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62章 千钧发(九)

    我为自己倒上一杯酒,细细抿了一口。这是我第一次喝酒,也该是最后一次。这酒的味道,竟是这么的苦涩,惹得我眼上泛起水花来。我微微一笑,又喝了一杯,将那苦涩的水花又强忍了回去。

    周墨岚说,明天早上李承宗就要下葬,也会派人来牢中为我用刑,将我的尸体送到小世子身边陪葬。

    六月十八……明日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期限了。我淡淡望着那从铁窗外透进的阳光,心中叹然,转头问:“周墨岚,我能不能最后请你办件事?”周墨岚重重点头,我说,“能不能帮我找找太子,我想与他将此事说明白,否则小世子便去的太过不明不白了。”

    周墨岚冷冷低头,面有难意,他说:“太子殿下在明日小世子下葬后将赶往边塞防御突厥,此时怕是……十分不便。”我又问:“太子妃呢?”他说:“太子妃失子心痛,这几日病了身子不见任何人。”

    李承宗的突然离去,整整将皇宫罩在悲伤惋惜中,李建成和太子妃无意是最受伤的。我越觉小世子去得可怜,越觉我不能就这么息事宁人,这是一场意外又如何,让犯错的人逍遥在外怎么让离去的小世子心安!况且,东宫藏了这么一群怕事逃避的宫人,不知还要蒙了多少是轻是重的事来!

    宫牢门口一声门的“吱呀”,只听得另一个牢役慌乱的叫唤“参见殿下”,也不知谁哪个殿下来了,李建成离不脱身,李世民毫无动静,李元吉回来后便不常出门。心中满着萌芽希望和紧紧的疑惑,随着脚步越来越紧,那拉长的人影也渐渐出现在我视线里。周墨岚站在牢道口,抚衣下跪:“参见殿下!”

    看到他,我心中一怔,也跟着下跪拜见。李世民唤了周墨岚下去,隔着牢门望着地上那送来的酒菜,眉头紧锁。李世民叫周墨岚一走,这牢门开着未关,李世民便踱步进了来。我向他深深叩头,道:“还请殿下为东宫小世子心安!”

    李世民站在我面前,紧锁的眉头透着一丝无奈:“此事有三种可能:第一是你淹死世子,第二是别人淹死世子并嫁祸于你,第三这是一个意外。既然你在殿上一直说自己冤枉,整件事情都是在你的眼皮底下发生,你可有证据证明这是第两种或是第三种?”

    我摇头:“唯一的证据就是奶娘和那些宫女,可她们都说是奴婢所为,可奴婢的的确确是被冤枉的!”我沉下眸子,轻轻说道,“不管如何,还请殿下看在奴婢一直忠于承乾殿的份上,定要将此事查明,否则小世子去的不安,奴婢更是去的不甘。”事到如今,能帮东宫和我的,千不能万不该也只有他了。

    李世民低眸望我,一番探索:“要我看在你忠于承乾殿的份上帮东宫?”他弯身抓起我的手腕,“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你要把这最后的心愿让给东宫?我越来越不清楚,他在你心中的位置是不是你跟我承认的那样,还是我和他一样都被你骗了?”

    我双手反拉住他的袖子相求道:“殿下,东宫世子是你的侄儿啊!就算你与太子如何不和,可孩子是无辜的,他流着一半和你一样的血,你就不伤心不疼惜吗。”

    李世民甩开我的手,陷入一片凝思,眉间透着淡淡的忧伤,唇上微动:“伤又如何,疼又如何,他已经走了。”垂在两侧的拳头渐渐握紧,他低头眼中蔓延出更深的忧伤,“我会帮你去查,只是……这毫无头绪,并不是一刻便能查到的,你……”

    听到这些,顿是落了压在心底的石头,我终于笑了,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希望殿下在找到真相后向皇上替我讨个清白,奴婢也能含笑九泉了。”

    李世民伸手将我拉起,掌中忽然多了一块玉润,低头一看是那块本随身带着的玉佩。从那日李世民将碎玉佩悄悄拿走镶好后,我便将它保管在锦盒里,免得碎了原来的裂缝,这次竟又被他拿来给我,实在惊讶。摸着玉佩,上面还带了离开他时残留的体温,从指尖一直延伸在全身,却又同时渗透出淡淡的感伤。

    “我又悄悄拿来了,你为何不随身带着?”李世民问。我低头浅答:“因为它带来的并不是完完全全的幸运。”

    “完完全全的幸运?”李世民背手仰望着那高高的铁窗,阳光落在他脸上,散发着清清的光点,如梦似幻。“没有完全的幸运,就像世上没有一定的不顾一切。”他凝着眉头微微侧头,目光如一注清颤的流水,竟是那样温柔的淌进我的心底。“不顾一切?”他喃喃,伸手抬起我的下巴,“你若死了,我究竟是该喜还是该悲?”

    一句话震到我的心底,将那温柔的流水从震裂的缝隙中消散,我苦笑着说:“奴婢在最后,还请殿下不要喜也不要悲,只要平平淡淡,毫无感觉便好。”

    “是忘记吗?”他问。我淡淡一笑,世上完全的事情,只有忘记。平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