

    …………

    阿铁儿见扯上那么多的恩怨,也不好说什么。

    孤门木一面吃野兔肉,一面说:“你我同命一场,我很欣赏你,喏,《不悠决》我已会了,就将它送给你罢。"

    …………

    阿铁儿自是笑纳,心说:这可不是你的,交于我,我且还于行悠大师,这是当然的。

    阿铁儿:“多谢前辈!!可是我看不懂上面的字,怎炼不悠决?"

    孤门木不耐烦地说:“平时挺灵光的,现在怎那么苯了,你看画就能懂个几分,就算现在一时看不明白,以后慢慢领悟便是,何恐哉?"

    阿铁儿心说是。

    …………

    孤门木笑着说:“我和你有缘非常,不如我做你师父,授你几招拳脚何如?"

    孤门木的毒功天下少有,阿铁儿是知道的。

    现在听孤门木这么说,他心里实在是有些颤动。

    可使他拜孤门木为师,心里仍觉不妥。

    不过,当想到孤门木曾救自己一命,且他知孤门木为人率真,绝不是小人。

    …………

    阿铁儿"嘿嘿———"笑,"前辈你怎想得当我师父?"

    孤门木骂说:“我孤门木纵横武门这么多年,难道当你师父不配么?"

    …………

    阿铁儿合说:“罢了,弟子阿铁儿见过师父。"

    孤门木才哈笑起来,“阿徒儿,快给师父且烤只野兔来吃吃!!"

    …………

    …………

    两人在洞里待得半日。

    …………

    孤门木虽不修炼无影剑,可是却知很多无影剑的事情,他教阿铁儿怎练不悠决,怎制无影剑的魔息,又教他几式毒拳。

    …………

    “毒功,是我孤家独传之学,但是到我之时就败落了。古籍被人夺去。我走投无路才加入无妄门。”

    “………不全首领一直很器重我。在他的不断提拔之下,我设法寻得了我家古籍,拼着自己中剑,终是夺回毒功秘笈,我才得今!!”

    “………你现在学毒功,定得记住我不全首领的大恩!!"

    …………

    “师父,李紫陌既心念不全首领,为何还愿意嫁你呢?”阿铁儿问。

    孤门木本不愿将往事复提,但阿铁儿已是自己弟子,便喃喃地说于他听了。

    …………

    孤门木婉说:“当年,我在无妄门护法之时,心中对斩戮之事日愈厌烦,总想着同紫陌归隐山林,休得几日悠哉。”

    “………可紫陌却是念着不全首领。这件事被行悠大师得知后………便寻到我。”

    “………行悠大师心怀悲怜,当年知我尚存善念,便与我合作,丝毫不弃我以前的斩戮,使我放下。”

    “协商之下,绝琴宫便将手下弟子———柳如焉冒称是普通百姓,由我暗中荐于首领,就是使首领入网。”

    …………

    阿铁儿心中暗叹。

    “柳如焉灵慧俏秀,加上我暗中撮合,此事终成。”

    “………我本道柳如焉是存心欺骗,不曾想几月之后,二人竟假真有无。终于在如焉的引下,无妄门———不全首领竟弃我数万弟子不顾,自同其退隐武门。”

    “………紫陌瞧在眼中,嗔在心里,傲不全突然离去,她也悲伤不已。”

    …………

    孤门木继续说:“不曾想,紫陌寻不得无妄门主,一气之下便率众弟子,沿途海商、周遭客船、各大门派亡伤无数!!”

    “这样一来,紫陌便违了———我与行悠大师暗定的协议,各派联合一众,用尽一切追斩她。”

    “………可这协定,是我背着无妄门和行悠大师约成的,她并不知晓啊!!”

    “………我寻得紫陌,她已身受重伤、奄奄一息,这时绝琴宫众弟子来拿人,我怎能将紫陌交于她们?”

    “她们却以此为籍口———袭我无妄岛!!当时门中高手散尽,哪还是太一门、绝琴宫的对手,终是覆灭。”

    “只我和冥医等人,带着紫陌从密道里逃出。后来,紫陌知恩于我,终是嫁。隐居在阴冥山。”

    阿铁儿点头:“原是如此。”

    …………

    孤门木却似乎想到什么,低声说:“李紫陌会带着不全首领去哪儿呢?”

    阿铁儿深思:“会不会回无妄岛上?”

    孤门木摇头:“我去过了,不在那里。”

    …………

    阿铁儿拍脑袋说:“她定得去一个隐秘之地,无妄门曾被各大门派围困,天下人皆知的地方她是不会去的。”

    突然,孤门木大声说:“我想到了………是阴冥山!!是我们曾经的家,那里是世外之地,除我二人无人知晓,真是近在眼前、柳暗花明。”连声呼吁,坐立不安。

    …………

    孤门木按捺不住的兴然,大动的说:“我得回阴冥山。”

    “师父,就算你寻得她,她不见你,你又能何如?”阿铁儿问。

    孤门木苦笑说:“这个问题我也想过,若她不谅,陪其身旁便是。”

    …………

    “也罢,那我就回立陵城寻———司空玄、莫天他们了,师父,得徒儿一敬!!"

