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68章 撩军心(二)

    长孙无忌说的这番话不无道理,李世民若因此事发怒,便是辜负了长孙无忌一片忠心,更是中了某人的下怀。不管我走不走,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之间的关系都会僵硬,这对李世民来说都不是好的。

    无奈之下,我只好向他们拜身道:“殿下与长孙大人不要为奴婢伤了和气,奴婢知道给殿下与长孙大人添麻烦了。长孙大人也请放心,此次不会再暂停行军。”

    我这么说自不是决定,长孙无忌望向李世民,我暗暗拉了拉李世民的衣袖,李世民终是硬硬点了头,并疑惑担忧的目光望了我。我微微笑了,与李元吉和长孙无忌说:“殿下竟然已经点头答应不暂停行军,两位还是先回去提殿下稳住将士的心思,我们随后便到。”

    李元吉和长孙无忌拜别李世民,骑上马匆匆离开,李元吉侧回头暗望了我一眼,藏不住的不甘与不解。我撇过头暗瞪了他一眼,身旁的李世民没注意到这些,只扶着我的肩膀一脸担忧,愤愤说道:“长孙无忌竟是越来越大胆了,他是为在他的妹妹打抱不平吗!”

    我无奈摇头,略带忧伤道:“宫里本就是三妻四妾的,长孙大人怎么会就因为我而为秦王妃打抱不平呢。殿下,我现在当真怕是因为自己将你看事的眼蒙了。只请殿下今后,不要因为我而耽误了大事,否则我就真的成为人人唾弃的罪人了。”

    “可你的伤……要不,就按无忌说的,你先回长安吧。”李世民说,我摇摇头坚决道:“这伤口怎么养都只要一段时间便好了,但心中若是有了伤口就很难愈合了。我虽是女子,但我也能出谋划策,更能为殿下排忧解难,殿下能做的我也能做到!”

    李世民不由笑了:“我承认你聪明。可这打仗和宫里不一样,出谋划策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说:“宫里失策,就是要命一条;打仗失策,不仅是要命千条,更是丢了用血汗保下的土地。奴婢明白。”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聪明到什么程度!”李世民面向山坡,吹了嘹响的口哨,那御风从远处奔来,看来已是安定了情绪。李世民要将我扶上马,我躲开他自行抓了马绳爬上御风的背:“我得赶快找一匹马儿来,否则怕被人以为殿下和我都有龙阳之好。”李世民见我如此,也只好跃上马背将我护在怀里,目光心疼地在我印血的胸口顿了顿,呵了一声御马奔腾。

    大军在前方行进,御风很快便追上了。长孙无忌见了我们终是吁了一口气,秦叔宝见我胸口印了血担忧地望上我,我笑了笑说:“无碍,重新包了也是这样,倒不如随它了。”

    连续行军了整整三日,终于到了洛阳边境,李世民下令驻地扎营,战士志气不可落失,全心准备迎战。全军的神经都崩得紧紧的,李世民终日与长孙无忌等商议军事,将我一人留在帐内。他对我当日说的话终是不相信,难道在他眼里女子真不能出谋划策。

    但李世民的实力我还是非常相信的,再者身边有长孙无忌这等智者,还有秦叔宝、程知节、尉迟敬德、霍长孙这等猛将,开头这一仗是布置得十分精练紧密。

    王世充自立郑国君主,在刘武周、宋金刚被歼灭时就已预料到唐将以郑国为下一个目标,因此早已做好了动员准备。这时的唐郑军事对比,郑国虽然稍弱,但胜在本土作战,又采守势,对他来说原本该出现比较惨烈的拉锯场面,不料才一开战,他的局面就迅速恶化,唐军五大将临攻,郑国各地守将竟然纷纷不战而降。

    七月,张公瑾降;八月,邓州降;九月,田瓒以所部二十五州降,时德睿以所部七州降;十月,大将张镇周降,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