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58章 千钧发(五)

    心神担忧,终还是得不到任何消息。走到这一步,前物不知,后事迷茫。

    事情又过了两日,宫中还是没有传来消息。我静静坐在廊檐下听风,心中空荡一片。我唤了宫女替我去捡些刚落的花瓣,那些花瓣还带着淡淡的花香,我准备将它们晒干做成香囊,改日放在承乾殿的每个屋子里,也能在深秋落叶里闻到美好的花香了。只是一想到这,心下又凄伤了几分。这事情也不知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原来在不知不觉,我已将承乾殿事物紧紧放在心上了。

    一声叹息,听着宫女从外边回来,我淡开了笑。这几日,这两个宫女成了我唯一说话的人,我也常常让他们替我看看宫里发生的事,当然不是承乾殿的事情,否则她们是绝对不干的。两人一边回来将花瓣放在我手上一边与我说:“太子妃的身子果真是不大好,回来的道上听着有人说,今早她的肚子忽然隐隐痛了好久。”

    尚药局曾计算过,生产期就在这几天,忽传太子妃肚疼,怕是孩子要生了。我立马对两个宫女说:“此事不得怠慢!你们一人赶紧去尚药局,一人去通知太子殿下,就说太子妃快要生产了!”

    “是要生了吗?”两个宫女还有些疑惑,相互轻语踌躇,“可太子妃肚子并不是很痛,会不会只是孩子踢了她一脚?”

    我正色快速说道:“我曾任尚药局司医。若只是孩子踢了一脚并不会一直延痛,你们快照我说的去做,否则临产之时便来不及准备了!快!”

    “好,好,好!”两个宫女听我一言,慌张地答应,急着跑了。我伸手在空中挥了挥:“来人,带我去太子妃那。”另来了一个宫女按下了我的手掌轻声说道:“不可,太子殿下有令,莫掌事不能出这个院子。”我抓了她的手道:“那么你出去,外面什么情况回来告诉我。”“是。”宫女恭敬答道,脚步走远。

    虽然我与太子妃像来不交好,但身为一个女子,怕是都会对新来的生命无怨无恨的。李建成不喜欢太子妃,而太子妃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孩子,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她会伤心绝望。或许,孩子就是她这一生的阳光,让她忘却残忍的纷争,抛开无情的相夺。我想,她也曾是一个心怀美好的女子,只是这深宫生埋了她,只是遇到了一个还不爱自己的人。

    我坐在廊下,淡淡的阳光照的身上温暖,远处渐渐传开一些动响,接着便隐隐是女子的哭喊。我向着那个方向真心祈祷,母子平安。待起了凉风,我遣去的宫女才回来。她欣喜地赞叹道:“莫掌事真是料事如神,太子妃果然生了小世子!”

    原来是男孩儿,这次东宫该是上下欢腾了吧。我笑了,说:“不是我料事如神,只是在尚药局呆了段时间,里面的众师傅教得好。听你如此高兴,定是母子平安了,改日替我捻份祝福去瞧瞧小世子。”

    宫女似有些失落地说:“母子都还平安。只是这小世子……太医说小世子的身体看去来并不是很好,需要极细心的照料。”

    也是,自太子妃怀孕后的身子也弱了不少,常常要请尚药局的人去瞧。这次生了小世子,怕是沾了她先前的病,身子骨较轻。我暗暗叹息,伸了手要宫女扶我进屋子休息,神经探了远处一下午,实在有些累了。

    我躺在榻上,不知不觉就入了睡,只是睡的很轻,也不知是做了什么梦,似是一片空白又像是发生了什么,直到有人将我手握起,我猛然从那不清不楚的梦里惊醒。

    “醒了?”李建成温柔一句,将我的手放进被褥按了按。

    我说:“太子妃才旦下小世子,太子不去那守着,来我这做什么。”

    李建成说:“专程来谢谢你。听产婆说,太子妃之前是隐隐作痛,忽然之间痛楚剧增便立马要生产了。幸好你提前叫宫女唤了人来,否则真不知还要受多少罪。”

    我笑了笑:“母子平安就好了,我这点小事,太子不必挂在心上。如今,太子也已是三口之家,更该为家人着想。现下宫中接连两位小世子,不知再长大些,宫里会有多热闹呢。”

    李建成沉默了一会儿,叹说:“如此,似也十分欢乐。”

    我问:“太子给小世子取名了么?”

    李建成想了想,说:“就随承乾的叫唤,叫……承宗。”

    承宗,李承宗。担承宗人李渊那样,战遍沙场,意拥天下。看来,李建成对孩子李承宗的感情并不是像对太子妃那么冷漠。或许,李承宗便能融化两人之间的屏障,如此,我也便心欢了。

    这时,外边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薛万彻的声音出现在门外,李建成拍拍我的手离开。我偷偷起来,这几日已是盲目摸清了些从榻上到门口的路,我摸索着低头来到门边,侧耳听着外面,我眼睛看不见但却是练灵了听觉。

    薛万彻轻声说:“殿下,承乾殿派人来找莫掌事了,你看这事……”

    李建成低沉道:“怎么回事?承乾殿不是已被封锁了吗,怎么有胆子来找人?”

    薛万彻说:“今日