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073章 洛阳囚(二)

    王世充,也不过是个悲哀之人。

    无可奈何,我也只能对他说:“皇上心中也有柔软之处,看得出,你是想一心想把事做好的,只是这天下只能一人归属。”

    “如今,心有余而力不足,只等窦建德大军一到,助朕一同灭了他!。”王世充叹声道,“李世民果然有勇有谋,可朕也绝不会罢休!如他所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李渊父子建立大唐夺天下,朕也要天下,就必须壮大自己。”

    争天下,谁也拦不住,就像李世民一样那么不顾一切。我无言以对,道声要退下,王世充回头深深望了望我,独自喃喃:“真的很像她。”他挥了挥袖子答应我离开,我退出海棠殿,柔肠百转。

    或许,李世民早就知道郑国皇宫里有这么一幅画,将我送来是想要扰乱王世充的心思,就算窦建德援兵到了,只要王世充没能及时出策,这一仗李世民他就不会输。如果李世民真的攻克了洛阳,他是不是也会将我杀了,但又如果王世充得胜,他一定活不了。李世民,你对我,究竟有没有存在一点点的情义?

    心情低落至极,忽而听到前面传来悠悠的歌声,不禁沿着它寻去。翻过一座假山,看到一个年纪与我不差的黄衣女子坐在石凳上抚琴,温柔的嗓子漫出凄美的唱词,好不令人陶醉。女子按停了琴弦,抬眼看我,我微微一笑,上前抱歉道:“打扰姑娘的雅兴,实在抱歉。”

    “啪!”女子将琴推倒在地上,震出琴弦低鸣。“你是哪个宫的?见到本宫还不行礼!”女子扬着柳眉愤怒道。

    她是王世充的妃子?正犹豫着,几个宫女听到摔琴声匆匆赶来,跪地扶起木琴道:“杜贵人请息怒!”

    见此,我也只好下跪行礼。杜贵人瞪望了我几眼,起身抱着琴走了,那几个宫女也没跟上,越是让我奇怪起来。杜贵人走远后,我拉了其中一个要走的宫女问话,她说:“这个杜贵人家人都不在了,脑袋也疯傻了,皇上看她可怜,下令上下的人能顺着她就顺着。”

    宫里的女人,最可怜的不是死去,而是自己分辨不出是生是死,疯疯癫癫,糊涂过日。

    王世充在宫中呆了一日便回到军营去了,宫里无人看管,只有守了几个大臣,但依旧疏淡了宫中规矩,常常发生一些内部动乱,不过没有酿成大反。王世充派了两个在宫里呆久了宫女伺候我,他早就预料到宫中会有动乱,也知道那些人是无胆谋反的,那两个宫女只需嘴上功夫便能保我周全。

    我不知是该谢他还是怨他,这两个宫女随身保护是不错,但却是日日将我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都在纸上记下,无端在这宫牢中又多了一道枷锁。不过也我无心在乎,在这宫里,我不成还能做出些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吗。

    前方战事不曾传来,这夜,我在阁中闷得慌,便起来随意走走。夜色宁静,秋意正凉,那落花碎了一地,凄风过了一阵又一阵,前面有座阁楼,灯光昏暗,有人却似是许久未来人打扫了,表面上暗暗蒙了一层灰。身旁的宫女忽然拦了我的去路,道:“莫姑娘,我们还是走别道吧。”

    我不明,宫女解释说:“前面是杜贵人的倾心阁,姑娘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是杜贵人的阁楼。这地方看来是好久无人打扫,杜贵人住在这个地方都是没人伺候的吗。“还是去瞧瞧吧。”一言落,我起步穿过竹林往阁楼走去。

    前面忽然传来几声男子的淫笑,我顿了神色又往前了几步,耳中传入女子反抗挣扎无力的低喊,实实让我生了一股愤气跟担忧。这是倾心阁的地方,怎么有人这么大胆!匆匆前去,看到三个男子光着胸背抓着一个女子,女子被拉落了外袍,白皙的肩头暴露在清冷的空气中,而丢在一旁的显然都是些侍卫的衣服,再一瞥眼,边上竟还砸了一架断弦的木琴。我顿时恍然,出言怒道:“放肆,竟敢侮辱杜贵人!”

    三个侍卫抓着杜贵人的手臂和腰,听到怒斥扭回头来,却仍是一副令人厌恶的神态:“哟,来了个新鲜的。”

    身旁的宫女听了那三个侍卫之言,主动踏步出来指之怒道:“大胆,这是大唐送来的人,你们如此不敬,是想陷我郑国于不义吗!如果将今日之事告诉皇宫替管大臣,你们全都是死罪!”

    那三个侍卫相识一望,纷纷低头哑然,各自提了自己的衣裳慌张离开。

    我上前轻拍了杜贵人的后背安慰,她抱住我的手臂不住颤抖,眼中止不住滚下泪来:“我不想,我不要,可他们,他们……”我捡起她散落在边上的外袍替她披好身子,扶起她轻轻说:“不要怕。来,我们先回去,以后他们都不会来了。”

    杜贵人忽然握住我的手,仿佛抓着一根救命稻草般:“有你在,他们都不会来欺负我了,你不要走,你不要离开我!”

    望着她深切的眼眸,怜惜她点头道:“是,我会陪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