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妖 作品

第368章 给你一场隆重的婚礼终

    一个月的时间并不慢,这一天,乔巧的肚子终于有了动静,紧接着她就被送进了产房。

    段楚承不是第一次当爸爸,他却比任何时候都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陪她迎接新生命的诞生,他通知了江暖橙,让她赶紧来医院,他已经方寸大乱了,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江暖橙和厉漠西一起来的,圆圆也嚷着要来,这下就是一家三口齐聚,医院这边是段楚承和他儿子乐乐守在产房外面。

    “舅舅,乔姐进去多久了?”江暖橙一来就问。

    “有半个小时了。”

    看出他的焦急,江暖橙不禁道:“才半个小时,舅舅你别着急了,我看我们还要等很久。”她当初生圆圆的时候也是折腾了好久,其实生的过程花费时间不长,就是羊水破了还要等些时间,一时半会急不得。

    “什么?还要等多久?”段楚承一听更加急了,刚才他就听乔巧一直喊疼,他心都揪紧了,只想她顺利生下孩子快点儿出来。

    “这个……我生圆圆的时候不是舅舅你陪我去医院的吗?你不记得了?”江暖橙有些好笑的问。

    一旁的厉漠西蹙眉,疑惑问道:“不是我陪你的吗?怎么是舅舅陪你?”

    江暖橙倒是忘了这事,转眸沉吟着:“呃,这个我之后再跟你细说。”

    好在圆圆和乐乐见了面,两孩子就自觉的到一边去玩他们的了,否则她肯定有得闹了。

    段楚承仔细一想,江暖橙生圆圆的时候好像折腾了十几个小时,他顿时就慌了,也就没心思去苛责厉漠西当初做的事。

    江暖橙一番讲解安慰后,段楚承才稍稍安定一些,不过还是一直看着产房的门。

    乔巧终于要生了,他们在外面都隐约听见她的疼呼声,段楚承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能焦灼的走来走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产房的门忽然打开,他们都以为乔巧已经顺利生下孩子,一下子都迎了上去,段楚承更是迫不及待的问:“是不是生了?”

    走出来的护士说:“产妇大出血已经晕了,我要去血库调配充足的血浆随时急救。”

    等在外面的三人都懵了,护士已经离开,这会连江暖橙都不太淡定了,段楚承的脸色更是青白的,他现在非常后悔,他们已经有一个孩子了,不应该让乔巧冒险再生一个,毕竟她算是高龄产妇。

    厉漠西一直都没发言,只是神情多了严肃。

    这种情况下,医生的意思是要做剖腹产了,只是他们给乔巧输了血后,她竟恢复了意识,而她坚持要顺产。

    如此一来又是一番等候,夜晚过去,晨光降临的时候,婴儿的啼哭声跟着响起,乔巧终于顺利生下了孩子,工作了一宿的医生护士都松一口气,他们是很累,这啼哭声却让他们欣然微笑。

    乔巧一瞬间脱力,仿佛此生的力气都用完了,却坚持着一口气:“快,让我看看孩子。”

    护士把孩子抱到她眼前,小家伙刚到这个世界好奇着呢,她眼里的光柔软极了,那么粉雕玉琢的孩子应该是个女孩儿吧?

    护士笑道:“恭喜啊,是个……”她的话还没说完,乔巧却忽然晕了过去,医生们赶紧施救。

    产房的门打开,段楚承立马跑过去,护士抱着孩子出来了,他心口一紧,心情复杂得一时无法开口,傻愣愣的问:“这是我的孩子?”

    护士明白他的激动,微笑说:“是,你们的孩子顺利出生了。”

    段楚承将孩子抱过来,动作万分小心,江暖橙和厉漠西站在他身边,看见那小小的粉嘟嘟的孩子,一时间觉得生命是那样的神奇,心头就荡漾起敬畏。

    “我老婆呢?”段楚承忽然发觉不对劲。

    “产妇太累又晕了过去,医生在抢救了。”

    这一下段楚承已经没心思去管这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了,他只想立马看见乔巧,心在一阵阵的抽痛。

    乔巧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她实在损耗太大,脸上没有一点血色非常虚弱,段楚承一直守着她,见她醒了立马鞍前马后的嘘寒问暖。

    “孩子呢?”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孩子。

    “在婴儿室,暖橙在看着,我一会就去抱过来给你看。”

    “是不是女孩儿啊?”她拉着他的手急问。

    见她那期盼的目光,段楚承叹一口气,他实在不想让她失望:“不是,还是个调皮的小子。”

    乔巧眼底的光灭了些,没好气道:“难怪这样折腾我,又是个小魔头啊!”

    “好了,怎么说都是我们的孩子,儿子就儿子吧,以后有我们父子三人保护你,绝对没人敢欺负你。”

    “可是人家想要个贴心棉袄一样的女儿。”她垮了脸。

    段楚承虽然也想,但他却不打算再让她拼生个女儿,他不愿意再让她受那样的苦,又是大出血又是晕倒的,生个孩子那么惊心动魄,他不愿意再经历了。

    江暖橙与厉漠西一起看着婴儿床里睡着了的孩子,那粉粉的皮肤真的是吹弹可破,她忍不住跟身边的男人说:“你看,刚出生的孩子是不是很可爱?那么小小的,捧在手心都怕融化了。”

    厉漠西微颔首:“是可爱。”

    “你喜欢孩子吗?”她忽然抬眸看着他。

    他也望着她的眼睛,不假思索的回答:“喜欢。”

    “那你喜欢女孩多一点还是男孩多一点?”

