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65章 一箭情(二)

    我不会让你死,我要你好好的活着。

    这也是我要承诺你的。

    李世民小心扶着我的身子,将我躺在他的膝上,目光流连辗转:“十几天来,我努力去忘记,我总算明白我不该踌躇不定,不该优柔寡断,这世上是有不顾一切的。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此后我再也不要想那么多了!还好,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他缓缓将目光移到箭上,不由自怨,“可又是我几乎亲手将它毁了!”

    我扯了苍白的笑轻声说:“殿下,有你此番话,奴婢已是心满意足。奴婢能活到现在,还是因为有殿下的处处保护,这条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如今,换得殿下解了心结,也是值了,上天要不要让奴婢继续活着,也无所谓了。只希望殿下能不因此失了心中安平,要继续讨贼伐寇,保家卫国,也定要重续兄弟情义。”我努力伸手去拉他的衣袖,李世民连忙握住我的手细细听我说话,“殿下,兄弟情义定要重修,此能令你行云如水,也可令你恨不知早啊!”

    李世民沉了眸子道:“我知道了,此次回去,我定与大哥重结情义!”可我说的不止止是这个,我恨不能坦言,紧紧拽着他的手还要说,他却抽出手来开始解我的兵甲:“现在你不要再说话,一切都有我,你也莫要乱动,否则这箭头会伤得更深。”

    他摘下我的头盔,青丝撒下,从他膝上垂落。七月天气闷热,兵甲里只穿了一件内衫,在解开最后两颗扣子时我不安地按住他的手。方才军医要解衣拔箭时,李世民该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不让他给我拔箭,同时也正好隐藏了我的身份。但我毕竟未在男子面前宽衣解带,此时又看着这照着暖黄的帐子静得暧昧,虽是生死关头但也不禁生起羞意。

    李世民看出我的顾虑,温和中带着无限坚定:“我会负责,你也必须要坚强。”

    坚强……如果我能继续活下去,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再无顾忌地在他身旁伴着他,这样好像也不错!我点点头,问:“殿下,方才在高台上见你颤了身子,是不小心吗?”

    箭头进入只离心脏处偏了一点,李世民箭术超群,那时他若没有颤了身子稍动掉了箭向,只怕我早已一箭穿心了。

    李世民摇头,说:“是因为听到了你的叫唤,但还是止不住箭已飞了出去。我以为是我产生了幻觉,但士兵将玉佩呈上时我便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同时却又是无比的懊悔。”

    “原来如此。”我微微一笑,“直呼殿下名讳,实在不该,奴婢先谢过殿下不责。”李世民微微抱拢了我,伸手取了小巾卷成一圈放在我唇边:“有何可责。此后,你也可唤我名字。兮然,这一箭取的会有点痛,你要忍住才可在往后这么唤我。”

    我沉默,张嘴咬上那块小巾,闭上眼紧张地等着他亲手拔箭。可我心中暗想,我一直唤他“殿下”,从未这么叫过他的名字。若是从不叫我名字的人忽然用名字唤了我,我定不能很快反应过来是谁,他怎么能在瞬间听出就是我,这只能说明他天生有识人的本领,还是另有原因。不成,李元吉曾说的那些,当真存在?

    李世民已剪开我在伤口处的兵甲,我不敢去看那支箭伤到的地方,如此痛彻,定是触目惊心,只会让我更加害怕。温热的手指带着白色布条围在伤口处,那微微触动都让我痛不能言,只得紧紧咬着嘴上的小巾。手下紧拽着他的膝上的袍子,额上忍出一阵阵的汗来,两片温柔触在我的额心,李世民的低语温和疼惜:“想好将来的事,我与你可一同完成的事。要坚强,一定不能有事!”

    我深深锁紧的眉头,定定点头。将来的事,我会和你白首,与你再不分离吗?胸口一阵绞肉的剧痛,我皱紧了眉心双眼,嘴下狠狠咬了小巾,却仍是忍不住掐指抓了身下李世民的膝头,一丝轻微的血肉动响,我清楚感觉到胸口长箭的快速抽离,划过肉肤的无比彻痛。我要与他白首,我不要再与他分离!

    只听得地上一声箭响,胸口伤处立即被覆上厚厚的纱布,耳边传来李世民紧张的叫唤。我不敢呼吸,轻轻张口换气,微睁了眼看到一支带血的箭斜插在地上,好不令人寒颤。缓缓移上眼,与李世民担忧的目光相交,我扯了微笑无力道:“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