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七月 作品

第五百六十章 我,楚休,膨胀

    关思羽周身的气息已经凝聚到了堪称恐怖的地步,仿佛他这气息一旦释放,整个刑堂总部都会被毁掉。

    安流年瞪着关思羽,一边艰难的抵抗着关思羽的气息,一边咬牙切齿道:“神通九变,吞天!

    这一式的根脚还是源自昔日我杀的那噬天老魔,从他手中夺来那吞天魔典的残篇而来的,现在你却用他来对付我!”

    关思羽面色不变道:“吞天魔典的残卷还在武库之内,现在有的只是属于我的神通九变!

    安流年,这些年来你做什么我都可以容忍你,因为你是我关中刑堂的老人,是昔日跟着楚狂歌大人浴血奋战的同袍,是为了我关中刑堂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功臣!

    但有件事情你不要忘了,现在,我才是关中刑堂的堂主!

    这句话我已经说了一遍,现在是第二遍,而今天我不想再说第三遍了!”

    说完之后,关思羽这才收回了自身的气势,让在场的众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关思羽淡淡道:“夫人,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现在没有人会打断你了。”

    梅轻怜站起身道:“那奴家可就说了,钥匙只有三枚,不考虑地位等等东西,只说功劳,楚大人也是有资格去的。

    方首领,恕我直言,最近这几年来,方首领可曾带着缉刑司立下过什么大功?答案是全都没有。

    小事情全部由三首领司铭来做,大事情要么是安流年大人出手,要么是老爷出手,这其中最闲的,可就是方杀方大人你了。

    再反观楚休,从他加入关中刑堂以来,就屡为关中刑堂立下大功,赚来了名声和利益,不说从前,只说现在,方大人你的功劳,怕是还没有楚休高吧?”

    方杀想要反驳,不过这种都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东西谁都能看到,他这段时间所立下的功劳的确是不如楚休的。

    但问题是方杀已经缉刑司的二首领了,是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自身已经坐到了顶尖的位置上。

    往上是实力资历比他都要强的安流年,往下是关思羽的心腹司铭,所以若是出现了问题,太难和太简单的都有人做,他当然不会上赶着往前冲了。

    梅轻怜继续道:“而且先不说功劳的问题,这进入小凡天的三把钥匙都是有来历的。

    其中一把是关中刑堂历代传下来的,但还有两把却是上代堂主楚狂歌大人找到的。

    所以若是严格来说,这两把钥匙该怎么分配,是不是应该去问一下楚狂歌大人的独子楚源升?”

    此言一出,方杀的面色便是一黑,这样一来的话,把钥匙直接给楚休就得了,还用得着商量吗?

    谁都知道,当初楚休之所以能够进入关中刑堂,就是因为楚源升。

    所以钥匙若是交给楚源升分配,肯定有楚休的一柄。

    而且最恶心的是方杀还不能去反驳,因为楚源升在关中刑堂内的地位十分特殊。

    他虽然没有任何的实权,但就凭他是楚狂歌唯一子嗣这一条,方杀看到楚源升也要客气对待,就连安流年都不会给他脸色看的。

    看到梅轻怜把方杀弄的无话可说,关思羽沉声道:“事情就这么定了,这次前往小凡天,便由我、安流年跟楚休前往。

    方杀你也别觉得委屈,你不是担心等下次小凡天开启时你不在壮年嘛,武库中有一滴万载空青留下的汁液,你去服下,可以增强你十年到二十年之间的寿元。

    你早年修炼天绝地灭忘我杀拳时被反噬过一次,导致内腑有了暗伤,这一滴万载空青的汁液,也是能够让你将暗伤治愈的。”

    听到关思羽这么说,方杀的眼中仍旧是露出了一抹不甘之色来。

    武库中那滴万载空青的汁液他的确是想要,不过只要方杀再积累一段时间功勋便可以将其换来了。

    但小凡天里面却是气运机缘无数,他若是能够得到比万载空青汁液更珍贵的东西呢?

    方杀直接站起来冷声道:“堂主,我还是不服!

    这么多年来我为了关中刑堂立下了无数功劳,若是其他的事情,我可以让给他一个小辈,但进入小凡天的资格,我却是不能让!

    我一位武道宗师若是都没有资格进入其中,他楚休一个小辈凭什么?还是说我方杀为关中刑堂拼搏一辈子,都敌不过他一个小辈这段时间的功劳?”

    关思羽皱了皱眉头,他似乎也没想到方杀竟然执着到了这般地步,在他显露出了态度之后,对方竟然还是非要去不可。

    就在关思羽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楚休忽然开口道:“方首领,你一口一个武道宗师,意

    思是只要是武道宗师便有资格进入其中了?

    那好,今天咱们不提身份地位,不提影响力和功劳,只说实力,你我一战,若是我胜了,这个机会便是我的,你可敢应战?”

    在场的萧熠等人面色顿时一惊,这楚休竟然还敢去挑战武道宗师?

    虽然他们知道楚休曾经斩杀过一位武道宗师,不过那人只是散修出身,实力有限,跟身为缉刑司二首领的方杀根本就是没法比的。

    梅轻怜也是用略显诧异的目光看着楚休,这家伙什么时候这般膨胀了?

    其实楚休是不用开口的,既然梅轻怜已经劝说动了关思羽把方杀换成楚休,那最后的结果无论如何,这把钥匙都是楚休的,现在楚休自己主动开口,万一输了,那可就弄巧成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