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讨点利息

    这个晚上,对于顾一念来说,是担惊受怕,而对于厉庭琛来说,真是无比的煎熬,看的到,吃不到,这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更加的是,对他这么一个禁欲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来说……

    这一夜,两个人都睡得不是很安稳,顾一念一直死死地抓着被子,瞪着双眼望着窗外明亮的月光,她生怕,身边的这个男人,她的新婚丈夫会反悔,然后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一直到身边传来男人平稳的呼吸声,顾一念才渐感睡意袭来……缓缓闭上了双眼……

    第二天,顾一念是被一阵勾人的香味给惊醒的,懒懒地睁开眼,看着明显不熟悉的房间布局,她先是一愣,立马坐了起来,望着空荡荡的床边,以及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她才惊觉,昨天一整天,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先是去季如南和顾曼曼的婚礼上大闹了一场,然后和厉庭琛莫名其妙地领证了……

    是啊……她结婚了,就在一天之间,她和一个不是季如南的男人领证了……手颤抖地抚上胸口,那个地方,还是有点痛,但是对于季如南,她是再也不会流连……

    身上的警服穿了一个晚上,早就皱了,顾一念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正想着今天该不该去上班时候,倏地,她瞥到了床头上叠好放的整整齐齐的一套干净的警服,摊开一看,大小和她身上穿的差不多……

    是谁准备的,难道是……厉庭琛……

    心里莫名其妙地一抽,想到昨天晚上他的让步,一种莫名的情愫充斥其中,厉庭琛,他或许是个好人……

    捞过床头的手机,一打开,她就震惊了,十几个未接来电,除了两个是她薄情的父亲顾云峰的,剩下的,都是好友岑欢的……

    真是汗死,她竟然忘记了,她和岑欢合租在外边,一个晚上没回去,她肯定担心死,立马地,她给她回拨了回去。

    那头,很快就接通了,岑欢破口大骂立马从听筒里传来。

    “好你个顾一念啊!胆子越来越大了啊!还敢彻夜不归!把老娘我一个人扔在家里!快点招待,和季如南跑到哪里鬼混去了!”

    最后一句话,说明岑欢还不知道,昨天在a市发生了什么,但是季如南这三个字,却犹如一根刺,狠狠地戳进了她的心里,还是会痛啊,不,可能是恨……

    顾一念的睡意一下被驱赶的一干二净,她另一只手捂着发疼的心口,干裂的薄唇微微一勾,自嘲一笑:“欢欢,我和季如南已经没有关系了,而且我结婚了……就在昨天,我的丈夫,叫做厉庭琛。他对我很好。”

    那头的岑欢:“……”

    片刻之后,一声震惊的叫声从听筒里传来,顾一念知道她会有这种反应,毕竟当初,她还信誓旦旦地在她面前对她说,这辈子非季如南不嫁的……

    顾一念闭了闭眼,张口正想解释,下一秒,手里的手机已经被人拿走,顾一念愣着转过头,大清早的,映入她那双迷离的眼里的,是厉庭琛按张帅的人神共愤的俊脸……

    厉庭琛湛黑的眸子扫过了她一眼,接着又清冷的扫了一眼亮着通话屏幕的,那亲爱的三个字备注,着实是让他那胸膛起伏了一下。

    “厉庭琛……你……”

    顾一念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厉庭琛已经将手机放到了耳旁,醋味十足地阴沉着语气说:“不管你是她谁,都请你给我记住,顾一念是我老婆,以后别再给我骚扰她!不然老子废了你!”

    隔着手机,听着这阴沉沉的一句话,岑欢都忍不住抖了抖身子,瞪大着眼睛只觉得好冷,这都是哪跟哪啊,所以刚刚,是念念的新婚丈夫?

    说完,厉庭琛毫不留情地挂了手机,然后转过阴冷的眸子,瞪着床上目瞪口呆的某个小女人,咬牙切齿地冷哼:“厉太太,你都不打算解释一下吗?恩?亲爱的是什么鬼!”

    他招牌式的阴沉表情又出现了,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