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70章 撩军心(四)

    上空划来的火箭终于停止,李世民沉着脸看着士兵提水将两库的火熄灭,怒甩了身后的披风,唤了长孙无忌大步往帐中走去。各个帐篷都燃的差不多,还好只着了一点火星,并未酿成大火。

    我跟着他默默进了帐篷,他瞥了我一眼正想说些什么,帐外李元吉回来了。李世民肃然上座,许了李元吉进来说话。

    李元吉进来抱拳道:“回禀主帅,我军找到对方之即,他们都立即自尽了!”

    李世民怒敲了椅把,继而挥了挥手让众人出去,只留下长孙无忌,他又转眼看了我,示意也让我出去。为了能表示我的确可以为他出谋划策、排忧解难,我自顾说道:“殿下将洛阳城包围,王世充若想出兵偷袭是不可能的,窦建德如今更是还未赶到,此次火箭攻袭军营对方人手不多,也恐不是外人。依殿下和长孙大人之想呢?”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皆是一愣,目中猜不透的心思。李世民眼中闪闪,竟透出些可怕的气息来,这次反而是长孙无忌开笑了,他问:“王世充已是瓮中之鳖,有人就凭这十几个人来射打军营,岂不可笑?”

    我向着李世民笑说道:“奴婢全由殿下当时下令保护两库时猜想到的,对方来人是想要两库燃火,一来缩短备战时间,二来祸乱军心。只是这做法太过冒险,若是我军已备好战事便可立即出战,对方如此大胆,定是已洞察了我军状况。”

    “够了!你出去。”李世民怒吼,起身拽上我的手腕就要推我出帐。长孙无忌立马上前阻止道:“殿下,你既然看透了这一切事件,何不问问她有何好主意?多一个人多一份商量。”

    李世民手臂一甩,指着长孙无忌怒道:“你莫要在此添油加醋!”长孙无忌冷呵一声,背手而立看着我对李世民道:“殿下可看清楚了,女子无才便是德,有才恐是会颠覆了常理!”

    心中不服,我对长孙无忌道:“长孙大人,若女子无才便是德,那这天下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啪!”面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我捂着左脸颊不可思议地望向李世民,他颤着手掌,目中顿时从暴怒中逆淌出潺潺心疼与愧疚,语气却还是生冷:“你闭嘴,出去!”他顿了目光,透出些无奈,“军中谈事,你不得再进来。”

    看来这次,李世民已是动了真气,我微微低首,淡淡答应。李世民的眸子渐渐转柔,透出阵阵不舍,上前握了我的手说:“不该对你生气的,只是……”

    我缓缓道:“殿下心里的难处,奴婢知道。”

    从他掌中收回手,在他内疚伤怀的视线中离去。此时天边处已略略泛了白光,我扶着胸口,那里的伤已好的差不多了,可现在却是绞心的痛。从未想过要与他争什么,况且我根本争不了,可就是被他这么远远的推开了。不知什么时候,秦叔宝站在我的身边,他静静告诉我:“你可以聪明,但你不可以和他一样甚至比他更聪明。”

    我彻底明白了,我冷笑一声。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呢?

    这时,一个士兵急急举着一封大函在帐篷前跪道:“主帅,洛阳城内有信函来!”

    帐篷帘子猛地一掀,李世民取过信函打开一看,立即大声命令道:“大军准备,往洛水!”

    帐外的将士得令,立即整理所属军队。莫不是大战在即?正要上前,长孙无忌便是先问了,李世民说是王世充要求在洛水边谈判。王世充主动要求谈判,定是以无万全之策对付李世民,眼看局势不利,他只能亲自出面与李世民谈谈。

    李世民望见在帐边的我,垂了面色一脸愧疚,他上前轻握了我的手久久不说话。我垂了眸子,如哀求般轻轻说:“我担心你,就让我一同去吧。”

    李世民见我失意的面容,想起方才那一巴掌,心疼的抚上我的面颊将我按在怀里:“好。兮然,方才我是实在……我没有办法。”

    我浅笑道:“不要因为我跟长孙大人拉开距离。长孙大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殿下不要辜负长孙大人的一片真挚的友情。”

    李世民点头,带着我骑上马。前些天,李世民为我找来一匹十分机灵的马儿,只几天它便已经识了我,我给它取名为“倾云”。李世民在马下对我说:“你且跟在大军尾端,倘若有什么变故便立即往回跑,听到没有?”

    顺着他的意,我答应了。

    大军缓缓前行,到了洛水边,那头也已经站了几个军队。我虽在大军尾部,但也将那洛水边的人看得清楚。虽然洛阳周边的城都已经降了,但王世充的军队仍然趾高气扬,毫无半点畏惧之色,而最前面率军的人,胡发半白,面上更是威严肃色,他就是王世充!

    王世充的洛阳与李世民拿下的边城只有洛水一隔,两人便隔着洛水而谈,嗓音皆是高扬雄壮,不失大将之风。

    那边的王世充先开言问:“唐帝关中,郑帝河南,我没有去进攻你的关中,你为什么要进攻我的河南?”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