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得安宁

    这边是新婚的浓情蜜意,另一边,同是新婚,却是不得安宁。

    季家,夜已深,尖亮的女声带着愤恨从季家一遍遍传出。

    “如南!你要帮我报仇!顾一念那个贱人,竟然勾搭着野男人来欺负我!你看!我的额头都淤青了!疼死我了!”

    顾曼曼穿着真丝的黑色透明睡袍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下午的屈辱一幕一遍遍在她眼前回映,越想越气,顾曼曼摸上自己还隐隐作痛有点肿的侧脸,心里燃起的怒火将整个人吞噬。

    而她的新婚老公,季如南,却是穿着睡袍靠在床上,自顾自地敲打着笔记本电脑,和顾曼曼结婚后,他就成了顾氏企业的总经理了,等到什么时候顾云峰把股份转给他,那么整个顾氏企业就都是他的了……

    季如南其实并不爱顾曼曼,只是这个男人在事业和心爱的女人的选择上,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事业……

    见着季如南不理她,顾曼曼心里的怒意更大,咬着银牙走了过去,啪的一声,按掉了他的电脑,夺过他的电脑扔在一边床上,说话的音量倏地拔高:“季如南!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老婆我被那个贱人给打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我!还是说,你真的如那个贱人所说,为了我顾家的股份才接近我的?”

    一直到她说出这句话,季如南才抬起了头,冷漠的眸光在那一刻一转,十分厉害地被他藏在了眼底,他直直地盯着顾曼曼那张扭曲生气的标准鹅蛋脸。

    不得不说,她是美丽漂亮的,季如南也知道,她的心机有多么得深,有多么地狠毒,不然,也不会来勾引他了,可是一直到早上,他才明白,这个女人,是有多么地放荡……

    和别的男人在车里做那些事,真恶心……

    季如南眼里闪过讥笑,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要不是他还没有拿到顾家的股份,他才不会和这样的女人结婚,他喜欢的人,是顾一念,顾曼曼,只不过是他的踏脚石罢了……

    心里了然,季如南淡淡一笑,脸上强壮出勉强的宠溺,揽过她的细腰,瞥了一眼她那勾人心魄的春光之后,轻轻地揉着她的额头,“好好,明天老公去给你报仇!她真是不知好歹,竟然敢欺负我亲爱的老婆大人!真是作死!老婆,别气了,对身子不好呢。”

    这番话,真是说的季如南自己都恶心起来了,他承认,这女人的确是长的美丽身材又好,家世又好,但比起他心中的念念,差的真不是一点半点!

    但是这番话,对于此刻怒火中烧的顾曼曼来说,却是十分受用,一下怒火消减了半分,顾曼曼上了床,柔软的身子贴上了季如南的身子,小手放肆地摸着,用着无比娇媚的声音说:“如南,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季如南按着她的身子,薄唇一勾,在顾曼曼看不见的角度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眼里的鄙夷却是越来越明显和浓烈,哼,这就迫不及待了……

    算了,反正关了灯都一样,他也正好发泄一下,等到他完全吞并了顾家,这女人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想着,季如南一个翻身,猛地压在了顾曼曼的身上,十分粗鲁地扯开她透明的黑色透明睡袍,而顾曼曼,正是喜欢男人这么粗鲁地对她……

    夜还很长,一道道低吟和粗暴的吼声从季家传出来……

    暧昧的气息在厉庭琛的卧室里漫延开,顾一念红着一张脸,推着男人的胸膛,惊恐地问:“厉……厉庭琛,你要干什么……”

    这问题却是着实可笑,厉庭琛的大手握着她的细腰,脸上是暧昧邪恶的笑容,“新婚夜,老公和老婆,你说能干什么?而且老婆,你这身警服,还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