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71章 撩军心(五)

    纵使有多少感动,我也生生忍着。我是最怕人笑话的。我轻轻靠上他的肩头,浅浅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将他融进身体里。“不,殿下不能亏欠的,还有天下人。皇上将重任交给你,你又怎好只偏爱了我一人。”

    李世民轻揉了我的肩头,贴近我发顶,深吸了一口气,道:“天下人与你,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天下人我不亏欠;你,我也要全心全意地得到。”

    眼中湿润,宛如春暖花开。我拥着他说:“殿下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心里,可不要到时候我向你来讨的好。”

    李世民紧紧拥了我,侧面贴着我的发丝,深深道:“绝不负你!”

    这夜,李世民只去了外袍,和衣拥着我一同睡在榻上。听着耳后他沉稳的呼吸,心中也总算落了牵挂。依赖在他怀里闭目,却是怎么也不能入睡,害怕天明之后这只是秋水一梦,所以只能用心听着他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我翻身靠近他怀里,耳上贴着他的心跳,一声一声,那么宁静有力。我轻轻抚着他的心口,这里,真的有我吗?

    回想起当初的一切,从初相遇到他的那一箭,一切一切,都是如此真实,那痛生生的一箭便将他和我转变,一切又变得那么迷离。我拥着面前的人,他是如此真实,我又要怀疑什么。我开始深深的相信,那里,真的是有我的。

    天边起了白雾时我才迷蒙着睡意,李世民轻轻动了动身子,起身悄悄为我掖好毯子,清晨的风有点凉。我暗暗抚着他留下的体温,渐渐消散,最后还是成了一滩凉意。

    后面几日,李世民打着下棋找计策的幌子在我帐上过夜,但未有我允许都不曾过线碰我,只拥着我入睡。军事一方他也没有受耽搁,长孙无忌也便不再因我向他上谏。

    这一日,我像往常一样在帐中等李世民,却是等到一个士兵传话,说李世民今夜有要事,不能来我这下棋谈策了。我心中疑惑,军事往往在白日里就谈好了,这夜他要去做什么呢?正好见了秦叔宝往一边去,我追上他问起李世民,秦叔宝皱着眉头也只说他有要事去办。心中担忧,我向秦叔宝再三请求,他咬了咬牙终是告诉了我李世民的去向。

    李世民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喜欢只带少数手下到最前线去看地形或侦察敌情。而这夜,李世民只带了五百骑兵到魏宣武陵看地形,谁都不准跟随。

    心中被猛然一敲,不好的预感重重涌上心头。李世民只率了五百骑兵,若是遇到突袭怎么可好,他怎么这般自信大意!我向秦叔宝急急道:“王世充向来诡计多端,指不定早就知道殿下有这不好的喜好,若是在此刻围攻殿下,后果不堪设想啊!”

    秦叔宝无奈摇头,说:“殿下不要人跟随,我们也不敢违抗。”

    心中还是放不下,只觉得一股子令人心寒的预感逼近,我抓了他的袖子请求道:“暗中跟随便好,若殿下怪罪下来,尽管说我是做的好了!”

    秦叔宝很是犹豫,但他心中也是担忧着李世民的,又见我如此请求,终是说动了他。他叹首道:“此事是我们做将士的责任,与你无关。我和尉迟敬德带兵偷偷跟随吧!”

    秦叔宝去唤了尉迟敬德,两人又带了一半的兵出营,我在帐中坐立不安,决心亲自去瞧瞧才安心。我高声唤了一声“倾云”,它挣断绳索踏踏而来,我骑上马挥了鞭子跟着大军尾巴冲出营地。

    尾随着大军往魏宣武陵赶,还未到时,便看到前面星星点点的火把子,倾耳一听竟还传来兵将的呐喊。我的心顿时被铁锤狠狠击打,之前的预感没有错,那么此时李世民该是怎么样呢?

    我鞭马前行,跑到高处看到下面一片火光,几百骑兵与之对战,被那王军骑步兵重重包围在中间的,那穿着黑夹挥刀斩杀的,就是李世民!神经崩到了极点,他的每一刀都让我心惊胆战,刺杀他的每一个瞬间都让我不忍去看,那深邃的眸子此时只有血腥与杀意,却是敌不过那上万人对他的围剿,他几次差些被挑翻落马,惊得我霎那顿滞了呼吸。

    身后的唐军也看到了下面的情形,秦叔宝立马举兵营救,那熊熊的大军冲到魏宣武陵前端口,却被那王军横拦了下来。顿时,兵不援救,王军死死地将唐军挡了,这面的李世民寡不敌众,层层败下阵来,他斩刀将冲来的敌兵刺倒,自己也落下马来,前后围攻,危在旦夕!

    我深深注视着他,心底刻刻都压着一块巨石,不得喘气,不得大喊,生生站在那石上望着他,哑了语。这时,他回眸给我一道沉沉的目光,是痛楚,是不忍,是亏欠,是悔恨,那薄如蝉翼的一瞬间,顿时被直冲而来的一枪痛痛打碎!李世民反手将来人一剑抵下,来人武艺较强,竟立即从马上直了身子,毫无预兆地再次从侧刺向李世民。

    此时李世民又对付着边上的小兵,看到时已来不及出手,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