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大结局

    落欢说了半晌,见苏静一句话也不说,不由道:“你傻愣着干嘛呀,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这些年我为了活下来可吃了不少的苦,眼下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你难道不应该对我负责任吗?”她说得信誓旦旦、理所当然。

    苏静笑笑,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当上落欢楼里的头牌的,这些都不重要。我不曾对你做过什么,你却要我对你负责任,未免也太强词夺理了一点儿。那枚鱼龙扣是我儿子的,你不归还也无所谓,反正不是什么多值钱的物什,我并不是非要讨回来不可。”说着苏静就起身,准备离去。

    落欢突然抓住了他的手,道:“你不能走,我要你带我一起离开这里!”

    苏静道:“我想你能够一跃成为头牌,那么想脱身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落欢扬了扬下巴,道:“那是自然,只不过我就是想让你带我走,然后娶我。”

    “若是我说不呢?”

    落欢坚持道:“你人都来了,想走就能走得掉吗?别忘了,这里可是我的地方,你要是执意要走,信不信我现在就大叫,”说着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粒粒解开领口的盘扣,“说你对我用强,你不怕与我声名狼藉的话尽管走,我想你都与我这样了,叶宋还怎么相信你,你们感天动地的爱情也因此有了裂痕了吧。”

    苏静道:“那你尽管叫好了。”

    他还是要走,落欢这性子也不是好惹的,当即大声叫道:“来人啊!”继而她整个人也跟着扑到了苏静身上,死死抱着他怎么都不肯撒手。

    突然这时,房门就开了。苏静和落欢双双一愣,齐齐看向门口,却见叶宋正饶有兴味地进来,将房门稳稳地闩上。

    叶宋走在桌边坐下,倒了一杯茶,悠悠喝了一口,看向落欢道:“这落欢楼本来就是男人来寻乐子的,你一个头牌也避免不了要接客,你这般大叫是想叫给谁听呢,王爷让你侍奉还不成你还觉得脏了你的身子不成?明儿我便送来千两银子给落欢楼的妈妈,让你侍奉两夜好了。”

    落欢眼前一亮,叶宋继而又道:“至于让你侍奉什么人,就由我来决定了。”

    落欢面露怒色,道:“叶宋,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叶宋眉目一转,讥笑了一声,道,“你现在抱着我的丈夫当着我的面勾引,还说我欺人太甚?”她细细看着落欢那张脸,眯了眯眼睛,“我是真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

    眼前的落欢,正是当年灭亡的的南镇国的小公主。多年不见,她长大了,出落得越发标志,但就是心性依旧。她能在那样一场灾难里活到今天,其中必定经历了常人所不知的辛苦。

    落欢道:“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吧,压根没想到我活着,现在我出现在你们面前,你感到很震惊吗?”

    叶宋摇了摇头,道:“更令我感到震惊的是,你国破家亡,来到姑苏江南,首先要做的不是找我们报国仇家恨,竟是要缠着敌国的王爷。你这样的豁达和勇气,也是令人佩服的。”

    落欢将自己的衣服扯了回来,颇有两分凌乱,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瞪着叶宋,道:“国仇家恨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子!我要是早有能耐,还能眼睁睁看着南镇灭亡吗?!”她又抬头去看苏静,“但是当年是你答应了要娶我的,等我三年后长大了的时候!可是我等了一个一个的三年!现在终于能够来到你身边了,你答应了娶我的!”

    她那声嘶力竭的劲儿,可见她对这件事有多么的执着。

    落欢指着叶宋,对苏静又道:“你看看她,她有什么好呢,等过不了几年她就会脸上长皱纹就变得又老又丑了”,她摸着自己的脸,“可我还年轻啊,这世上有哪个男人不喜欢年轻貌美的女人呢?”

    叶宋走到窗边,微微倚着身,对待落欢的神情有些认真了起来,看着窗外道:“可是他也会和我一起老,你喜欢你容颜娇美的时候对着一个苍老的男子吗?”

    “我不介意啊”,落欢痴痴看着苏静,“我只知道他现在是全天下最好看的男人,那就足够了。只有他才配得上我用我的青春来陪伴,所以我是不会后悔的!”

    叶宋收回眼神,落在苏静的脸上,道:“原来你只是看上了他的容貌。”

    “我不仅看上了他的容貌,我看上了他的一切”,落欢用年少轻狂而充满了嫉妒的眼神看着叶宋,“包括他对你的爱。他不是北夏最风流的王爷么,结果却娶了你一个人做他的王妃,可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我不介意,不介意与你分享同一个丈夫,只要我能嫁给他,就是做小也认了。”

    叶宋眯了眯眼,道:“可是我介意。”她又往外面看了眼,暮色四合,夕阳西下,将姑苏的青瓦屋房淬得绯然金亮,道,“我劝你,再没有被多少人知道你的身份之前,还是赶紧离开这里。皇上来了姑苏避暑尚未回京,你便敢这样大的胆子,是不想要命了么。我可以当做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从今往后你断绝对我丈夫的念想,再不出现在姑苏。”

    “我偏不!”落欢倔强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三言两语就可以让我不战而退!”

    叶宋笑了笑,道:“一会儿人上楼来了,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谁?”

    叶宋努努嘴,若无其事道:“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落欢闻言便过来窗边往外看,一看之下发现楼下突然多了许多官兵,上次有官兵来找苏小滚和小皇子,幸好她没有露面,若这次又是冲着落欢楼来,见到了她的真面目,只怕是脱身困难。落欢不可能是一点都不忌惮的。

    她意识了过来,瞪着叶宋道:“好哇你竟敢使诈!”

    叶宋悠悠道:“王爷在你的房里,他们要上来搜的话,我能奈何?”

    落欢气得哆嗦,道:“明明就是你找他们来的,还说这不是使诈!”

    叶宋看了看落欢,忽而又懒洋洋地笑道,“你信不信,我还有更诈的?”

    “什喂!”落欢第一时间提高了警惕,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叶宋动作快如闪电,忽然抓住落欢的手腕就把她整个娇小的身子往窗外抛去,只握住那截手腕让她凌空挂在外面。落欢惊呼一声,吓得直想哭,低头往下看了眼,楼高得足以把她摔残了,又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撞上叶宋饶有兴味的笑容,就知道叶宋不会这么轻易地把她拉上去。

    果然,这样的女人太可恨了!

    落欢气喘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叶宋道:“方才我跟你说的话你没听清是吗,现在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想清楚。”落欢张口就想说话,又被叶宋打断,“不过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了再回答,也需得抓紧了时间,可能我支撑不了太久,随时都有可能手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