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064章 一箭情(一)

    两个太监大惊失措,忙顾着牵拉马儿,因为天色昏暗他们不曾见到我那划马的动作,自是不知怎么合理应对。要我说,马儿嘶叫,长空破声,大军处定会听到,若要制止马儿鸣叫,只能快刀一剑毙之!只可惜,李元吉找了两个不聪明的人,只怒喝想镇住马儿,再回过头来已找不到我的身影。

    其实我并没有跑远,只是躲在他们附近。他们在马儿又一声长鸣后才想到用剑,斩杀了马儿后又不见了我,立马快追远赶地往前面找我去了。引开两人,我快步向着那团团篝火的方向跑,我要找到李世民!李元吉说这次不会让他活着回去,我若只顾自己走了,李世民又没有对他存提防之心,怕是他说的便会成真的。尽管李元吉也在大军之中又如何,在李世民的眼皮底下他是不敢胡乱行事的,我一定要见到李世民,在他身边替他提防!

    我在黑夜中奔跑,耳边只有自己的急促的脚步声和喘气声,闷热的空气中吹来一丝丝凉风,周围的长草吹地沙沙作响,直直将我的神经绷紧,生怕忽然从草丛里跳出那两个太监又将我捉了回去。我惊恐地不住回头望,脚步却是没有停下,前方的篝火放大了些,隐约可以看到那一个个巨大帐篷的轮廓。

    是了,是了!我看到几个帐篷外搭建的临时篱墙,一列列的士兵整齐地来回巡查。我一脸欣喜,忽然看到一束寒光闪过。帐篷边上有一顶高台,我抬眼望去,三个人影站在高台上,其中一人正拉着弓箭,我远远凝视一看,他形似李世民!

    我猛地想起身上穿的还是被换上的士兵服,入夜还在外面行动,这很容易被误以为是奸细,这一箭下来,就算死的不是奸细而是自己的士兵也可说是不守军规,该罚!而此等小事,李世民定不会亲自过问查看,到时候我便真的变成一个死人,而且是死的万分不甘!

    情急之下,我顾不得距离,大喊一声:“李世民!”高台上的人轻轻一颤,他是听到了我的叫唤。果然是他!我欣喜地举臂招手,胸口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刺,手臂停滞在风中,面上笑意渐转到僵硬,我垂眸,一支长箭已直直刺进胸口。血液似乎猛地倒流,我手捂着箭口处仰面倒在地上,鼻间闻到一股泥土与血液的气味。

    我不敢动弹,胸口的刺痛让我忍不住颤栗,全身冒了一层层的冷汗。地面传来脚步声,两个士兵将长矛抵在我的脖下怒喝:“来者何人!”我提着另一边的手从腰间找出那块玉佩举向两个士兵,吃力地挤出几个字:“秦……秦王殿下……”

    其中一个士兵接过玉佩看了看,对另一个问:“这是秦王殿下的玉佩?”两人望了我,终是收了长矛一人将我搀起,缓缓步向大军帐篷,另一人拿着玉佩先去禀报。胸口的中箭处不断传来一阵阵的刺痛,行走的步子渐渐没了意识,恍惚间忽然听到一个人的声音便猛然将我惊醒。

    “这是何人,不得进大军之地!”李元吉怒言一声,搀扶着我的士兵连忙答道:“启禀副帅,此人手握主帅玉佩,我等不敢自作主张,已有人拿着玉佩向主帅去禀报了!”

    我抬眼狠狠瞥了李元吉一眼,他看着我一笑:“原来如此,既然是手握主帅的玉佩,定是主帅身旁亲密之人。主帅还在高台上,你先将此人送到主帅帐上去。”

    “这……”主帅帐篷自是军中最高最机密的地方,怎么好随便放个人进去,但这个士兵想了想,还是照着李元吉说的去做了。“是!”士兵搀拉着我从几个帐篷之间穿入,到了一个稍大些的篷子撩了门帘将我扶躺在榻上。我无力地半垂着眼,只希望李世民能赶紧看到那块玉佩,不要让我白费了才好!

    门帘一晃,钻进来一个身影。才喜了面色却又僵了面孔,李元吉步入帐中向那个士兵示意退下,我整颗心都狠狠的揪起来。李元吉含笑望着我,透着丝丝邪恶,他蹲下身摇头道:“唉,你真是顺着我的意,一步步都走得那么准确!”

    我不明地望着他,他嘲讽着笑说:“你以为你真的能逃出来吗?我就是故意放你出来!刚才那几声马鸣已是惊动了李世民,而此时你定会来找他,你这幅打扮,李世民不把你当奸细杀了才怪!”

    李元吉手抚上那长长的剑柄,微微的触动都让我胸口中箭处传来一层层的钻心之痛。我紧紧皱着眉头咬着嘴唇努力不痛出声,又不敢伸手去阻止他在那长箭上的手,生怕两手相斗惹得伤口更深。

    李元吉望着手抚着的长箭沉沉出声:“李世民擅长弓箭,射箭之术极为高超。若是他看到你死在他亲手射下的箭上,你说他会怎么样?”

    心头蔓上不祥的预感,还未等我动手,李元吉眸间一狠,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