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61章 千钧发(八)

    武德三年(六二零),四月,李世民终于大破刘武周残留势力,刘武周所得州县皆入于唐。李世民胜仗归来时,还带了另一名勇将?——尉迟敬德。尉迟敬德归唐,被李渊封为秦王府右一府统军。此外,秦叔宝战功最著,李渊欣喜万分,加封上柱国,赏黄金百斤、杂彩六千段。

    此番,李世民的战绩与能力,在朝廷之中又高了一丈!

    我的眼睛也是能看见阳光了,这多亏了宋逸几月来的细心叮嘱照料,只是这眼睛如今见不得太强的光,看久了视线容易模糊。但这并不妨碍我的正常生活,秦王妃身边宫女也够,我只在承乾殿上管理宫人做事,并不是什么累活。若要说有影响的,那也只能说是给李世民研墨了。每每李世民想要练字,便唤了我泡好茶过去研墨,因不得看的太久,常常在看他练字的时候便泛了头晕。

    这日,他细细瞧了从外收集来的王羲之手笔,提笔练习起来,待到他写到第十一张的时候,我果是泛起了头晕。以往都是瞧瞧窗子外面就好,这次打实了不起作用,只好请示往外面去去。李世民见我面色不适,便是答应了。

    我出了承乾殿,往宫后门走走。那里有个大池,此时正铺满了绿油油的荷叶,远远望去一半绿一半清,煞是好看!眼睛顺是从这远远的风景中舒服起来,我深深一吸气,仿佛已是闻到荷花的香味儿了。

    突然,只听得前面“哎呀”一声,接着又是一声“扑通”。这大池子边很少主子来,是哪宫的宫人不小心落了东西吗?前面传来轻轻的扑水声,我疑惑着往池子便赶,远远一望岸上空无一人,再往池子里看时,只见两只雪白的小臂扑腾,竟是有人落水!

    情急之下,我奔跑到那处岸边,跳下池子去捞水里的人。还未进宫时曾在溪边学过一些水性,很快便靠近并将那落水的人捞进怀里,我低眼一看,着实吓了一跳,落在这池子里的竟是一个用锦布包着的婴孩!诧异之时,后面响起杂声,几个宫女匆匆往这边赶来,一个年纪稍大些的宫女见了我与怀中的孩子,顿时松了口气,向我张手道:“我是世子的奶娘,将世子给我吧。”

    世子?这宫中除了李承乾就是李承宗了。原来这是李建成的孩子,可他怎么会落在水里了?这个奶娘带着一群宫女往这边赶,是先前就知道李承宗落水?想不了那么多,怀里的孩子还有凉,不哭不闹怕是晕了过去,我赶紧将李承宗交给她,边上来了另两个宫女一同将我拉了上去。

    身上的衣衫几乎全湿了,发上也略沾了水珠子。我抖了抖裙子将发整好,忽然奶娘叫了起来,说是李承宗不肯吐水。我走上前去,李承宗面上发白,闭眼不动,我心下略升不妙,伸了食指触了他的鼻下,竟是将我吓得缩回了手。我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奶娘见我如此,更是紧张害怕,也将手指放在他鼻下触息,她顿时大惊失色,竟是将李承宗丢在地上,失声大叫:“小世子死了,小世子死了!”

    我慌忙将李承宗抱过来安放在地上,按压他的小胸口,但愿还能吐出一口水来,可他小小的身子仍是毫无所动。他还这么小,才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就这么离开了,我怜惜地将小世子抱在怀里,心痛道:“你们还不快去尚药局找太医,回东宫禀太子!”

    奶娘和宫女早就乱成一团,听我一说立马稍稍镇定下来。奶娘惊恐地望着我怀里的李承宗,眼神忽然转得悲痛起来,拉着宫女大喊道:“来人啊,小世子被人淹死了!”

    我一惊,怒道:“奶娘,你说什么呢!”

    奶娘不理会我,喊着这话往东宫跑去,另外的宫女望了望她,也跟着喊李承宗被人淹死的话往东宫跑了。

    我抱着李承宗往东宫赶,希望能说清楚此事。不想,道上迎面撞上李建成跟太子妃,两人不可置信地望着我,更深的悲痛望向我怀里的李承宗。太子妃怒上挥了我一巴掌,夺过李承宗抱在怀里抚摸着他冰凉的脸。她抱着李承宗疾步走到李建成面前:“殿下,孩子睡熟了,一向你都是能唤醒他的。殿下……”

    李建成沉痛地望着李承宗,复杂的眸子转移上我。我摇摇头,他却冷笑一声:“有人指证,如此大罪,向父皇去认吧!”

    东宫世子夭折,定会惊动皇上。早些迟些,倒不如现在说个清楚。我望向他们身后的宫女,见了我皆颤颤低下头,奶娘站在最前面,低下头后竟是又生生抬了眸子对上我。她此番,我是吃定这个罪了,只愿还有人有是非之心,替我明了着不白之冤。

    两仪殿上,李世民听到消息也匆匆赶来,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我,择座而下,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李渊大步道来,进门便问:“此事当真,不可欺君!”

    “父皇!”太子妃悲痛一声,落泪望着上头的李渊,李渊下座,望了望她怀里脸色苍白的李承宗,顿是痛楚地闭了眼,他沉声道:“现将孩子安放,不要吵着他。”

    宫女进来要抱李承宗,太子妃依依不舍,相互纠缠了许久才终是让李承宗安放去了。李渊缓缓望着殿上的人,最后将视线落在跪着的我身上,周边隐隐散发着怒气:“我倒还是认得你的。以为你向来聪明,怎么也是这般庸俗糊涂!”

    我抬头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