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072章 洛阳囚(一)

    仿佛已经是安排好的,殿门的侍卫见了手牌立即下跪,马车顺利的驶进宫里。

    心中顿生不妙,更多的是悲切的凄苦。世民,你在哪里?这次,你是想要我做什么?

    广场上来迎的是一个身披紫甲的将军,他是王世充的大将,单雄信。那日李世民受王军围困,正是他举槊差点将李世民刺穿,幸好那时有尉迟敬德及时赶到,才助李世民跨过这一难。

    那两个士兵将我从车厢里拉下,带着我走到单雄信面前,交给边上的宫女。其中一人对他抱拳道:“秦王殿下心意已到,到时候还请通告郑国皇上一声。”

    “那是自然,还请替我郑国皇上,谢过秦王殿下的如此好意。”单雄信面满冷色,向我抚手一请,“莫姑娘,请!”

    我愣在原地,仍无法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

    不会的,不可能,他说要派人带我离开,是要我回长安等他……猛然间,我泪如雨下,痛彻心扉。我真傻,他只是说要派人带我离开,原来要永远离开的地方,是他。

    马车转动了轮子,急急驶去,要回到那个有他的地方。

    “世民……世民,李世民!”我挣脱身旁的两个宫女,深深望着那离去的车影,随之而去。不管马车如何快我也要追,不怕撕破喉咙,我也要喊。李世民,你说过要我永远在你身边,你说过不要再亏欠,你说过绝不负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为何你要如此玩弄我,那样欺骗我!

    至始至终我都只是你手上的一颗棋子吗?

    你的温柔,你的在乎,你的誓言,都只是为了今天这一步吗?

    原来不得我触碰有关军事的一切,一直保护着我答应我留下,甚至说了好多好多违心的话,只是为了骗我相信你,骗我心甘情愿。你说这世上真有不顾一切,如今我彻底明白,原来如此啊!而我,就真的这么相信了,依赖了。

    而我,只是自作自受!

    宫门前的士兵将我紧紧拦下,我望着那远驶的马车痴痴笑了。“哈哈哈哈!”我仰面大笑,落下一行行滚烫的泪水,淌过他曾亲吻的脸颊,耳边隐隐响起他曾说过的话:

    “我不会让你死,我要你好好的活着。”

    “我要带你去看繁花似锦,种满山的夹竹桃;带你去摘夜里星辰,装一箩筐的星光;带你去寻长生之术,要你永远在我身边。”

    “今生,我李世民决不再负你!”

    “即使亏欠再多人,也不想再亏欠了你。”

    “兮然,你不怨我不恨我吗?”

    我怨,我恨!但这又如何,你根本就不在乎!

    莫兮然,你真傻,你真是个傻子!

    我大笑含泪跌做在宫门口,那匆匆的马车已消失在茫茫尘风中,再不能寻到他的踪迹。恍如梦幻一般,失魂落魄。

    一只手张开在我面前,似乎等着我去握紧。我慌忙抬头,心中落空,他怎么可能会来。我苦苦笑了:“你是谁?”

    那透着成熟男人气息的眼睛淡淡一笑,参满了苍白的悲伤:“杨公卿。”

    再次缓缓对上他的双眸,我冷冷一笑。原来,他也不过是个凄凉之人。

    杨公卿带着我来到王世充给我备置的地方,那是空庭,荒凉之极。他说愿意陪我坐一会儿,我问他,你不怕你们皇上怪罪吗?他说,皇上不在乎你的生死,又何必在乎我与你做什么。

    是啊,我是个无人在乎的人。

    杨公卿说,他见我一人哭的伤心,让他想起另一个人,一个他辜负了的女人。

    这让我也对他生了恨意,但我却是在他面前痛痛哭了,他与我同时悲切之人。李世民……他也是一样么,会后悔,会珍惜?或许不会,我不知道,我根本从未懂过他!

    他,终是我莫失莫忘的痛!

    他以玉佩识我;他不喜太子教我下棋;上元夜,他带着我出宫看灯;命悬一线的时候,他鼓励我,照顾我;他曾悄悄拿了我的香囊,时时带在身边;他叫我的名字,那么温柔;他抚我的面颊,那么留恋。

    谁说不是刻骨铭心,却总也道不明,默然无语沉吟至今。谁说不曾有过感情,却早已看不清,难道不是温柔陷阱?

    或许,我们从未爱过,只是自以为爱过。

    杨公卿走后,落日孤斜,我独拈一朵瘦小的黄花,好像抱着整片荒凉。站在高阁之上,几般枯涸的向往,几度苍凉的凝望,终是想不透,望不穿。只有凉风,吹寒我的发丝,曾经他笑着温柔的抚过。

    或许,这次,永不再见。我的离开,他的梦想,终究隔断了两个人的曾经,为我们抉择。上天创造了悲欢离合,却让我们来承担结果。那一箭的伤疤还留在那里,我一直不明白自己,受了伤的胸口,为什么还敢拿它来挡这锐利的悲伤。

    寒夜冻结,幻出他微笑的眉睫。离别重叠,终是断了一节又一节。这个夜里,乱红翩飞,落花里谁是谁。那一场媚,生死追随,不过孤独思量。

    伤花怒放,伊人月下的红妆。

    鸟儿成双,马蹄笙箫的浅唱。

    山瘦水凉,孤赏柳叶的悲伤。

    戏中断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