    阿铁儿恭敬一拜,两人别过。

    …………

    …………

    阿铁儿在孤门木的指点下,学得一点《不悠决》的内家功夫。

    《不悠决》非同小可,阿铁儿内息合序许多。

    …………

    虽不能将无影剑的玄息根除,可是也掌制不少,他觉得浑身轻快非常。

    …………

    …………

    阿铁儿离开五金村已十日左右,他总觉好似有什么忘事,却怎也记不起来,只得作罢。

    遂想着避开之白,趁黑夜里到立陵城去寻司空玄、莫天二人,后来又想:

    何惧哉?

    上次被擒住,是我身负重伤,现在我已痊愈,何恐之?

    我不还复,就是大幸了!!

    …………

    …………

    立陵城,北街。

    …………

    阿铁儿在次午时分,进得立陵城。

    准备问客栈伙计———寻两位朋友之时,忽的发现莫天从一家药店里出来,拎着几包药材,神色甚是忧虑。

    阿铁儿心说:难道司空兄受伤了?

    忙高声叫说:“莫兄,我在这!!”

    …………

    莫天也听到阿铁儿的声音,一回头便也看到了他,登时大动的向他奔来,到阿铁儿面前时已泣不成声:“我以为你没了,你回来就好!!”

    “嘿,我就知道你们得在立陵城等着的!!”阿铁儿笑。

    “略同略同!!”莫天擦干眼泪大笑起来。

    …………

    阿铁儿:“莫兄,你给谁人买药啊?司空兄病了?”

    “不是司空兄———”莫天说:“是蓬莱仙岛的弟子。”

    将徐末一事于阿铁儿说了。

    一面说,一面来到客栈。

    …………

    据莫天说,之白这几日似乎在立陵城失踪一般,也没有寻过他们不是。

    “之白倒是不必忧心了,可是徐末姑娘的病却怎也不得好转!!”莫天愁。

    “不用着急。"阿铁儿。

    …………

    “哎,我也不知道怎给徐末治病………”莫天愁。

    “大夫是怎说的啊?”阿铁儿问。

    “就说其身子虚乏,可是我弄得人参来,却是怎也吃不下。大夫也开了开胃的药,可是她连药也喝不下!”

    …………

    是夜。

    阿铁儿与徐末复见,甚是兴然,二人记起论剑大会上的武斗。

    谈起间己,使得徐末黯然神伤。

    …………

    终于,徐末能喝一点稀粥了。后沉沉睡去。

    …………

    夜里,阿铁儿将自己的经历告诉莫天。

    莫天也替其捏把汗。

    阿铁儿因祸得福,获《不悠决》和习得几式简许毒学。

    …………

    阿铁儿向莫天演示几式,武学确实不同以往,瞧到莫天大羡的眼神,二人便切磋起来,将毒功那几式也传于莫天,这才进入梦乡。

    …………

    次日。

    …………

    阿铁儿运息之时,感觉气纳顺通,收放自如,掌制体内真气之能显是娴熟。

    …………

    …………

    …………

    立陵城外,西岭村。

    …………

    …………

    的傻榻起便在两腿上各系着沙袋。

    照例山间行走、大路疾奔,虽是挥汗如雨,但仍是勤练不迭。

    此前一月每日就是吃饭、睡觉也不卸重负。

    …………

    这日早上,大师兄———林北子带话来说:“师父吩咐,你身上沙包需添得两个。”

    的傻依言,加了两个沙包在腿上。

    …………

    的傻虽不灵明,但是练起武来可是一丝不苟,每奔疾回来,他即寻着师父嘱咐———站桩、扎马、沉息凝气。

    而大师兄林北子教的长拳,的傻每晨亦是习上三遍。

    二师兄———周东子专擅岐黄之术,平日里在山里采了草药回来,晾晒、研磨、制成药散。

    常常出门为周边百姓瞧病,遇到穷困之人却是分文不取。

    的傻敬佩二师兄的仁心妙术,每日除去习练,还常跟周东子进山采药。

    的傻腿上带着沙包,山路愈发难行。

    一月下来,倒也习以为常。

    …………

    其间,的傻认得了两味草药。

    一是石斛,一是乌药。

    西岭村物尽天宝,灵草罕花甚多。

    名目多达千数,的傻记不住,怎想的那许多。

    不过。

    二师兄说石斛,人若吃下可补元。

    乌药乃是号称人间灵丹。

    …………

    西岭村虽有斋饭,但的傻饭量甚大从未吃饱过。

    适才见到这两味药材从不放于药篓,直接便生吃,至少可以解饥。

    …………

    …………

    一月这般。

    的傻每日照例疾奔数十里,如在山间虽是坎坷难行却也是步如飞。

    这日,大师兄且来唤他:“小师弟,师父叫你。”

