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如此痛苦

    第一次从厉庭琛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不由的,陆立峰的漆黑眸子一亮,无限的兴趣从眼里散发出来,他勾着唇角,自然地勾着他的脖子讪笑着:“哟,这是看上哪家姑娘了?这么多年憋坏了吧,直接强上就好了!还有哪个女人可以拒绝我们的厉大少爷吗?”

    陆立峰表示不淡定了,五年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们兄弟几个心里都有数,也看着他真的对女人死心了五年,现在,这是恢复正常了?

    厉庭琛眯了眯湛黑的眸子,眼里一道亮光闪过,接着,他沉沉叹息一声,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我倒是想用强,可是人家偏偏不让,我从来不知道,憋一个晚上,是这么痛苦,也从来没有……”

    他顿了顿,接着,脸上出现了难得一丝泛红,“从来没有,这么想睡一个女人……”

    噗……

    真他么是天雷滚滚,高冷如斯的厉少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敢情他是被女人嫌弃了?

    陆立峰锐利的目光直直地打在了他的脸上,笑的无比的邪恶,“来来来,和哥哥说说,到底是哪个女人?让你这禁欲了五年的身体,重获新生。”

    厉庭琛抬了抬头,看着他脸上一副猥琐的神情,咳嗽一声,一拳捶上了他的胸膛,“别瞎想,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邪恶!那个女人,是我的老婆,你的嫂子!”

    陆立峰:“……”

    整间办公室一下变得出奇的安静,陆立峰语塞了好一会,半晌才反应了过来,尤其是他说的老婆那两个字……

    “厉庭琛!你他么地还结婚了?抢在老子的前头!你他么真是不道义啊!”

    低吼声响彻在里间,引起了外边无数人的目光注意,幸好隔着一扇门,不然陆立峰要是知道自己被下属意淫和厉少怎么怎么样,恐怕要吐血身亡……

    对于他的大惊小怪,厉庭琛皱了皱眉,不以为然地道:“结婚了不行吗?我都二十七了,还不能结婚?和你一样打光棍到老吗?”

    果真是毒舌啊……

    陆立峰在心里悱恻,倏地,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调侃的神情一下收起,整张俊脸立马变的无比严肃了起来,“这么说,你是已经放下五年前的事……”

    他话还没有说完,厉庭琛脸色一沉,湛黑的眸子里,立马散发出一道寒冷的光芒,犹如一把剑,直直地朝着陆立峰射去。

    “我没忘!也没放下,只是我……”

    后面的理由,他是想用来解释为什么会和顾一念结婚的,只是他自己都找不到理由了,一时语塞,让陆立峰的心里发出一声叹息。

    缘起,缘灭,有些人一旦住进心里,就会让人挥之不去。

    看着他那阴暗的神情,陆立峰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长抒一口气道:“算了,算了,我不说了,只是琛子,结婚就是责任,既然你和嫂子领了证,你就要对她负责,对她好,要不今晚把嫂子带出来吃顿饭吧。”

    言尽于此,剩下的东西,他自己会明白的。

    厉庭琛抿紧唇瓣,双拳已经不自觉地握紧,细细看,手背上一条条青筋暴起,刚才,陆立峰无意间的一句话,已经触到了他的逆鳞,那是他一生的梦魇……

    气氛一点点冷凝,开始让人变得不自在。

    厉庭琛站了起来,一脸的清冷,撇了陆立峰一眼之后薄唇轻启,声音倏地变得低沉沙哑,“今晚可能没空,改天再约吧,她就在你们局子里,是个普通的小警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