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59章 千钧发(六)

    薛万均愣了愣语气,答应了。他带着,我往承乾正殿见了秦王妃,秦王妃持了我的手,她说:“宫中之事,世事难料。我惭愧与你,又是心疼与你。你救乾儿的这一命,我真心放在心上,你为承乾殿的心,我也真心记着。”

    我低头坦言道:“秦王妃这么说实在是客气了,奴婢本就是为承乾殿做事的,岂有往外之心……”说起这一话,我便想起之前秦王妃以为我向着东宫那边,如今总算被她重新相信认可,心底倒终是开阔了。

    我轻声问起信函之事,秦王妃将我带到无人一处,悄悄与我说了。那日,信函从掖庭重新返回承乾殿之后,长孙无忌与秦王妃便细心研究其中的一词一句,并派了秦叔宝在旁查证,果然发现这些来往信函的可疑之处。

    李世民想来喜欢练字,而且喜欢王羲之的字,写的真草书自然是绝好的。我曾见过他写的字,笔力遒劲,自有一风,怕是没有人能模仿得来的。可偏偏就是有人要模仿,而且还模仿的不差,只是他们恰恰忽略了一处,而这个忽略正好由此查出是谁在背后主使这一切。原本精妙的安排,只因这一处变得让自己身处危地,也只因这一处,让承乾殿从窒息的水底爬上了浮岸。

    只是,所查的一切当时因为被封锁都只有在自己身上查,还未将一切公之于众。现在解封,对方一定会有所防备,不知他们会做出什么行动,比如……杀人灭口。到时候,便就是口上此番的这一说,抓不到作证的人也只能是事倍功半,费了之前的辛苦艰难。

    此时,秦叔宝在解封之时即可去外查证。而齐王妃那头,李渊虽是相信了,但一口之说仍然不打谱。李渊虽已解封,但仍是不允承乾殿主要之人有太大的动作,这一点实在为难,只能悄悄派下面的人查证奔波。秦王妃握了我的手说:“你心思缜密,可看出些什么来?”

    我自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这几日我一直在东宫,要能觉察些什么也便是东宫动势。我想了想,还是摇了头。尽管我猜测这大半的可能就是李建成所为,但内心我还是想要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但我也给了秦王妃一剂定心丸:“请恕奴婢大胆。当日齐王妃来找殿下的时候,奴婢在躲在殿内暗中。”

    秦王妃激动地扶着我的梁健,高兴说:“如此甚好!只要能证明殿下并未私通,便是大吉大利了!”

    我笑了笑说:“要找到幕后之人,还有一处可以入手。当日摔了小世子的宫女虽然死了,但因为殿上封锁并未下葬,奴婢觉得事情种种发生的太过突然巧合,死去的宫女或许也此事脱不了干系。”

    秦王妃想了会儿,说:“我命人将尸体好好查看一番。”

    我盲手张开阻止道:“秦王妃,依奴婢之见,不可有如此大动作,否则怕是打草惊了蛇。薛将军已答应奴婢,稍后一同去偏院,代眼看看。”

    秦王妃很是欣喜,握着我的手颤抖,她高兴地说:“果是难得的人,我好放下一半的担忧啊!现在只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将承乾殿被扣上的罪洗刷干净!”她伸手抚上我眼上的白布,略带怜惜,“你已如此,本该是要你好好休息的,可……”

    倒是轮到我安慰了,我说:“休息着也是这么,不休息也是这么,倒不如出份薄力为承乾殿多想想法子,好让大家都安心,让殿下早些回来。”

    只这一说,倒是又我挂念着在天牢的人来,又想到此时面前的人是秦王妃,是他的妻,我狠狠将那人影压下别处,却是徒增心中空荡。仆担忧主,自是必须的,可若是参了别的情愫便是变了味道。每每想到这里,就觉得心口泛了一层苦味,我总这么说服自己,可最后是真的戒了吗?

    —————————————————————————————

    几日后,李渊终于答应在两仪殿提审李世民私通一案。除了朝中具有影响力的几位大臣,还有东宫和承乾殿的人。我看不见来人多少,只觉得脚步从外陆续到齐后,殿上一片悄然。正殿上一声茶杯的脆响,李渊的声响回响在殿中:“承乾殿还不等事情查清就急着要审断,自己拿了什么证据,就快快呈上来吧!”

    殿中回响轻声的脚步,秦王妃移至大殿中恭敬道:“父皇,当日太子殿下搜查承乾殿时并未搜出什么来,不过前几日,儿臣倒是真翻出了些什么。”

    一阵纸页的窸窣,李渊怒道:“你这是何意,是替秦王认罪了吗!”

    秦王妃毫不畏惧,话语中反而略带了自信的笑:“父皇莫要生气,儿臣要你看的并不是这些信函上的内容,而是写这些内容用的墨。”

    李世民在书房不管是练字还是为国出谋,常常担心自己心神疲惫而误了正事,于是他便派人专门制了一种药墨,闻其墨香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