    的傻不敢怠慢,来到师傅房前躬身说:“师父,弟子来了。”

    …………

    妖郎中———木晓说:“进来罢。”

    的傻悄然推门入内。

    木晓笑着一指身边蒲团说:“坐罢。”

    的傻恭敬的走过去盘膝而坐。

    …………

    木晓:“你身上沙包内的沙土可换去了。”

    的傻不解的问:“换去?”

    木晓说:“我叫你三师兄去立陵城,寻铁匠买老三百斤铁砂,你以后每十日将身上两个沙包内的沙土换成铁砂,仍习旧法。”

    的傻恭敬的应说:“是,师傅。”

    妖郎中木晓随后问说:“你的‘小石破’练得何如了?”

    的傻说:“左手不如右手,若是击树叶三十步之内尚无虚发。若说击鸦确是击不到。”

    …………

    木晓说:你可习练转身投石,仓促之间如能投中,击鸦亦不远矣!你照旧习练。”

    的傻恭敬的答说:“是。”

    随后,木晓又问了的傻几件寻常小事。

    的傻一一作答。

    …………

    木晓抚髯笑说:“如今,你身负几十斤沙土每日奔走竟也习以为常,可见此法于你来说,甚是合适。”说罢,呵笑:“好了,你去罢。”

    的傻,起身一示,出了师父的小舍便去找二师兄。

    今日二师兄出门,的傻准备跟着出去转转。

    …………

    次日。

    …………

    的傻身上已换两包铁砂,举手投足间倒也没什么不适。

    一如往日,奔下山。

    沿着大路一路飞奔。

    如今,的傻不比曾经,身缚重物,按吐纳之法疾奔四十里也无碍。

    …………

    待到院中又去挑水。

    的傻如今所用的扁担,乃是大师兄特意寻人造的生铁扁担。

    一担水加身上的重负少说也得两百斤,的傻虽是觉得稍许吃力,但也不算勉难。

    …………

    的傻至喜之事便是来挑水,偶见到空诧都可混点荤腥。

    …………

    空诧烤的鱼堪是地道。

    将鱼洗剥净,撒上盐巴、茴香作料,架上篝火烤吃,那叫一个香。

    的傻每日在院里淡饭,遇到这等鲜鱼总是狂风绝息。

    …………

    恰得今日,空诧丈师又来了。

    的傻还未走近,空诧已回身一指竖唇轻声说:“嘘,莫吓住了鱼。”

    的傻笑着,走到离他稍远的地方,轻轻舀了两桶水,后将水桶扁担放在一旁,自是备些干柴来准备生火烤鱼。

    …………

    西岭村湖泊虽美不胜收,却是少有人迹。

    湖中大鱼不少,而空诧钓鱼的手段堪称一绝。

    不多时,杆起。

    这下,竟是一条数斤重的大鲤鱼。

    …………

    待得的傻生了篝火,才发现空诧脚上竟拴着四根鱼线,鱼线的另一头却在水中。

    原来,空诧丈师钓到鱼,便将鱼线从鱼鳃处穿过,从鱼口中穿出,且使鱼线成结。

    再将鱼放回水中。

    这样到烤时即可保证鱼的鲜活。

    …………

    “嘿嘿,你小子有口福啊,小丈今日钓得大鱼两尾,小鱼三条。够咱两个吃的了,嘿嘿………”空诧说着,掏出刀子开始将鱼洗剥起来。

    的傻忙过来帮。

    …………

    二人收拾停当,空诧拿出调料撒在鱼身。

    将鱼用木枝穿着,放在火上慢慢烘烤。

    不到半刻,肉香已是飘出十丈。

    的傻在一旁不由馋的空咽。

    …………

    空诧望着的的傻呆样,不禁嘿嘿笑说:“小丈跟你讨个商量。”

    的傻点头:“你说。”

    …………

    空诧笑说:“我用无双棍法换你的太上剑法,你看怎样?”

    的傻不由问说:“那怎换啊?”

    空诧忙说:“我传你无双棍法,你授我太上剑啊!”

    …………

    的傻心眼实诚,不禁皱眉说:“太上剑俺没学啊………”顿了顿忙说:“不过俺会挥拳,可厉害了!!”

    …………

    的傻虽知自己每日所习的长拳,练起来虎虎生风,却不知长拳却是基本的拳术。

    空诧闻言大喜:“拳术也可!”

