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66章 一箭情(三)

    “此事本王会安排,你们都先下去吧。”李世民顿了话语又加了一句,“回去候着,随时准备听令。”

    后一句表示李世民可能会采纳长孙无忌的建议,众将士看到了希望,告退的话语中多了几分欣喜。

    说我对他舍身相救,不离不弃,想来也是有那么一次。那次他带我出宫,受了伤与我一同跌到陷阱里,他发了伤热,我穿着衣衫用雨水淋湿为他去热,这时我猛然想起他那日迷蒙中念的名字,心中渐起的欣喜顿时沉落。

    帐篷的帘子一动,李世民从外面进来,我才将他看了清楚,他穿着一身黑色军甲,玄色的披风垂在身后,面色刚毅沉重,浑身散发的将帅之风简直淋漓尽致!

    李世民见我醒了,柔了面色大步走来坐在榻边,望着我竟是不说话。我朝他微微一笑,问:“殿下准备何时启程?”他将我的手放在手心,问:“还记得我曾问你的那句吗,若是我放你出宫,你是不是头也不回的离开?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吧。”李世民深深望着我,他眉间渐渐紧锁让我十分不安,呼吸顿然。他启了唇,缓缓说道:“叶影,杨清云,你,甚至还有更多的人,都曾做过我的棋子。如今,你若要走,我不拦你。”

    走?永远都不必回深宫了么?心中如千缕轻丝缠绕,兜转着不是滋味。李世民的眼,在等一个答案,望着他沉沉的目光,我终于摇了头:“不,我不走。殿下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李世民满意地笑了:“你若真要走,我不会拦你。只是,也定会找到你!别忘了我承诺的,我要你好好的活在我的身边。”他低头看着我的手指,随意把玩,“待会儿我派人将你连夜送回长安,你先在外面好好养伤,待我战归后再来接你回宫。”

    听此,我急忙反握了他的手恳求道:“我不想回去,殿下在哪我就在哪。带伤与你一同行军根本没有大碍,众将士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我也可以的。打仗多苦我知道,我会忍,我也不会给你们添麻烦捣乱子,只请你不要将我送走。”

    李世民无奈地抚着我的面颊叹息道:“你这又是何苦,你随我一去,生死只是一线之隔啊!”

    我伤情问:“生死只一线之隔……殿下不忍心要我生死徘徊,我又怎么忍心眼睁睁看着殿下去争生死,自己却过得安逸。况且,若要我苦苦等待,倒不如与你共同进退。”

    李世民的眸子流光波动,俯下身握着我的双肩问:“兮然,你不怨我不恨我吗?”

    我淡笑摇头,答:“若你心中有我,却还对我忽冷忽热,忽好忽坏,我不怨也不恨,只是为你心疼。”李世民不明地望着我,我抚着他下垂的长发说,“那个时候,你心里一定十分纠结难受,一定也很不好过,若我再怨你恨你,不就是在你犯疼的疤上撒盐吗。”

    李世民眸间一动,低头在我额上落下一吻。我身子动了动,示意要起来,他小心扶着我将我轻靠在他肩上。我抬头望他,这么温柔的面容,是我盼了好久好久,久得仿佛过了好些年头,心下一算,两年了。

    面前的人微微起伏着胸膛,眸中深深洋溢出笑意,他抚上我的面颊,凝望了许久。我轻轻抚上他的手背,让他手心的温暖更贴近我的脸庞:“从见到你的第一眼,仿若是等待了好久好久,从此便是无法自拔。我常常想,与你是不是前世便见过,否则怎么会这般熟悉。”

    凝望的眸子顿时一闪,李世民抚上我的后背将我紧紧但又万分小心地带入怀里,收拢手臂,深抱。他抚着我的长发,声音竟有些哽咽:“是啊,前世便见过,今生再也不分离。不管是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