    “不管男孩女孩,只要是我和你的孩子都喜欢。”他嗓音低醇,长指温柔的将她脸颊边的发丝挽到耳后,又道:“我现在收回之前说的话。”

    “什么?”她不解。

    “我想我们有圆圆一个孩子就够了,我不要你再生儿子或者女儿。”

    他的话让她诧异:“为什么?”他不是很想她再生一个儿子吗?

    厉漠西凝视她的目光幽沉了些:“经过这次的事,我发现女人生孩子是一件非常痛苦又折磨人的事,我不想你再经历一次这种事,一点都不想。”他如果早先知道会那么痛苦,他一定不会跟她说再生个儿子这种话。

    江暖橙闻言心里没有触动那是假的,这说明他心疼她在乎她的感受,她望他的眼眸里凝起了点点光晕:“其实不是每个女人生孩子都那么惊险的,乔姐她是高龄产妇了才会有些波折,我现在还年轻,而且第二胎的话没第一胎难生,你不要被乔姐的情况吓到了。”

    他没有接话,只是那样注视着她,她不免奇怪:“怎么了?”

    男人微勾起了唇角:“这样说你很想跟我再生个孩子?”

    江暖橙看见了他眼底忽然出现的揶揄,顿时一窘,眨了眨有些闪烁的眼,赶紧说:“哪有,我只是跟你解释一下乔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解释不就是掩饰吗?”他扳回她的脸不给她躲闪,鹰隽的眼眸如海那样深邃,在她一时不知如何反驳的时候,他的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越加低沉的嗓音:“即使是这样我也不想了,就算是万分之一的惊险我都赌不起,因为是你。”

    是的,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的了,孩子只是他们的爱情结晶,没有了她,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

    江暖橙几乎要被他过分幽深的眼眸吸走了灵魂,他的话回荡在她耳边,她没想到自己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重要,只是他对她而言又何尝不是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一个呢?

    一个月后,乔巧和段楚承还是为他们第二个孩子举办了满月宴,虽然不是他们想要的女儿,可那也是他们的孩子,心里不可能不爱的。

    到场的宾客不算多,都是双方亲近的亲朋好友,乔巧经过一个月的进补,整个人比以往圆1润了许多,完全想不到她生孩子的时候有那样的困难。

    江暖橙一家子一来,乐乐就拉圆圆去看他的弟弟,他可高兴了,因为他的愿望实现了,妈妈真的给他添了个弟弟作伴。

    两个孩子站在婴儿床边,小小的孩子正在酣睡,乐乐说:“你看,这是我的弟弟,以后就会有人陪我玩了。”他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圆圆看见那小人儿,觉得好神奇,同时也有失落,乐乐以后有人陪了,她还是一个人呢,妈咪什么时候也给她生个弟弟还是妹妹呢?

    “圆圆我告诉你哦,弟弟在我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我就天天祈祷,我要个弟弟,没想到妈妈真生了个弟弟陪我耶!”乐乐是那么兴奋,迫不及待跟圆圆分享他的秘密。

    “真的吗?那如果我天天祈祷,是不是我妈咪也会生个弟弟跟我玩呢?”

    圆圆童稚的声音刚落下,身后蓦地响起一道声音:“乐乐,原来是你这坏小子乱祈祷,我要的是女儿的好吗!”

    两人一回头只见段楚承正扶着乔巧站在那里,乐乐暗叫不妙,段楚承忙劝道:“好了,你不要说那么大声,惊醒孩子怎么办?”说完就对大儿子使个眼色。

    乐乐可不笨,读懂了老爸的眼色,拉住圆圆说:“我们出去玩吧,今天有好多客人,很热闹哦。”

    “好啊。”

    两人结伴一下子就跑出去了,乔巧是想多说一句都不行,不过想到如果把孩子吵醒了一会要喂奶,她就不敢多说了。

    江暖橙从人群里找到圆圆,这孩子从前都是被她困在家里,现在难得能出来玩还能和那么多人接触,她简直是要玩疯了。

    只是出了一次圆圆被绑架这种事,江暖橙多少都不太放心,不敢让女儿离开视线太久。

    她弯身抹开女儿额前汗湿的头发:“看你都玩出汗了,先换一件衣服,免得生病了。”这孩子从小体质就有些弱。

    圆圆刚玩得尽兴却也不想生病,瘪瘪嘴说:“好吧。”

    两人刚一转身,迎面而来的男人笔挺俊朗,熟悉的面容却因为久未谋面而让她一时怔愣。

    “怎么看见我就这副表情?不记得我了?”叶旭骞满是好笑的敲一下她的头。

    “哎呀。”江暖橙吃疼的捂住被敲的地方,却没有生气,反而一脸惊喜:“旭骞?你回来了?”这段时间他去了美国,一直没有联系,没想到会突然回来。

    “乔姐请我,她这杯喜酒我当然要喝。”如今的叶旭骞比以往多了成熟稳重,也是更加的仪表堂堂。

    “这是你女儿?”叶旭骞看见了圆圆,看孩子的容貌就知道是江暖橙的女儿,他自然惊讶,她居然有个那么大的女儿了!

    江暖橙现在不需要隐瞒了,非常大方的说:“嗯,我女儿圆圆。”

    “哥哥好。”圆圆非常有礼貌的问道。

    叶旭骞和江暖橙年纪相仿,惊讶之余笑道:“你叫我哥哥?那我岂不是占很大的便宜?你叫我叔叔都可以了。”

    “你那么年轻还那么帅气,叫哥哥完全合适。”圆圆非常认真的仰着小脸看他。

    不得不承认,叶旭骞因为她的话非常高兴,他蹲下了身看这个和江暖橙容貌几乎一样的女娃:“你多少岁了?”

    “四岁零九个月了。”这孩子天生就对数字非常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