    …………

    的傻正色说:“那你且传俺。”

    空诧不知底细,闻言点头说:“这个无妨。”想了想又说:“我便授你一套无双棍法,名曰浑地六疯。”

    的傻一听名字就被震住了。

    ———“浑地六疯”。

    俺那娘啊,定老厉了!!

    …………

    空诧笑着,将手中烤好的鱼分给的傻。

    “我们吃完鱼就开始,快吃罢。”

    两人边吃边谈。

    空诧每问到的傻学得什么。

    的傻只是挠头,说学的拳不知叫什么名字。

    的傻吃罢鱼,意犹未尽抱着鱼骨头不撒手,一劲横啃。

    …………

    空诧扔掉吃剩的鱼骨:“你在这等着,我去寻根棍子来。”

    说着去了一旁的林子里。

    不多时,寻来一根竹竿,截成齐眉一般长。

    …………

    空诧就在湖边的地上,站定对的傻说:“小丈且演练一番,你须瞧好。”

    的傻忙点点头。

    “浑地六疯”原是梢子棍法,总计六招,每招九个变化,合计五十四式。集阴阳之大成,却是武门不传之秘。

    但此时,空诧却将之改为“齐眉”棍法,却也使的威风凛凛。

    不肖片刻,空诧已演练完毕。

    …………

    的傻只觉没出几口气,空诧就练罢了。

    不禁问说:“怎么这一会就完了?”

    空诧笑说:“无双棍法速疾破风,不似旁武。”

    的傻听的暗自点点头。

    …………

    的傻走到水桶边,拎起自己的铁扁担,又走到空诧身边说:“那你传我罢。”

    空诧便开始一招一式———授于的傻。

    的傻记不住,反复学七八遍仍是不甚了了。

    眼看天快黑了,空诧无奈只得作罢。

    的傻急了:“那俺咋办啊?”

    空诧想想说:“你学不会挥,但一定要学会防!”

    的傻不解的问:“咋防?”

    …………

    空诧也不言语,突当心一拳轰来。

    的傻见机不好,转身就躲已来不及,身子刚转一半,左臂便着了一拳。

    这一拳空诧并未用劲,但仍是将的傻砸的一个趔斜。

    …………

    空诧一见的傻这般,便笑说:“你经验尚浅啊。”

    的傻忙说:“那俺咋办啊?请空诧师父传我。”

    空诧瞄了一眼的傻:“好罢,你我有缘,我便指点你一二。”

    顿了顿说:“但凡武学必有其破。肩动则式发。”

    “………若有人袭你。其出右拳右肩必动,出左拳左肩必动。所谓料招机先,便是这个理儿。”

    说起来简单,的傻听明白了。

    在西岭村,何曾有人与他讲这些啊。

    …………

    空诧丈师问:“你记下了?”

    的傻说:“是。”

    空诧说:“再来———”

    说着,两人对面站好。

    …………

    空诧说:“来了。”

    的傻绝绝盯着空诧肩膀,怎料不见空诧肩动,小腹已吃了一脚。

    疼的的傻躬下身。

    …………

    空诧摇摇头:“真是,你以为肩膀不动就不能出手了?武门中有人偏就习得这种脚法,肩膀不动也可出腿伤人。”

    …………

    的傻委屈:“话你全说的,那俺咋办?”

    空诧笑说:“且授你一个巧,所谓眼观八路,耳听十方。你知何意?”

    的傻说:“俺师父提过,但没有细说。”

    空诧说:“瞧你影子。”

    …………

    的傻扭头看着地上的黑影子。

    空诧摇摇头,无奈的纠说:“是面对你的影子。”

    的傻转了一个身。

    …………

    空诧从他身后走近的傻问说:“看到我走近么?”的傻点头。

    空诧说:“记住喽,此是一路。”

    说罢,走至的傻身前:“这是上。”

    一拍的傻脑袋,又说:“这是中。”

    指着的傻腹部,“下。”

    …………

    空诧终是说:“迎斗之时,目光盯住对方双肩,余光瞧着对方上、中、下三处,且兼顾影子及四方。这便是眼观八路,你可记下了?”

    的傻闻言诧喜非常。

    不禁又问:“那耳闻十方是何意?”

    空诧笑说:“这个简单,就是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同上下,这十个方向。”

    “………耳灵之人蒙着眼睛,不论哪个方向有细微响动,皆可察觉。”

    的傻喜说:“谢空诧丈师指点。”

    …………

    空诧看看天色不早,便对的傻说:“今日便这般罢,明天你再来。”

    的傻应一声,转身去挑水桶了。

    …………

    空诧不禁暗暗摇头:“这小子木的铜牛也似,却怎学得我的无双棍法?他若学不会,内家拳我又怎见瞧?”

    想归想,空诧与的傻仍是分道,各回各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